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园幼儿超4000万 公益普惠学前教育有多远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5-12-03 10:03围观32次我要分享

  什么时候上幼儿园能不排队求人?什么时候上幼儿园能不交赞助费?什么样的学前教育真正有益?……在《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中期评估学前教育专题评估报告宣告一系列利好消息后,彻底解决入园难、入园贵的呼声依然强烈,催动着改革措施的进一步落实。

  质优价廉:鼓励和支持普惠性幼儿园发展

  “如果进公办园,要四处托人还要交赞助费,要是进家门口的民办园,每月的费用很贵,也是不小负担。”北京的曲女士纠结了很久。

  尽管在2011至2013年,北京通过新改扩建幼儿园1000余所,但是从家长(微博)普遍反馈的情况看,优质公办幼儿园的学位依然十分紧俏,供不应求,而知名民办幼儿园的收费又让很多工薪阶层望而却步。

  而在一些偏远地区,充满色彩和趣味的幼儿园依然是山乡儿童的“奢侈品”。在四川省洪雅县,个别幼儿园30平方米左右的教室要容纳60多名幼儿;在甘肃宁县,孩子们在教学楼边的旧教室里上“学前班”,只能靠缺乏幼教经验的小学教师进行教育。

  根据学前教育专题评估报告,自2009年至2014年,全国幼儿园总量增幅达到51.88%,学前教育资源的快速扩大,为增加适龄儿童入园机会、缓解“入园难”提供了基本条件保障。

  但是,报告也强调,学前教育普及水平存在明显的城乡差异;质优价廉的公办幼儿园数量明显不足;西部农村地区非普惠性民办园的比例高达67%……

  评估课题组负责人、北京师范大学(微博)教授刘焱说,幼儿园运行经费的渠道单一、教师编制体制的设置欠缺都阻碍着学前教育经费的投入,直接影响着学前教育的规模和质量。

  教育部基础教育二司司长郑富芝指出,今后要更加鼓励和支持普惠性幼儿园发展,农村要充分考虑农民的经济承受能力,以公办园为主体,构建广覆盖、保基本的学前教育服务网络;城市要在进一步发展公办园的同时,充分考虑民办园比例较高的现实,有计划地认定一批普惠性民办园,加大政府支持力度,降低收费标准。

  科学保教:坚决向幼教“小学化”说不

  “有了我们的前车之鉴,我们周围的朋友都给孩子报了各种学前教育培训班。”四川省一位家长告诉记者,儿子在面试一所知名公办小学时被考题难哭了。老师以“孩子连两位数的加减法都不会”为由拒收,让倡导“快乐童年”教育的夫妻俩后悔不已。

  幼儿教育“小学化”在一些地方相当严重。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副所长曾天山说,虽然义务教育法明确规定幼儿园升入小学实行“免试、就近入学”原则,但部分名校因名额有限,在招生中往往附加考试、面试等条件,并按考试成绩分班,直接形成了幼教“小学化”的导向。

  学前教育专题评估报告指出,科学保教观念真正在幼儿园教育实践中获得普遍落实还有待时日。

  很多家长明知这样对孩子不好,却也只能随大流。沈阳市民张媛说:“虽然目前孩子学的知识有些超前,但别的孩子都在学,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希望孩子能在幼儿园多学些东西。”

  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理事长、南京师范大学(微博)教授虞永平指出,在落实教育规划纲要的5年间,教育部发布了《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严格规范了幼儿园的一日生活作息时间和工作流程。

  郑富芝表示,今后要建立科学的幼儿园保教质量监测评估体系,对各类幼儿园进行质量监测评估,同时要严格规范小学招生和起始年级教学,严禁小学以各种名义进行选拔性入学考试,一年级严格实行“零起点”教学,解除家长“怕跟不上”的担心。

  加强监管:绝不放松对无证办园的治理

  广州天河区某小区内集中了大量早教机构和校外培训机构,其中一些悄悄承担着幼儿托管的职能,供幼儿午睡的狭小房间没有窗户,简易床铺层层堆放墙边,孩子们的午饭全部是外卖订餐,卫生和营养情况无从知晓。

  “孩子不足三岁,正规幼儿园不接收,家里没人帮忙带孩子,我自己还要上班。”一位妈妈无奈地说。

  新华社记者在各地走访时发现,在一些城乡接合部或城中村,大量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因没有本地户籍无法入读公办幼儿园,而正规私立幼儿园收费对他们而言又太贵,他们只好把孩子送到一些租用农民房的“黑园”。

  刘焱指出,我国多数地方教育行政部门未设学前教育管理和教研部门,学前教育管理和指导力量单薄,难以适应由于幼儿园快速发展带来的日益繁重的管理和指导任务。

  上海市闵行区教育局学前教育科科长黄悦告诉记者,民办三级幼儿园已经成为缓解入园难、特别是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入园难的重要途径,但是办证难、办证慢现象在此类幼儿园中比较常见,许多幼儿园都等不及证件齐全,被迫边办证边开园,也给管理和幼儿安全带来了隐患。

  华东师范大学学前教育和特殊教育学院院长桑标教授表示,一方面要严厉查处和打击无证办园等现象,另一方面也要对符合需求、特别是普惠公益性的民办园的开办予以支持和便利;同时,要注意避免只重前置审批而后期监管乏力的现象,对民办园进行定期的监管和评估。

  郑富芝表示,政府对举办幼儿园有着明确的审批体系,但是一些不具备条件的幼儿园的存在,说明我们的监管还没有跟上,而这些幼儿园屡禁不止,根本在于质量高、收费低的幼儿园太少。今后我们一定要把扩大学前教育资源放在第一位,同时绝不放松对无证办园的治理。

来源:新华网责任编辑:小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