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频现“男幼师荒” 都变"大熊猫"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5-12-23 10:53围观17次我要分享

  男幼师带领孩子们上体育课。

  图为一名男幼师在带领孩子玩“过梯桥”。

  幼儿园内,他们常常因为人数稀少被戏称为“大熊猫”;幼儿园外,他们又常被称为“男阿姨”。他们被很多人标签为“干女人活”的男人,面对社会、生活、职业的压力,他们对自己的职业感到迷茫和彷徨,不少男幼师纷纷选择逃离,许多幼儿园面临着“无人可用”的困境和尴尬。

  学前教育阶段男幼师的稀缺,早已成为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2013年中国教育统计年鉴》显示,2013年全国幼儿园专任教师1663487人,其中男幼师33199人,仅占2%。在以女性教育者为主的幼儿园教育中,其实男幼师在孩子健康成长中也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男幼师因此也成为许多幼儿园抢手的“大熊猫”。近日,中国妇女报记者对男幼师的生存状况进行了调查,深入了解男幼师纷纷逃离的原因。

  曾经有媒体召集幼儿园小朋友的家长们做过一个现场调查,在调查中,主持人问了家长们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幼儿园里需不需要男老师?”对此,家长们异口同声地“需要”;第二个问题,针对在场的爸爸们,“如果让你来当幼儿园老师,你愿意吗?”答案又是默契的一致,“不愿意!”虽然只是两句简单的问答,在女性教育者为主的幼儿园教育中,男幼师们的处境可见一斑,同时,男幼师在幼儿教育中的重要性也在逐渐为大众所接受。但是,男幼师的职业培养、职业发展、职业归属感该如何定位,这给全社会出了一道难题。

  稀缺的男幼师

  刚刚进入长春师范大学就读学前教育的谢同学告诉记者,他们专业男女学生比例高达1比10。“选择就读学前教育专业的男生实在是太少了,等到毕业以后,从事这个行业的男生就更‘稀有’了。”谢同学说,现在整个班级就成了“女儿国”。

  学前教育阶段男幼师的稀缺,早已成为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2013年中国教育统计年鉴》显示,2013年全国幼儿园专任教师1663487人,其中男幼师33199人,仅占2%。针对当前幼教师资性别比例失衡,绝大多数幼儿园没有男教师的问题,2010年,江苏省在全国创新推出“五年制师范学前教育专业免费师范男生”招生政策;2013年,广西开展实施“免费学前教育专业两年制男生”培养计划;2015年,福建省首次招生50名免费男幼儿师范生……虽然在实际实施中,呈现出一定的问题,但还是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男幼师荒”现象。

  据江苏省教育厅相关人士介绍,2010年,江苏在全国创新推出“五年制师范学前教育专业免费师范男生”招生政策,南京幼儿高等师范学校、苏州高等幼儿师范学校、徐州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列入首批试点。后又新增了南通、镇江、宿迁、盐城、常州等地的学校加盟。

  目前,江苏省共有幼儿园5800多所,针对幼教师资性别比例失衡,江苏省已明确提出,到2020年,将为每所幼儿园至少配备一名男教师。毋庸置疑,男幼师的出现将对幼儿的个性品质和性别意识的养成起到至关紧要的作用。

  “很幸运能成为一名男幼师”

  11月30日早晨9点半,迎着冬日的阳光,中国妇女报记者走进了南京市第一幼儿园,寻找一位今年9月正式上岗,江苏首批免费培养的男幼师,听听他的入职心声。

  来到南京市第一幼儿园中5班的门口,映入眼帘的是20几个活泼可爱的孩子团团围住一个大男孩,叽叽喳喳、你一言我一语地叫唤不停,而大男孩则迁就地哄你一句哄他一句,孩子们闹得太厉害了,他则温柔地一挥右手:“小朋友们,回到座位上,看谁动作快,开始上课了哦!”

  被孩子们围得晕头转向的大男孩就是江苏首批免费培养,已经上岗工作的男幼师吴迪。

  阳光开朗、率真活泼、亲切温暖是吴迪给记者的第一印象。“很幸运我能成为一名男幼师。”吴迪开门见山,“和孩子们在一起,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是年轻向上的,充满正能量。”

  作为南京地区分配到南京市第一幼儿园这样知名园所的男幼师中的佼佼者,吴迪倍感自豪:“当年我以中考655分的成绩考入南京幼儿高等师范学校,比同届考入相同专业的女生分数线要高出50多分,是在2000多名报名者中‘杀’出重围的。”

  凭借吴迪当年的中考考分足以上江苏四星级高中中华中学,他也曾犹豫,“毕竟,在幼儿高等师范学校读5年下来,拿到的是专科文凭,上中华中学,再拼三年,考大学,拿本科文凭的可能性很大。”

