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教育:有了指挥棒,成长更茁壮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6-02-04 10:22围观4次我要分享

  “酒店技能比赛上,被子横着铺,学生唰啦一抖,刚化好的职业妆就变了样,口红印子留在了白床单上!这可是省一级选拔上来的选手啊。”5年前,首届职业院校技能大赛上,全国旅游职业教育教学指导委员会秘书长韩玉灵非常吃惊。学生也有苦衷,受师资水平、设施设备所限,也缺少正规、专业的训练,他们甚至不知道比赛的正确标准。

  可是,有了行业的指导,通过制定和修订教学标准,以及以赛促教、以赛促学,整合各方资源办职业教育……一切开始变得不一样起来。“5年过去了,裁判打分越来越难,因为选手的差距越来越小,这说明学生的整体水平提升啦!”韩玉灵欣慰地笑了。

  转变机制

  变“管不住”为“管得好”

  “星级酒店房门卡早已经换成了智能卡或IC卡,可是一些酒店专业的教材还在讲传统门卡甚至钥匙怎么用。”韩玉灵还记得,行指委成立之初调研发现,很多地方的职业教育与行业发展脱节严重。

  “职业教育”,顾名思义,就是培养各行各业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与产业有着与生俱来的“血缘”关系。新中国成立之初,工学结合和行业企业办职教是普遍模式。但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由于行政体制改革和国企改革等因素的影响,客观上弱化了行业组织在职业教育中的作用,一些地方职业教育的培养模式、课程、教师等沿袭学科理论教学模式,职教尤其是高职成了本科的“压缩饼干”,“教育性”有余,“职业性”不足。学生无法获得充足的工作经验和技能,职教市场出现人才的结构性短缺和结构性过剩并存的“怪象”。

  “以高职旅游管理专业为例,2015年前,设置了14个专业目录,五花八门,怎么好听怎么设,有的专业方向甚至只有一个学校在招生。”韩玉灵说,对市场和人才需求心中无数,又缺乏教育教学规范和国家标准,一些院校的职业教育失去方向。

  2010年,国家教育规划纲要提出“政府主导、行业指导、企业参与”的职业教育办学机制,成立了行指委。行指委是受教育部委托,由行业主管部门或行业组织牵头组建和管理,对相关行业(专业)职业教育教学工作进行研究、咨询、指导和服务的专家组织,也是指导本行业职业教育与培训工作的专家组织。目前,全国有行指委62个,涉及交通运输、煤炭、电力等诸多传统行业,也涉及电子商务、工业和信息化、物流等新兴行业,基本覆盖了国民经济的各个门类。每个行指委成员约50人,由政府主管部门负责人、全国各地职业院校教育教学专家和相关行业的企业家、专家等组成,堪称行业指导的“国家队”。2011年,教育部印发意见,要求充分发挥行业指导作用,推进职业教育改革发展;2014年,《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提出,通过授权委托、购买服务等方式,把适宜行业组织承担的职责交给行业组织。

  “随着政府职能的转变,很多原来由政府承担的职能需要转移到行业组织身上,如职业标准、专业教学标准的制定和修订、人才培养质量的第三方评价等。”全国民政行指委秘书长赵红岗说:“把适宜行业承担的职业教育职责交给行业组织,有助于解决一些‘看得见、管不住’或‘管得了、效果差’的问题”。

  联想教育培训事业部总经理王鲁则认为,将适宜行业承担的职业教育职责交给行业企业,能提高人才培养效率,为企业节省人才培养费用。比如联想集团在对职业院校学生的授课中,就会重视“以学生为中心,思考和学生培养相关的课堂要素,不断回答谁来教、教什么、怎么教,教学发生在什么环境、怎样导入企业文化等一系列问题。”

  严格标准

  变“拍脑袋”为“听指挥”

  “嗞啦……”红油锅里满盛着辣椒,一股焦香飘来,正在炒料的小王头上微微渗出汗,老师在旁边不时指点,这是重庆火锅学院的授课现场。

  还有教火锅的学院?原来,这所学院的诞生源自行业的敏感触角。据重庆火锅协会调研显示,火锅店仅在重庆就逾2.6万家,产业链条正在向上下游延伸,人才特别是高端人才十分紧缺。在这里,学生将学到原料选择、厨政管理、火锅店选址、成本核算等知识,因为行业牵线,重庆市知名火锅大厨将亲自授课。半年期内的学员毕业后,通过考试可以获得结业证书;两年期学员毕业后,还能获得相关中专文凭。

