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教育不能带着“暴力”入园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5-12-02 10:16围观107次我要分享

  智慧并非来自巍巍的学术殿堂,而是来自幼儿园里的沙坑中。但是,当幼儿园暴力事件接二连三地被推到聚光灯前,家长们对幼儿园便充满了各种担忧。幼教暴力为何屡禁不止?家长们的担忧甚至猜忌会不会给幼教带来太多压力?该如何选择放心的幼儿园?

  近日,走进西安市第一保育院,仿佛走入童话世界。干净整洁的校园里充满了温馨和童趣,在一保的院子里,随处可以看到孩子们天真烂漫的笑容和老师们耐心细致地照顾,听到孩子们银铃般的笑声和美妙动听的歌声……

  这种充满爱的画面本该是幼儿园里的常态。可是,在一些幼儿园却时不时惊现幼教暴力事件,不仅仅破坏了孩子快乐的童年,还可能会给经历和目赌暴力的孩子们带来终生的心理阴影。

  幼教队伍鱼龙混杂

  “有时候看到一些虐童事件,我首先想到的是去查一查这些人有几个是执幼师资格证上岗的。真正经过专业培养出来的幼师,保守地讲,绝大多数不可能做出类似行为的。”全国教师教育学会幼儿老师教育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刘迎接激动地说。

  在2012年刘迎接对陕西全省近5万名幼教从业人员进行调研中,发现只有占26.3%的幼师执有教师资格证上岗,而这其中还包括执有小学教师资格证的人员。“由于社会对幼师的需求非常大,一些无证幼儿园出现,一些无证人员走进孩子们的课堂。但是没有幼师资格证的社会人当幼师本身就存在着隐患。”刘迎接说。

  事实上,除了资质问题,幼师暴力事件的原因也是多方面的,一方面与老师自身的性格有关,老师不能很好地控制情绪,对照顾孩子没有耐心;另一方面由于幼师工作压力导致的,这种压力源于孩子,也源于社会。在待遇低、发展空间小的现实下,一些民办幼儿园,优秀的人招不来,学历低且无证人员却混入幼师队伍。

  “实际上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提高选拔标准,这些也许会是让家长放心的一个更可靠的保障。比如说,在美国,他们选拔教师时就提高教师的准入门槛,采用国际上认可的EPI测试,从多个维度来考察老师,其中包括老师是否真的爱孩子这种测试。”从澳洲回国创业的《芝麻街英语》西安怡丰城中心校长王姝涵女士提出。

  与此同时,应该加大教育投入,提高幼儿园教师的待遇,吸引优秀的教师从事幼教工作。此外,完善国家关于儿童权益保护的法律,增强对虐待行为的威慑力。

  幼教与家长的信任危机

  幼儿园虐童事件屡禁不止,无一不引发家长们的强烈愤慨,也造成了家长和幼教们之间的信任危机。

  “公办幼儿园老师还好,民办幼儿园老师真不好当,学校视家长为上帝,而家长们接上孩子先问老师在幼儿园怎么对待他们的,如果发现孩子与送来的时候哪里稍有变化就追问原因并且变着法子指责老师。”一位在民办幼儿园任教的幼师王艳(化名)委屈地说。

  与跟老师正面交涉的家长相比,更多的家长们选择私下百般讨好老师,让老师们不知所措。与此同时,他们还会通过多种方式与校方进行各种沟通来提高幼儿每天园内生活状况的透明度。

  “有些幼儿园还把所有教室都安装上24小时监控,家长只要打开手机APP,就能看到孩子在园内的实时情况。幼儿园甚至把这当作招生的‘卖点’。可是,这样的监控,完全没有考虑幼儿园老师的心理感受,也不利于教育效果。这是一种严重的不信任!”王艳说。

  事实上,不能说“透明换信任”就正确,重建幼教社会信任才是根本。

  如何重塑信任?

  “着眼点不是如何修补家长和幼儿园的关系,而是如何改善对孩子的教育效果。鲁迅曾说过,教育植根于爱。同样,美国整个社会从法律至社区,从政府至民众,无一不在提倡保护和尊重儿童理念,实际上就是全社会对孩子倾注于爱。就像《芝麻街英语》对幼教的要求那样,最基本的一点是要爱孩子。谁爱孩子,孩子就会爱她,只有用爱,一切教育才会起作用,也才能赢得家长的信任。”王姝涵女士分析。

  克服“选择综合症”

  幼儿园虐童事件屡屡见诸媒体带来的另一个结果就是适龄宝宝家长在选择幼儿园时患上了“选择综合症”。在考察、评估幼儿园过程中,很多家长把目光聚焦在幼教这一群体上。

  他们认为,公立幼儿园门槛高,老师是正规学校毕业的这点无需置疑。但她却觉得,也正因如此,人员流动性小,缺乏竞争力,使得一些老师渐渐无视孩子的需求。民办幼儿园要么打“低价牌”要么打“欧美牌”,但是一些民办幼儿园人力成本不断压缩,在聘请幼师上表现随意。

  “家长们对幼儿园选择上犯难的原因,一方面是近年来国内越来越重视儿童的早期教育,都想上个满意的幼儿园。另一方面是在中国幼儿园教育正规化的历史不长,而且幼儿园教育本身不属于义务教育,在国内幼儿园暴力事件时有发生之后,家长在选择上很无助。这就需要政府对家长们有一定的引导。”刘迎接告诉记者。

  具体到我省,陕西省教育厅今年9月17日发布关于做好学前教育信息化管理工作的通知,明确要求各地10月10日前,以县(区)为单位,建立幼儿园基本信息公示制度。并且,县级教育行政部门须在本地政府网站或教育网站公布正规办园名单列表(含幼儿园名称、地址、开园时间等关键信息),使家长能够通过正规渠道了解幼儿园基本信息,以免被虚假广告、宣传单等欺骗行为,将孩子误送“无证园”。

来源:陕西传媒网-陕西日报责任编辑:小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