  但转念一想,吴迪觉得,本来自己的梦想就是读师范院校,当老师,学了男幼师专业免学费不说,还包分配,照样能成为一名光荣的教师,“现在社会上毕业大学生找不到工作的成把抓,虽然,我读的是大专,但工作不愁,至少握着个‘铁饭碗’啊,挺自豪的。”

  举棋不定之际,吴迪曾拿着南京幼儿高等师范学校的招生简章找同班要好的男同学商量,希望他们能认同自己的观点,增强他的自信,一起报考男幼师,“但男生们普遍不感兴趣,没人理睬我,反而觉得我没有志气。”

  来回权衡之间,吴迪的表哥对他的最终选择起了关键作用,吴迪笑说:“我表哥从国外留学回来,就在一家民办幼儿园做英语老师,他和我讲每天和孩子们打交道非常快乐,是一份很有成就感的工作,他的示范效应,让我觉得留洋回来的大学生都能做带小孩的幼儿园工作,我有什么面子上放不下的,于是决定报考南京幼儿高等师范学校学前教育专业。”

  吴迪把自己的中考志愿告诉父母后,他的爸爸妈妈异常支持,“我没想到他们俩居然没有一丝反对,没逼我考高中,反倒完全支持我的决定。”吴迪觉得出乎意料的顺利。

  最终吴迪如愿考上了南京幼儿高等师范学校,进校后,他更加觉得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

  “刚进校时,满眼都是女生,我们这批男幼师仿佛是另类,刚开始也有点不适应,觉得很怪,但老师们却对我们另眼相看,如获至宝,特别是对社会上给我们‘男阿姨’的绰号更是公开斥责,增强我们学习和从事幼儿师范专业的信心。”吴迪回忆道。

  针对男生学习幼儿学前教育专业,南京幼儿高等师范学校专门给首批入校的80名男生单独编成了两个40人的班级,除了学前教育专业的一些公共课和专业课之外,在课程设置、特长选修等方面都进行了专门的部署和安排。

  吴迪告诉记者,学校考虑到男生在舞蹈和音乐方面的技能要天生弱于女生,所以,并不强求男生们在这些方面出彩,而是,设置了多媒体设计、计算机维护等方面的课程,突出男生理性思维、动手能力方面的优势,同时,加大体育课程的设置,比如引入军体拳、武术操等,方便将来我们除了带班还可以承担幼儿园专职体育老师的一些工作。

  在校5年,吴迪不仅获得了专科证书,同时,还利用本校和南京师范大学合办自考本科专业的平台,通过了所有课程的考核,“前两天,刚回学校参加最后的论文答辩,明年就可以拿到本科证书了。”吴迪开心地说。

  男幼师生存环境参差不齐

  考上男幼师、分配到了公办幼儿园、获得了专、本科证书……一切都是按照吴迪当年的规划设想在一步步推进中。在男幼师的岗位正式工作不到半年,他对这份职业充满了期待。

  每天早晨7点45分,吴迪都会提前来到班级里,查看班里各项设施、帮孩子们烫水杯、准备一系列教具。当家长把孩子们陆续送到幼儿园时,他早已在门口迎接每个孩子的到来,并鼓励赞扬每一个按时来的孩子。等孩子们到齐了,他便带着孩子们进行晨间锻炼,陪着孩子们吃点心……

  9点15分,正式课程才开始,“每周一至周五安排不同的课程,语言、数学、音乐、科学、美术,每天不一样,我一个人教,有时还带领孩子们进行户外观察、运动器械的训练。”

  而最让吴迪觉得自豪的就是他引导孩子们进行的一些特色主题游戏,“盖子游戏,让孩子们了解不同的盖子如何开启、盖子的不同作用,盖子的密封性能等知识;思维岛游戏则让孩子从一个简单的事物不断发散思维,通过联想让孩子们了解事物之间的各种联系……”

  和记者攀谈间,不时有小朋友来寻求“吴老师”的关注,“我既要给他们女老师擅长的亲切感,也要给他们男老师特有的阳刚之气,培养他们独立、勇敢、坚毅的品质,这些品质的养成都在潜移默化的课堂游戏和日常学习中获得,这也是我们这些男幼师存在的必要性吧。”吴迪总结道。

  家长们也都很认可像吴迪这样的男老师,他们觉得:“相比女老师的温柔细腻,男幼师大胆果敢、思维敏捷、独立性强,特别是科技探索、动手操作方面,是不少女老师做不到的。”

  吴迪告诉记者,在男幼师十分稀缺的当下,他进入的南京市第一幼儿园却有10名男幼师,这是十分难得的状况,也让吴迪觉得特别温暖,“我们园的男老师数量在全市排名第一,我们园的书记还是男幼师联盟的发起人,这个联盟就是为了凝聚我们男幼师而创立的公益组织。”