  行业不仅给职业院校“指方向”,更是制定教学标准的关键。教学标准是职业教育的“指挥棒”,如果出了问题,就会“适销不对路”。“原来有一些职业院校学生对企业的工作流程、规范不熟悉,缺乏动手实战能力,只得‘回炉再造’。”王鲁认为,教学标准、专业设置的不合理是重要原因之一。

  对此,我国启动了中职专业教学标准、高职专业目录的制定和修订工作。“因为职业教育的需求主体和用人主体本来就在行业和部门,因此行业更了解技术技能的标准。”赵红岗分析说,行业对接企业和院校,就便于指导制定出与职业标准相对应的教学标准。

  “前几年,职业教育专业设置比较盲目,什么专业热门就一拥而上,有的甚至在一些新专业的标准、内涵、资源、师资、服务对象都尚未明确时就纷纷上马,其结果可想而知。”机械工业教育发展中心主任陈晓明介绍,有了行指委,可以用“追本溯源”的思路,用行业发展要求倒逼教学标准制定。其具体路径包括“行业发展趋势—企业人才需求—人才培养目标—专业教学标准”。

  “标准的制定,有效促进了职业教育与产业的对接。”陈晓明说,机械行指委还根据机械工业转型升级的要求,设置了智能控制技术等新专业或方向,给院校发展指明了方向,就拿高职工业机器人技术专业来说,2013年仅有两所院校开设,2015年就已达45所。

  由行指委牵头制定标准,最大优势就是有行业主管部门的大力支持。广东旅游职业技术学校与山东旅游职业学院,在广州南沙大酒店多年探索基础上,通过采用“校企贯通、产教一体”模式,探索了新型实习标准。他们将人才培养分为校内和企业两个阶段,将静态的、平面的学校教育与立体的、动态的企业实战结合在一起,教师能转换为企业咨询师,企业管理者能转换为培训师,学生能转换为职业人,实现了学校和企业的双赢。

  在62个行指委的参与下,我国实现了教学标准与职业标准的全面对接,制定并公布了410个高职专业、230个中职专业教学标准。“指挥棒”确定了,职业教育找到了方向,学生发展找准了路子,“适销对路”有了新希望。

  整合资源

  聚“满天星”为“一团火”

  北京社会管理职业学院学生李事微是个有点腼腆的男孩,原来上台讲话都会紧张发怵,可现在,他已是一名出色的婚庆主持人,在第六届全国民政职业技能大赛礼仪主持人比赛中,斩获两个一等奖。“这得感谢现代学徒制教学模式。”李事微说。

  原来,在“行业协会枢纽式现代学徒制”中,行业协会搭台,企业、学校唱戏。李事微在学校学到的每门核心课程,都由行业专家与校内教师共同承担,课后还能跟导师去婚礼现场学习。“这不仅仅等同于‘师傅带徒弟’,而是学与教的形态重构和内涵提升。”北京社会管理职业学院教务处副处长屠其雷说。

  行业组织就像一张网,将所有支持职业教育的力量编织进来,聚“满天星”为“一团火”。

  整合包括政府部门、行业企事业单位、科研机构、职业院校等各方资源,是民政行指委最重要的任务之一。5年过去了,其组织成立的中国养老产教联盟共吸纳340家行业企业及职业院校参加,主办的“养老服务业产教对接论坛”打破了一些单位“老死不相往来”的封闭局面,大大激发了各办学单位的活力。

  “民族职业院校、民族技艺传承人和相关行业企业由于地域等原因,一定程度上呈现各自为政、孤军奋战的状态。民族技艺行指委参与主办的职业教育与产业对话活动有效打破壁垒,成为推进职业院校与民族特色产业合作的良好开端。”国家民委教育科技司司长、全国民族技艺行指委主任委员田联刚介绍。在这次对话活动中,76家(位)院校、企业、民族工艺大师达成合作意向59项。

  机械行指委汇聚了一大批行业、企业、职业院校专家,不仅联合相关行业组织组建了面向现代职业教育创新实践的“机械工业人才培养行业联盟”,还在北汽集团、潍柴集团等25家大型企业中建立了教师实践基地,截至2015年底,已累计培训教师近3000人次。

  水利行指委参与组织职业教育示范院校、示范专业建设,相关水利院校和专业点先后得到财政投入1.75亿元,拉动相关方面投入10.98亿元,办学条件得到极大改善。

来源:人民日报责任编辑:黄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