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VR做教育还有一点“扯淡”?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6-01-28 13:26围观26次我要分享

  科技巨头们纷纷押注虚拟现实(VR)。

  VR巨头Oculus本周宣布将于1月6日(美西时间)早8点,正式在官网开放Oculus Rift的提前预定,打响了2016年VR产品上市的第一枪。去年12月份,乐视也发布了其首款终端硬件产品—手机式VR头盔LeVR CooL1,并准备以VR为切入口,将在线教育带入场景式体验新时代。此外,乐视还同新东方达成初步合作意向,将利用VR的全景教学模式在英语(精品课)课堂上实现沉浸式教学。无独有偶,不久前,腾讯也公布了自己的Tencent VR SDK计划,正式进军VR领域;而小米和迅雷也被传出8亿人民币投资上海VR公司乐相的消息……

用VR做教育还有一点“扯淡”?

  VR是否如预料中的掀起燎原之势?在布局教育的道路上,VR又能如所期待的那样,“颠覆教育”,有新的进步和创造?

  国内VR:产品体验待加强,切入教育领域公司少

  12月30日,国内VR设备公司蚁视发布公告称,已完成3亿人民币B轮融资,投资方为高新兴。自此,蚁视估值高达8.3亿人民币。据了解,目前国内VR企业融资总额已超过10亿元人民币。在灵镜、乐相、蚁视、焰火工坊争相获得投资的今天,VR似乎狠狠火了一把。但客观来看,不难发现,国外以PC端为代表的Facebook的Oculus Rift和以移动端为代表的三星Gear VR在产品迭代、提升用户体验方面比国内走的更远。比如Oculus两个目镜合起来分辨率能够达到1280x800, 而国内主流VR分辨率依然达不到这个标准。国内VR产品分辨率、刷新率不高等硬伤使用户在使用时产生不适感,而这种不适感会给产品推广带来困难。

  此外,国内VR公司虽然多,但切入教育领域的少。目前VR公司切入最多的领域依然是游戏和影视,教育虽然一直雷声大,但雨点小。国内目前仅有乐视一家同新东方达成初步合作意向,以“沉浸式教学”具体切入教育领域。乐视VR产品发布会现场,新东方CEO俞敏洪表示,VR的全景教学模式能够让学生实现“沉浸式学习”,提高英语课堂的学习效率。VR作为一种新技术,将开创全新的英语学习模式,构建真实的语言环境,为学生带来场景式体验。新东方也将与乐视继续合作,逐步实现场景互动。

用VR做教育还有一点“扯淡”?

  (图为乐视的全景画面体验)

  据乐视推出的视频demo来看,用户可实现对教学课堂的360°观看。戴上头盔,就会有置身其中的感觉,可以帮助学生加强课堂学习和体验。

  除却乐视,国内其他VR公司切入教育的少之又少。比如暴风影音旗下的暴风魔镜,研发初衷是为增强用户观影体验。尽管暴风魔镜属于国内最早推出的VR产品之一,并已于今年6月推出了第3代产品。但其主要功能依然停留在游戏和视频领域,尚无进军教育界的打算。

  据了解,国内院校尚无在课堂上使用VR设备的案例。但清华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高等学府已在校内建立了虚拟现实技术实验室,主要从事VR的科学研究和技术开发。芥末堆了解到,清华大学在计算机基础课程中,还增加了虚拟现实相关的内容。课程介绍中称,“教师将通过介绍VR技术的最新成果,帮助学生更深入理解VR技术,并预测VR未来发展方向。”由此可见,国内VR教育早见端倪,但目前火势仍小,不足燎原。

  全球VR:技术方面逐渐通关,教育领域未大规模推广

  全球来看,以Oculus为代表的VR巨头不断迭代产品,进行改进创新。本周,Oculus宣布新发布的Oculus Rift头盔,配备两款游戏:Eve: Valkyrie和Lucky‘s Tale。就像Oculus在官网上写的那样,“Rift is unlike anything you‘ve experienced, you‘ll feel like you‘re really there."新款Oculus Rift头盔版本为Crystal Cove,具有高刷新率、高分辨率的特点,还具有新突破功能—位置跟踪,可以恰时提醒用户挪动身体部位,使用户享受到最佳效果。

用VR做教育还有一点“扯淡”?