  和吴迪的顺风顺水相比,他的同学们的境况却各有不同。前些天回母校进行本科毕业论文答辩,吴迪见到了离校不久的同学们,“苏南的同学分配的不错,而苏北的同学有的分到了偏远的乡村幼儿园,有的分到了小学做行政工作,有的编制甚至到现在还没落实,大家的境况差异蛮大的。”吴迪感慨万千地说。

  南京幼儿高等师范学校学前教育二系系主任杨宇净的想法和吴迪颇为一致。她是当年吴迪的老师,是看着吴迪这批男幼师成长起来的见证人,对他们的学业、发展尤为关注。她坦言:“这批男学生当年入校时都特别优秀,综合素质非常高,经过5年专业学习,应该说,对填补学前教育中男幼师的匮乏有雪中送炭的作用,而某些地区因为各方面协调不力的因素就随意安置这批有专业、有热情、有朝气的男幼师,实在是对人才的浪费、对幼儿学前教育工作的忽视。”

  根据江苏省教育厅统计的数据,2014年全省学前教育教师队伍约为11万人,其中男教师比例不足1%。因为待遇低、不被社会认可等问题,不少人在工作后不久就纷纷转行。

  面对这样严峻的形势,江苏省教育厅厅长沈健却透露:“未来男教师在全省幼师队伍中的比例将达到8%到10%,这样的比例对儿童的全面发展才更有利。”

  “男幼师联盟”成男幼师一方精神家园

  事实上,正如一个家庭需要母亲,也需要父亲一样,幼儿园也是小朋友成长过程中的一个“家”,既需要女老师的母亲角色融入,也需要男老师的父亲角色渗入,这对孩子性别意识的觉醒大有裨益。

  尽管如此,针对江苏省提出的“到2020年一园一名男幼师”的目标,南京市第一幼儿园党支部书记、“男幼师联盟”发起人赵锐却不以为然。

  “可以说,我所在的秦淮区和第一幼儿园应该是对男幼师培养最为重视和卖力的地区了,按照我设想的男幼师入驻幼儿园‘四步走’的目标,经过几年的努力,目前,男幼师也只覆盖到了教育局办园、集体办园这两类,要想突破系统办园和民办园实在有难度,更何况是全省‘一园一名男幼师’的目标呢,实现起来有各种阻力啊。”赵锐直言不讳。

  赵锐总结,虽然大家都觉得男幼师在幼儿学前教育中的角色非常必要,但现实中却留不住人才的现状,主要是:“世俗偏见、职业发展受限、报考动机过于功利三个因素导致的。”

  吴迪表示,他的许多同学对于当初的选择,父母亲朋并不看好:吃青春饭、干女生活儿,整天和孩子一起,太娘,而且上升通道单一、有限,工资不够养家。

  针对男幼师的种种迷茫和困惑,作为一名15年从事幼教事业的“前辈级”男幼师,赵锐从自己的切身感受和职业经验出发,2012年,倡导成立了“男幼师联盟”,“这个联盟要做三件事:聚沙成塔、天生我才、点石成金。”赵锐概括道。

  赵锐解释道,男幼师在幼儿园中太缺乏生存土壤了,甚至连学习的榜样都很难找,往往需要自己摸索前进,有了“男幼师联盟”就有了他们的一方精神家园,在这里可以找到群体的存在感和归属感。

  每周三中午休息时间,秦淮区各幼儿园的男幼师们就会雷打不动地汇聚到一起,探讨男幼师的教学心得、沟通工作生活的点滴感受、相互安慰提振信心。

  “虽然只有每周短短一小时,但这种找到组织的愉悦感、分享成果的喜悦感、职业规划的安全感、获得提升的成就感会对男幼师队伍的稳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赵锐胸有成竹地说。

  赵锐介绍,如今,全国各地有各种名头的“男幼师联盟”,但只有秦淮区“男幼师联盟”是纯粹公益和官方性质的,它的存在并茁壮成长全都仰仗于秦淮区教育局在政策、资金、场地等各方面的大力支持。

  正因为有了政府的强力支持,赵锐领衔的“男幼师联盟”已经从初创时的9人发展到35人,赵锐透露:“经过两年多的积淀,这学期‘男幼师联盟’将推出重大成果,出版一本适合男幼师执教的原创教案集,这本教案集将为困惑的男幼师授课提供有益的参考,也凝聚了每一位‘男幼师联盟’成员的心血与汗水。”

  作为一门职业不应有性别之分,男幼师的存在打破了职业的性别界限,为幼儿学前教育吹入了一丝清新之风,而男幼师的稀缺又不免让人深思这背后深层的社会问题,男幼师的发展之路究竟在何方,未来的社会实践或许能给我们一个明确的答案。

来源:中国妇女报责任编辑:小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