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装备资讯
  • 热点专题
  • 人物访谈
  • 政府采购
  • 产品库
  • 求购库
  • 企业库
  • 院校库
  • 案例·技术
  • 会展信息
  • 行业日历
  • 中外对比3D打印:高烧过后是否变鸡肋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6-02-03 09:47围观77次我要分享

      几天前,全球3D打印行业领先企业3D Systems公司宣布停止旗下一款消费型在线3D打印机的生产,已有的机器清除库存后,该款产品将就此消失。消息一出即引发热议:玩家级别的3D打印机为何遇冷?为何巨头也退出市场?

      而在国内,似乎又是另一番景象,记者在广州街头看到商铺摆出3D打印机销售,其中不少客户来自家庭、学校和企业,网店销售也十分火爆。但火爆背后则面临诸多问题,零售市场发展无序,低端价格战呈白热化,侵权如家常便饭。而一些业内人士也直言,3D打印技术现在只是看起来很热闹,成本已经成为制约3D打印技术发展的最大瓶颈。不过,也有企业已经开始从事高端的工业级别的3D打印。

      在越秀区一家耗材店内,销售人员告诉记者,店内销售的这款3D打印机来自上海一家科技公司,零售价为18000元人民币,“目前我们已经有一些学校和企业的客户,学校主要买来从事科研和教学,企业则是做一些具体产品样品,去年一年买了几十台。”

      零售市场

      2000元一台“价格战”白热化

      该行业的多名销售人员告诉记者,实际上从2014年开始, 3D打印机便开始在广州销售,但由于市场未培育完善,少有人问津,“后来国家重视了,技术也更新换代,一些企业一算经济账觉得可行,就开始购买3D打印机。”

      从2015年开始,广州也掀起一股3D打印热,这一年2月,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国家增材制造产业发展推进计划(2015~2016年)》,规划提出,到2016年,初步建立较为完善的增材制造产业体系。

      一名业内人士表示,工业级和消费级的区别,主要在于打印的精度上,此外还包括硬度等指标。

      更大的利好来自去年5月19日发布的《中国制造2025》,这部规划未来十年中国制造业发展的文件提及,需要推动诸多新兴领域的技术突破,其中,3D打印被放在了第一位。

      上述文件发布至今超过半年,如今在互联网上,各式各样的消费级3D打印机已经在零售市场展开激烈的竞争。对于打印精度属于“玩家级”的3D打印机来说,由于仅能打印塑料产品,因此使用范围非常有限。而且对于家庭用户来说,3D打印机的使用成本仍然很高。在打印一个物品之前,使用者必须懂得3D建模,然后将数据转换成3D打印机能够读取的格式,最后再进行打印。所以目前桌面级3D打印机的市场主要偏向工业设计、教育、科研等相对专业的领域。

      一个多月前,广西武鸣中学订购了一批3D打印机,价格是14800元一台。谈到这款机型的特点,广西武鸣中学负责人李杰(化名)表示,这款打印机的机型尺寸合适,正好适合放在桌面上操作,并且机身采用透明门设计,便于学生观察整个打印过程,操作屏幕是中文彩色液晶触摸屏,学生们能够很直观地看到打印的进度,较容易掌握如何操作。

      如今,不仅是北京周边的中小学,全国许多重点大学都采购了大批量不同型号的3D打印机。这一系列专为教育机构使用的桌面级3D打印机,成为了高校市场的销售冠军。

      直至目前,仍无权威数据统计3D打印机零售市场的份额。市场研究网站“中国报告大厅”在一份研究报告中表示,3D打印机和相关材料/服务整体销售收入在2015年增长56%至52亿美元。

      野蛮生长

      互相抄袭少有自主知识产权

      “光深圳,大大小小的3D打印机生产企业有一百多家,还不包括一些小作坊。”深圳某3D打印机生产企业负责人陈凯(化名)觉得,3D打印机战略上受重视,但在消费级市场,目前还处在野蛮生产状态,竞争激烈,但也很混乱。

