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属于少数人 校园体育最需教体协同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6-01-15 09:48围观20次我要分享

粤媒:足球属于少数人 校园体育最需教体协同

  校园足球再引关注

  近日,两则与校园相关的新闻成为热议的对象。一个是日本高中足球联赛决赛的一个奇妙的任意球设计,但中国网友的热议焦点不在任意球上,而是纷纷惊叹于“看看人家这比赛转播”,“看看人家这比赛场地”,“看看人家这比赛已快接近百年了”,尤为惊叹的是这场决赛吸引了5.4万名观众到场,比如今我们火爆异常的中超联赛的大多数比赛上座率还要高。另一则新闻是年逾花甲的厦门大学校长朱崇实在全校体育工作大会上演示标准直腿支撑动作达30秒,照片迅速在社交媒体流传开来,朱校长的好臂力迎来无数点赞。两则新闻再次让人们将焦点对准国内校园中微不足道的体育,高层对足球的重视让足球学校“遍地开花”,这能改变全社会对足球乃至体育的认识吗?校园体育究竟要怎么办?与职业体育又有着怎样的关联呢?本期三言二拍特邀北师大体育学院院长毛振明、北京社科院研究员金汕对此作一探讨。

  “五万观众”的真正价值?

  校园足球的目的不是输送高水平选手

  白志标:日本高中足球联赛的新闻再次让我们看到了在校园体育层面与日本的差距,应该说这些年,无论是从小学还是中学,关于中日学生体质的新闻时不时就会出来,而无一例外的都是日本从家庭到学校乃至社会对于中小学生体质健康教育的重视。回到这次的日本高中足球联赛决赛新闻上,大家之所以感叹人家场地如何如何好、现场观众如何如何多和电视如何如何直播,概因是我们在这方面与人家存在巨大的差距。不过也有网友提出疑问:日本的高中足球联赛已经举办了将近100年了,但是日本足球的崛起也就是这20来年的事情。这说明校园足球的发展与一个国家足球水平并非正相关。

  金汕:这则新闻我也看到了,中日两国在校园体育发展方面确实存在差距,但这种差距我认为更重要的是对体育观念的认识上,并由此引发出其他层面如场地、观众、媒体重视程度等的差异。可以说,在日本学校以及延伸到部分社会阶层上,不仅足球,其他各项体育项目的民众参与度也非常高,而不是仅仅观看和欣赏。不过,并不是体育参与度高,其整体体育项目水平就一定高,我也看到有网友谈到这一点。校园足球、全民参与体育更多是业余性质的,而真正体现项目竞技水平的是体系完善的职业赛事,日本足球水平真正超越我们的是因为其有一个切实可行并坚持的足球发展计划和日本J联赛的创立与规范发展。

  毛振明:校园足球也好,校园体育也罢,其发展的主要目的是什么呢?并不是为专业队、职业赛事输送多少高水平运动员,而是让人们从小有一个体质健康教育的意识,这也是体育的本来功能,教育的一部分。有人担心足球会变成少数人的足球,实际上,足球到最后还是少数人的足球。因为我们看足球,还是要看高水平的比赛。它虽然是少数人的,但它背后代表着很多东西,这些人是一层层选拔上来的,后面有很多人来推着这些少数人走向更高水平。足球最后一定是少数高水平的足球运动员和对足球热爱的大众融合在一起的运动。这两者不融在一起,足球是没有发展前途的。如果少数人的足球是由很多群众基础积淀出来的,自然形成的少数人的高水平足球,那是我们很期待的。所以,校园足球一定是普及基础上的少数人的足球。这种足球要靠课程、班级联赛进行普及,然后再自然形成少数人的高水平的足球。

  “一个校长”的最大作用?

  难改变现状但可促进习惯培养

  白志标:虽然说凡是学校体育发展好的都与拥有一个能正确认识体育功能的主要领导有关,比如清华大学的体育情怀与当年马约翰的大力推动体育教育有直接关系,但这些年来整个教育体系对体育的轻视已远非某一个校领导能改变得了的。所以严格意义上说,就算朱崇实校长有多么热爱体育,相信他也难以解决学校体育发展中的一些实际问题,比如学生的“动商”不足,体育锻炼与应试教育的矛盾,体育场地不足和体育设施不合格等。

  金汕:中国校园体育发展到今天远不是一个校长所能改变的,就拿校园足球来说,我觉得这种提法可能全世界只有中国一家。像巴西、德国大概没有这个词。因为在他们国家足球进入校园不是问题。现在中央特别提出这个校园足球思路,也就是说必须要从孩子小时候开始接触足球,中国的足球才有可能从一片荒漠当中慢慢地成长起来。校园足球其实在过去的年代里远远不像现在这么贫瘠,为什么现在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就是一种畸形的教育,一种应试教育,一种对于教育不全面的认识。

  毛振明:我同意金老师的观点,不过我们看到朱崇实校长说,学生和教职员工参与体育锻炼少的原因在于体育工作没有成为师生生活的一个必要内容,没有成为一种生活习惯。所以朱崇实校长的“体操秀”或许能在他所能影响的范围内帮助师生培养一定的体育习惯,这也是学校体育教育的主要目标。

  我们有何校园体育发展模式?

  构建明确的教体协同创新系统

  白志标:应该说,现在的校园体育跟过去相比有了一个完全不同的社会环境,拿校园足球来说,教育部有了足球学校的发展规划,不少高校也恢复了足球特长生招生,如北京大学;其次,社会发展让人们正逐渐改变对体育的认识,这从社会上各种体育项目培训班人满为患就看出年轻的家长们有着过去家长们没有的体育认知。

  毛振明:在校园体育发展方面我体会最深的是德国与日本,这两个国家分别代表了两种青少年足球模式。日本是校园足球,它的足球更多是得益于校园,而德国是得益于和校园有密切关系的社会体育俱乐部。我们国家的足球模式是需要改革的,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的足球应该是向校园足球方向发展。因为我们国家的社会体育机制不发达,而且它们的成长也需要很长时间,但校园是可以直接利用的。所以,我觉得我们今天要认真地研究校园足球发展比较好的这些国家,那里面一定有好多值得我们借鉴的好经验。

  金汕:发展校园体育的关键,在于,构建明确的教体协同创新系统。具体来说,教育部门负责校园体育定点学校布局、课程与教学、课余训练、人才培养等工作;体育部门在体育教师、教练员和裁判员培训、资质认定和选聘、场地建设和竞赛组织等方面开展工作。这其中政策层面的保障必不可少。第一,通过特殊招生政策、有针对性的教学管理等;第二,通过引进和培养,尽快使每个校园体育定点学校拥有专职体育教师。鼓励退役专业运动员经过培训、通过考核后参与校园体育工作。第三,加大专项投入,使每个定点学校有标准体育场地。对于符合规划要求的农村、西部地区定点学校,可纳入农村义务教育薄弱学校改造计划,支持他们建设标准体育场地。把比赛办好,体育的魅力才能释放。同时,还应搭建教育、体育部门数据信息互联共享的学生运动员和青训运动员注册系统。

  毛振明:既然是校园体育那么就要按照其原有的规律来发展,而不是根据什么主观意志。拿校园足球来说,现在很多学校用“足球操”代替校园足球,这是我坚决反对的。足球就是足球,不是操,它是不能够靠操来学习的。用足球操来宣传足球,或者号召大家玩足球,只作为这样一个手段,我认为还可以。但如果说学校的足球特色就是足球操,那是大错特错的。

来源:广州日报责任编辑:小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