  其实早在去年7月,Oculus便在官方博客宣布新版Oculus Rift将于2016年第一季度正式发售,该版本在原型基础上支持了坐姿与站姿体验,加强了用户体验。而Gear VR获得了Oculus的技术支持,解决了分辨率低等问题,在移动端优势愈加明显。其他VR公司也不甘落后,

  尽管国外VR普遍在技术层次逐渐通关,教育领域依然未大规模推广。但相对于国内,已有部分国外院校开始使用VR技术。今年5月,Google就宣布了ExpeditionsPioneer项目,该项目包括VR设备GoogleCardboard、路由器、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能利用虚拟现实技术帮助孩子提升课堂体验。9月,Google又宣布与加州顶尖公立学校合作,免费推广虚拟现实的教室系统。

  美国zSpace公司也是一家为VR教育提供解决方案的典型公司。zSpace由一台单独电脑和VR显示器组成,并配备有触控笔,帮助学生操纵虚拟3D物体,加强学习体验。此外,zSpace还成立了专门的STEM实验室,每实验室标配12名学生一位老师,帮助学生更好地学习数学、物理和生物等课程。不过,业内人士指出,与同功能的其他VR产品相比,zSpace价格昂贵,一台相当于6个Oculus,不利于产品推广。

  除了增强课堂体验外,国外一些高校还利用VR技术吸引生源,招募新生。据报道,位于美国佐治亚州的Savannah艺术设计院校成为第一个大规模使用VR技术的高校。Savannah艺术设计院校购买了数量可观的Google Cardboard设备,录制好校园介绍并寄给已被录取但尚未入学的学生,帮助他们提前适应校园生活,了解校园文化。此外,坐落在德克萨斯州的Trinity University也将VR设备用于校园文化的推广和普及上,并取得不错的效果。

  尽管Google已经有所动作,但VR技术在国外院校的普及率依然不高。据了解,除却普通院校,包括Minerva在内的国外“先锋”院校也没有对VR的广泛课堂应用。为此,Minerva的李一格同学对芥末堆说,VR永远不会是教育和教学的核心,且VR并不适用于所有课程,它的应用跟语言和情境有很大关系。比如语言文学类课程其实并不需要VR技术的参与,而在建筑、物理、医学、生物等专业课程中应用VR,则有利于学生更好地理解课程内容,进行深入观察和分析。她表示,教育不是万花筒,不需要把所有新东西都放在学习面前。

  内容与硬件质量不匹配,VR将何去何从?

  VR的出现改变了平面世界,构建了三维场景,并被赋予期待,希望有天能达到学习媒体的情景化及自然交互性的要求。因为对于学生来说,亲身的学习体验显然比空洞说教更能满足需求。然而,综合国内外VR发展历程来看,在硬件和技术方面,国内VR依然落后于国外。尽管部分国内VR公司在技术领域实现了一定创新,但大部分国内VR软硬件技术尚未成熟,用户体验不好,仍然难以推广。此外,VR产品的价格与功能方面也存在悖论;功能越丰富,价格越高,买的人就越少;但走廉价路线的VR产品,又因产品性能不过关,用户体验不好等原因无法一直“红”下去。看来VR想要一直火,以最低成本提供最好用户体验才是产品迭代的核心和必经途径。

  其次,从教育领域看,国内除乐视一家,并没有太多专注教育的公司。而国外,除却少部分院校对VR的应用之外,VR技术也没有大范围应用。原因在于,

  长时间佩戴,学生依然会产生晕眩和不适感;

  对于PC端的VR设备来说,能够支持虚拟场景芯片的计算机全球范围内仅有1300万台左右,即不到全球PC总数的1%;

  功能依然不够完善,用户体验需要加强;

  除了乐视、CardBoard这种走廉价路线之外,以Oculus为代表的VR设备依然价格高昂,不利于学校大范围推广;

  VR设备除了提供场景化学习、便利学生的近距离观察体验外,在教育领域并没有其他创新性的应用,依然是鸡肋一般的存在;

  第六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即VR内容与硬件不匹配。硬件在提高,而内容跟不上去。教育重内容,重质量。内容是根本,技术是手段。而目前有的VR设备因技术等种种原因,场景单一,内容不够丰富,吸引不了用户。学生在使用产品过程中得不到想要的知识,体验不到丰富内容,自然就不会继续使用VR设备。

  2016年将是VR全面爆发的一年。这个曾被称为能够“颠覆教育”的技术,是否能真的促进教育创新?让我们拭目以待。

来源:光明网责任编辑:江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