      陈凯所在的公司创立于2013年,目前团队20多人,多数有留学背景,用他自己的评价,在深圳属于档次较高的企业了,但发展至今,他们仍然有不少苦恼。

      “目前我们有自己的专利,也开发出将近10款机型,但每一款产品,市面上看起来一样的太多了,一推出,模仿者很快就跟上,这就是中国目前的现实。”陈凯说,目前零售行业的技术门槛比较低,甚至几个人的小作坊也能做出一款3D打印机,虽然精度差,但也能满足一般玩家的需要。

      陈凯的公司2015年卖出6000多台打印机,销售额超过1000万元,“一台机定价不到3000元,这里面的利润可想而知。”他表示,利润仅够公司勉强维持运营。

      陈凯公司有一半的产品销往海外,“和中国制造的许多小商品一样,我们的3D打印机价格,在海外同样有很强的吸引力,国外根本买不到这个价。”

      记者访问多个平台了解到,目前国内不少3D打印机生产企业已将产品销往国外,在国外某著名零售平台的3D打印机销售排行榜上,前十名的打印机全部来自中国。“根本原因是便宜。”陈凯说,但便宜的麻烦在于,价格压得如此之低,使得“老老实实开发”的企业生存面临困难。

      深圳一位卖家提供的3D打印机只需1500元一台,对方坦言,没有任何专利,价格低是因为“使用性价比最高的材料”。“现在的3D打印机就是你抄我的,我抄他的”。记者查询了十多款3D打印机的价格,功能大同小异,但价格则相差2000元以上。

      “无序竞争可以导致优胜劣汰,但专利侵权几乎每天都在发生,没有人会去打官司,赢了官司亏了钱,没人会做。”一名3D打印机销售人士表示。

      最大瓶颈

      高精度打印成本高

      在医疗应用领域,3D打印技术曾是最为热门的应用领域。专家一度期望,如果广泛应用,3D打印技术将能打印出代替人体组织的高精度物件。

      去年6月,来自贵州的一名患有脆骨病的6岁男孩,因为多年前发生过骨折,医生们通过这个模型精确制定了开刀位置和后续手术方案,为男孩实施了手术,如今这名男孩可以独立行走了。不少人从这个案例看到了曙光,但它背后的数字却给了人们当头一棒。负责打印上述模型的光韵达公司负责人表示,模型由公司免费为医院提供,打印一根腿骨的成本在2000元左右,而能实现如此高精度的设备完全进口自德国,设备造价超过400万元。

      目前,关于医院使用3D打印技术的案例很少,医院自主应用的更是少之又少,“还是在测试阶段,有成本问题,也有相关政策和规章制度的问题。”一名业内人士表示。

      目前,3D打印机在教育、医疗等领域的应用,尚处在“试验”阶段,个体用户大多数是为了“尝鲜”,更多只是噱头。

      待解决问题

      3D打印耗材“无米下锅”

      而且,当前国内3D打印业还有一个致命缺陷:耗材基本上从国外进口,打印机“无米下锅”。

      国产3D打印制造商泰联三维近日推出了一款用于打印珠宝、齿科产品等中小型打印标的的dex系列3D打印机,该产品定价8.5万元,比国外价格20万元便宜了不少,但客户需要从国外购买耗材。

      相比较很多传统设备制造商不靠机器赚钱,靠耗材赚钱的现状,泰联三维这样“只卖设备,不提供耗材”的情况在我国3D打印产业极为普遍,而不少国产3D设备用户也正面临在国内买了设备后依旧需要购买进口耗材的尴尬。

      记者了解到,目前3D打印的耗材原料主要分为尼龙、粉末、pla塑料以及金属四种,其中,pla塑料的成本最低,金属最贵。以一款在医疗领域被广泛应用的手骨骼模型为例,pla塑料的打印成本约为100元,尼龙及粉末成本约为2000元,而金属的耗材成本则高达上万,打印一只手骨骼的模型也大多需8到10小时,往往打印公司会将这些打印产品以高出成本的一倍价格卖给顾客。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国产3D设备对应的耗材短缺主要源自两个原因:便宜的赚不到钱,厂家不愿意生产,而贵的耗材现有技术跟不上,由于缺少政策扶持和补贴,厂家又不愿意投入资金和人力成本去研发。

      破局

      有企业率先试水“高端”产品

      正在东莞创业的温州人陈兵,最近引起业内关注。

      毕业于生物工程专业的陈兵,从读书时便对3D打印机产生兴趣,他先从代理一款进口3D打印机开始做起,这款来自德国的打印机造价近50万元,陈兵在想,能不能做一个有类似精度,但是造价低廉的3D打印机?

