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教改革:让职校人才离市场近些再近些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6-02-18 10:02围观32次我要分享

  在职业教育业内有句“行话”:职业教育要始终盯住两个市场:一是人才需求市场,二是招生市场。说的是生源、人才培养定位、市场需求等事关职业教育定位、发展与人才培养质量的大问题。

  在各种教育类型中,与市场结合最紧密的,当属职业教育。职业教育发展至今,始终面临“高就业率”与“低社会认可度”的矛盾,但仔细想想,其实问题不难破解,职业教育不仅让所培养的学生找到工作,更要让他们成为社会急缺的“紧俏”人才,不但要获得较高的薪酬,更要有较高的社会地位。

  前两年,中国领导人访问德国时曾向德国总理默克尔赠送了一把小巧精密的鲁班锁,这把鲁班锁为制造者在一台德国品牌的数控机床上制造而成。其寓意,既是向制造业“祖师爷”鲁班致敬、展示中国的制造工业,也是向德国人民传递友谊。这样一件受到德国人民高度赞誉的作品,正是出自天津中德职业技术学院3名90后学生之手。他们的创意、工艺设计、材料选择,均展示了中国职业教育培养人才的高水准。

  设想一下,当这样“扬我国威”“扬职业教育之威”的例子越来越多,当职业教育所培养出来的人才个个“含金量”十足,受到人才市场的追捧,当职校毕业生真正成为“中国制造”的生力军,职业教育社会认可度的提升,必将不再遥远。

  一所国内示范校,为何一下子停招6个专业

  “决定停招这些专业的过程是痛苦的,但也是必需的。对于学校来说,是一个重大而审慎的决定。”回忆起2015年在现有22个专业中,一下子停招6个专业的过程,北京财贸职业学院院长王成荣说道,2015年,基于北京市产业结构升级的需要,以及近两年,职业院校普遍面临的生源锐减的严峻挑战,学校召集各院系负责人,审慎评估了每个专业的优势、劣势以及未来前景,痛下决心,停招了计算机、广告设计与制作、文秘、税务、国际商务、旅游英语等专业,将这些专业或调整并入其他专业,或充实为新的专业方向;同时新增空乘专业、视觉传播设计与制作专业、中外合作旅游管理专业等。

  新增的专业方向,显然经过了科学考量与深入调研。北京财贸职业学院坐落在北京市通州区,2019年,环球影城将在这里投入使用,加之坐落在河北廊坊与北京大兴交界的首都第二机场的投入使用,“到那时,会需要一大批高素质的职业技能人才,考虑到学校的传统优势和服务区域经济的功能,我们必须应时而动、应需而动。”王成荣介绍。

  天津中德职业技术学院在人才培养方向上也是如此,作为中德两国政府在职业教育领域重要的合作项目,学院在国内率先引入德国享誉世界的“双元制”职业教育理念和模式。作为天津市百万技能人才培训计划的参与单位,学院已经结题验收的13个职业技能培训涵盖了飞机铆装、风能风机维修等“高大上”的行业,70%在战略新兴产业和装备制造业,将目光直接定位于“中国制造2025”与国家经济结构转型升级。

  校企合作、订单式培养、双师制,不能只是口号

  已经放寒假了,走进北京市昌平职业学校,“360自助创业平台”上还是一派繁忙景象。工作人员正忙着在线为客户维修电脑、恢复硬盘,经过了解,记者得知,平台上的工作人员,既是二年级的学生,也是360“订单式”培养的实习期员工,在之前两年的学习过程中,有一年多的时间都是学校与360合作培养的。“尽管仍在实习期,每个月的收入也都能拿到几千块,毕业后成为正式员工,月薪可以过万。而且,工作是基于互联网,可以随时进行,无论在家里、在学校,还是在公司。”河北籍学生孙阔远对记者说这番话时,充满了自信与对未来的美好期望。

  与“360自助创业平台”类似的校企合作项目,在北京市昌平职业学校还有很多,该校副校长郑艳秋介绍,2015年底,学校做了一件大事,与京东集团合作,成立了“京东农村电商生态中心”。“之所以说这是件大事,因为这意味着京东农村电商基地将落户在学校。学校与京东的合作,不仅立足于人才培养,还将覆盖北京市昌平区的农村电商培训、农村生态农产品的生产与销售等全过程。”郑艳秋谈道,“这是学校主动与企业合作、与行业深度融合的尝试。不久之后,我们的学生不仅可以进入京东集团工作,还可以从事电商培训、基于互联网的农产品销售等工作。他们的学习过程就是实践的过程,学校内外、课堂上下、就业前后有效衔接。等这些孩子毕业时已经是成熟、高水平的从业者。”

  天津中德职业技术学院校企合作办公室主任、继续教育学院院长周泓介绍,中德的一块“金字招牌”正是借鉴了德国职业教育“双元制”教育模式上的“订单式培养”,即“入学即入职”的模式,从学生中为企业定向培养最需要、最适用的技术技能人才。像制造业最紧俏的机械工种,学院与行业巨头博世力士乐共同举办“双制订单班”,按照“德国双元制模式”,联合培养“精密机械工”“工业机械工”和“机械电子工”,截至目前,已连续举办四期,全部入职博世公司。

  在王成荣看来,从服务区域经济的高度,职业学校与企业的合作,不仅停留在人才培养层面,还应主动充当企业发展“智库”的角色。举例说,在全国甚至海外都已经颇有名气的大董烤鸭与菜百集团,不仅掌门人或高层经理是北京财贸职业学院的毕业生,企业的发展也离不开学校为其提供的咨询与发展建议。

  从被动到主动,职业院校当提前筹划布局

  北京市教委职成处处长王东江介绍:为了应对高端制造业回流本土、低端制造业进军东南亚的趋势,实现由制造业大国向制造业强国的转型,中国提出“中国制造2025”,职业教育势必承担起重要的使命,因此,《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明确提出“要提高人才培养质量”。当前,职业教育还面临着一系列严峻的挑战,生源下降等原因给职业院校带来了生存发展的挑战,产业结构的转型升级给职业院校带来了专业设置、人才培养模式的挑战,人力资源素质的提升给职业院校师资队伍水平带来了挑战,信息技术的瞬息万变给教学手段和教学方式带来了挑战。这都倒逼职业教育必须优化专业布局和人才培养方案,切实提高人才培养的“含金量”。

  从被动而行到主动求变,王东江建议,“职业院校应该理念超前,同时超前调研,要加强与区域内发改部门的合作,跟上区域产业园区或者新项目的建设速度,结合原有特色专业基础,进行新型人才的方向性培养,并做到早于项目建成,培养出所需人才。”

  “职业教育急需在招生模式上有所突破。” 天津中德职业技术学院院长张兴会坦言,就业看涨是对职业教育最直接的促进,但扭转社会偏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当然,为了提升职业教育竞争力与社会认可度,还有一系列深层次矛盾亟待破解。王东江谈到,目前各单位普遍按照学历定工资,而非按照岗位定工资,直接导致了学历崇拜等趋势。同时,职业院校学生的学历上升通道尽管局部打通,但仍受到升学比例的限制,直接影响到学生积极性。加之目前职业资格证书与文凭分属人力社保部门与教育部门管辖,均不利于高技能人才的培养。

来源:人民日报责任编辑:江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