幼儿园数量五年增幅五成 公办园仍是痛点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5-11-26 11:18围观38次我要分享

  “目前学前教育面临的困难问题还不少,用我们的话说,仍处于爬坡过坎的关键时期。” 在11月24日召开的《教育规划纲要》实施5周年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基础教育二司司长郑富芝说。

  自2010年7月公布起,《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下称《纲要》)至今已实施五年。11月24日,教育部发布了《纲要》实施情况中的学前教育专题评估报告(下称报告)。

  据学前教育专题评估组组长、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刘焱介绍,该评估综合采用了各地公布的教育统计数据、问卷调查,和通过访谈采集到的江苏、山东、四川等6省份和甘肃省的58个集中连片贫困县的学前教育发展现状基本信息,以及对180个幼儿园的实地观察所获得的数据。

  报告显示,截至2014年,中国学前教育的三年毛入园率已达70.5%,提前完成《纲要》中“2020年达70%”的目标;但是学前教育的城乡差异、区域差异仍然显着。公办普惠园比例偏低,部分西部农村地区的非普惠性民办园比例高达67%。《纲要》提出的“公办民办并举”格局尚未形成。

  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续梅在发布会上介绍,2009年初,教育部就《纲要》征求意见时,“入园难”“入园贵”等问题最受关注。据统计,在2009年,全国平均学前教育的三年毛入园率仅为50.9%。

  报告显示,《纲要》实施五年以来,2014年的毛入园率已达到70.5%,但仍存在着明显的城乡差异和地区差异。据刘焱介绍,调研中发现江苏、陕西等地的毛入园率达95%以上。此前,财新记者曾向上海市教委基础教育处学前教育专职干部瞿佳杰了解到,上海市常住适龄儿童的入园率已达98%以上。

  但据甘肃省教育厅基础教育二处处长苏锋介绍,甘肃省2014年的学前三年毛入园率仅为70%。另据刘焱的调研结果,甘肃省58个集中连片贫困县的学前三年毛入园率仅为52.30%,比全国的平均水平低了仅20个百分点。

  但欠发达地区的入园率实际情况可能更为严峻。在10月底举行的中国教育财政学术研讨会上,西部某省份的教育厅学前教育处处长透露,地方上报的入园率数据,并未计算占10%左右未上户口的适龄儿童,因此仍含一定“水分”。

  公办园普惠资源仍短缺

  报告还显示,《纲要》实施五年来,全国幼儿园的总量增幅达到51.88%,在园幼儿人数增幅达52.41%;但在2011年以前,由教育部门办的幼儿园,在新增幼儿园中所占比例逐年下降,此后才开始回升。2014年,教育部门办的幼儿园,所占比例刚刚超过一半。

  报告指出,公办幼儿园占比仍然较低,民办幼儿园占比过高,“公办民办并举”格局尚未形成。在2013年一期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实施后,公办园的占比仅为三分之一。另据世界银行的一项研究发现,绝大多数的民办幼儿园,无法达到最低质量标准。

  报告称,“入园难”普遍表现为“入公办园难”,质优价廉的公办幼儿园数量明显不足,且区域差异显着。 “相当多的地区、尤其是中西部地区普惠性资源依然短缺,西部农村地区非普惠性民办园的比例高达67%”。世界银行高级教育专家梁晓燕也曾指出,优质廉价的幼儿园往往分布在城镇,来自农村贫困家庭的孩子无法入园。

  乡村是公办普惠幼儿园建设的重点,据报告统计,2011年到2014年间,全国新增乡村幼儿园13899所,76.9%为公办幼儿园。但据贵州省教育厅学前教育处处长谢旌透露,因为地方资金短缺,无力购买玩教具,有些新建的乡村幼儿园不能及时投入使用,从而造成了普惠性资源流失,例如在贵州毕节,就有18个新建幼儿园,因没有器材而无法开园。

  专家吁管理主体和经费保障重心要上移

  报告指出,2013年财政性学前教育经费,占教育总支出的比例仅为3.5%。学前教育财政性经费的投入仍然过低。国际经验表明,学前三年毛入园率在60%-80%之间的国家,其财政性学前教育经费占教育支总出的比例平均为7.73%。

  2014年发布的《关于实施第二期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的意见》中提出,2016年毛入园率要达到75%。报告建议,为使学前教育财政性经费占比,与当前毛入园率及2016年的75%的目标相适应,应该将学前教育财政性经费占比,从2013年的3.5%至少提高到7%。

  此外,县级财政仍然是当前地方上财政性学前教育经费的主要来源。这使得部分欠发达地区的县级财政承受着较大压力,难以维持让学前教育可持续发展的长期投入。大多是公办园的日常运转主要靠收费,办园条件普遍较差,家长负担较重,教师工资待遇低。谢旌认为,专任教师缺口巨大、“黑幼儿园”泛滥等均由此导致。

  据教育部制定的《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暂行)》,一所幼儿园内保教人员与幼儿的配备比例应该在1:7-1:13之间。但报告的统计数字显示,全国师幼比平均为1:22,农村地区更悬殊。据谢旌介绍,贵州省的幼儿园教师存在着巨大缺口:公办教师还差3万多名,民办教师差1万多名。

  此外,教师的专业化水平也有待提升。目前,专科以上学历教师的占比较低,在农村地区不到一半;有幼教资格证的教师数量占比仅为50%左右;无证教师占30%左右,农村地区更高达44%。

  为此,报告建议,在经济欠发达地区,应将财政投入的责任上移,完善“省级统筹、以县为主”的管理体制。世界学前教育组织中国委员会主席庞丽娟认为,这需要“管理主体重心”和“财政保障重心”的双上移——行政管理的重心从乡镇提升到县级政府;统筹管理的重心进一步提升到省级政府。另外,财政投入保障的重心,则应该根据各地经济水平有所区别,经济越落后的地区,中央财政应该承担更大的比例。

  生均拨款机制的建立也被视为重点举措之一。早在2010年《国务院关于当前发展学前教育的若干意见》中,就提出要把学前教育经费列入财政预算,要求各地制定公办幼儿园的生均经费标准和生均财政拨款标准。

  但据庞丽娟调研发现,在29个省市的一期行动计划中,多数省市没有出台公办园生均公用经费标准。庞丽娟说,由于缺乏财政支持政策,公办园和公办性质园的工资、运转均靠收费支撑,“这些幼儿园,特别是农村园的运转举步维艰”。

来源:财新网责任编辑:小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