      很快,陈兵组建了团队,并根据国外的方案研发出价格低廉的FDM3D打印机,所谓FDM,即工艺熔融沉积制造,一般使用热塑性材料,材料在离开喷头之前被融化,挤出喷头之后会迅速凝固并相互黏合。陈兵开发的这款打印机很快卖出几百台,这让他看到了巨大的市场。

      在温州创业的过程中,陈兵发现大约60%的用户来自广东东莞,且都是企业用户,最终他决定将企业搬到东莞来。

      公司搬到东莞之后,得到当地政府不少的扶持和帮助。

      陈兵分析说,工业级3D打印机,即精度达到准工业级别的打印机,和网店一般卖的玩家级不一样,对精度的要求非常高,企业概念产品的首版生产对这种打印机需求非常巨大,不能有半点误差。

      陈兵认为,目前制造业大订单少,中小订单多而零散,不少产品如果重新开生产线生产首版,或者购买数百万的打印机生产首版,对企业来说显然不划算,而如果只花几万块,就能很快获得首版,那么即便在订单很小的情况下,仍然可以实现盈利。

      陈兵目前研制的FDM3D打印机售价在28000元左右。“实际上,我们谈论的"工业4.0"啊,"制造业变革"啊,这些概念,指的并不是消费级的打印机,而是工业级的打印机。”陈兵说,这也是为什么全球巨头3Dsystems要放弃玩家级的市场。

      目前,和陈兵类似的生产企业在全国陆续涌现,未来实现价格低廉的工业级3D打印机并非难事,“我们的目标是2017年就有这样的研发成果。”

      促剧变 挡盗版

      催生“工业革命”

      3D打印在消费级和工业级两个层面同时发生剧变。而在工业级市场,3D打印技术对制造业的革命,实际上已经开始。

      陈兵告诉记者,以往,制造企业想要生产一个新产品的首版,不想自己花成本去做,会交给专门制作首版的首版厂,由首版厂进行生产,交回企业,企业通过招商、广告和一系列评估,如果决定量产,就会自己生产。

      但如今,首版这个中间环节已经开始变革,“大量的首版厂开始采购并使用3D打印机生产首版了。”唐松曾是一名首版行业从业者,据他了解,以前的首版厂专门做首版,靠量取胜,现在首版行业已经开始流行使用3D打印机,“高精度的打印机,几十万元是可以承受的,尤其是小订单的产品,对于首版行业来说,一两年就能回本,而且3D打印机的成品质量很高,这样就会有稳定的链条形成。”

      陈兵表示,在目前大环境下,制造业需要靠大量的小额订单度过寒冬,此时3D打印机无论对首版厂还是企业本身来说,只要价格合适,都是非常划算的选择,如果有大订单,则更加划算,“这是一个开放市场,我相信低价格、高精度的打印机会到来,这里面的技术壁垒将会保证打印机生产企业的利润,将模仿的盗版挡在门外,如果中小企业的市场真正做起来,空间将是巨大的。”

      在一个购买了一台1800元的3D打印机的家庭里,父亲可以教孩子打印一块桌子的垫脚;而对于3D打印机销售人员周某来说,一个杯子需要12小时的打印时间,仍然成为他的机器出售的阻碍。“如果能快一点,精度再高一点,材料也便宜一点,一定会卖得更好。”3D打印市场看起来很大,但似乎仍处在起步、无序的阶段,这条路要走多久,没有人可以给出答案。

    来源:IT168网责任编辑:小白
    采购网二维码

    扫一扫,欢迎关注

    教育装备采购网官方微信

    掌握教育装备行业最新、最权威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