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职业教育+互联网”潜力巨大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6-03-07 09:11围观866次我要分享

  国务院要求,到2020年我国将形成具有中国特色、世界水平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高等职业教育规模占高等教育一半以上。

  在今年两会上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总理表示,“要大力发展现代职业教育”。事实上,作为供给侧的重要组成部分,高技能人才的供给对于供给侧改革以及中国早日实现“中国智造”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3月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开幕,听取和审议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关于政府工作的报告(以下简称“报告”)。

  在谈到教育、就业等问题时,李克强总理在报告中指出,要着力扩大就业创业。实施更加积极的就业政策,鼓励以创业带动就业。今年高校毕业生将高达765万人,要落实好就业促进计划和创业引领计划,促进多渠道就业创业。用好失业保险基金结余,增加稳就业资金规模,做好企业下岗职工再就业工作,对城镇就业困难人员提供托底帮扶。完成2100万人次以上农民工职业技能提升培训任务。

  报告还指出,要发展更高质量更加公平的教育。公共教育投入要加大向中西部和边远、贫困地区倾斜力度。大力发展现代职业教育,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加快推进远程教育,扩大优质教育资源覆盖面。提升高校教学水平和创新能力,推动具备条件的普通本科高校向应用型转变。继续扩大重点高校面向贫困地区农村招生规模,落实和完善农民工随迁子女在当地就学和升学考试政策。支持和规范民办教育发展。

  经济转型取决劳动者技能水平

  近年来,世界经济整体复苏乏力、多数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速下滑,在这一大背景下,中国经济下行压力也持续增加。今年两会上,中国制造业与服务业如何应对经济转型和结构性调整继续成为热点话题。

  以珠三角地区为例,自2008年开始的产业结构调整至今已有8年,但仍难破局。从业者的知识结构和专业技能始终未能得根本转变,珠三角地区产业工人“技工荒”现象仍在持续。中国制造业的产业结构调整仍在困境中曲折前行。

  日前,苏州市发布了《苏州市2016年度重点产业紧缺人才需求目录》,181个紧缺岗位入列,涉及金融服务、科技服务、现代物流、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制造、新材料、软件和集成电路等九大产业,其中有72个岗位的紧缺指数达到5级,属于急缺岗位。

  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和结构调整加快推进的进程中,确实出现了一些行业、企业减员增多的现象,但主要发生在个别区域和个别行业,整体而言,高水平的劳动者依旧是长期紧缺。事实上,作为社会主体构成的生产力而言,劳动者自身能力的水平直接决定了经济主体转型的进度。

  从贸易型引进到知识型引进

  “互联网+制造业”引领的变革给中国社会提出了新的命题。从上世纪80年代的进出口贸易时代开始,中国经济已经完成了原始积累。在低端领域产能过剩、高端领域技术贫乏的现状下,知识结构的调整愈加重要。

  适当引进国际先进职业培训和职业教育,不仅能够帮助企业减少人才流失,同时也对人才培养起到了推动作用。目前,中国的教育企业和培训机构仍停留在技能培训的初级阶段,对于促进就业有一定帮助,但是对于人才在岗培训和持续性教育则捉襟见肘,尤其是对于那些希望打造“百年品牌”的企业来说,创始人自身的影响力毕竟只能持续几十年,文化的传承和职业人才的培养才是企业永续经营的根本。

  以法国DEMOS集团为例,其是欧洲在职教育与培训的行业领袖, 拥有相当大的市场份额,在欧洲和全球都有非常高的品牌知名度,拥有上千门自主知识产权的在线课程,涉及管理、经意、市场营销、金融、IT、人力资源管理、行政、物流等多个领域。服务客户包括劳斯莱斯、西门子、法航等众多全球知名企业。

  值得关注的是,法国DEMOS集团日前已被一家中国教育企业收购,未来将加快在中国市场的推广。来自山东青岛的伟东云教育集团日前宣布,以占股73%的比例收购法国DEMOS集团,并将其先进的教育体系全部引入中国,与此同时,伟东云教育的优势也将从K12教育向职业化、国际化教育领域扩张。

  在业内人士看来,海外专业职教机构的加入,不仅为中国互联网教育行业发展注入一剂强心剂,也极大地填补了目前中国在职教育培训领域的空白。

  无论是政策规划的刚性指引还是从基础设施的软性配套,调结构的根本还是要依靠人的智慧和能力。增强基层劳动者的技能教育和专业化职业培训,可以有效促进劳动就业,优化产业结构,最终受益的不仅是企业,也是构建和谐社会的必要条件。

  “职业教育+互联网”潜力巨大

  李克强总理在报告表示,今年要完成1000万以上农村贫困人口脱贫任务,其中易地搬迁脱贫200万人以上。

  就目前而言,职业教育并没有在扶贫攻坚中充分发挥“最后一公里”的作用而,不少农村初中毕业生、高中毕业生,无技傍身,只能靠体力挣钱,回乡几年后便成为扶贫对象。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一方面是在一些地方的普通教育,没有考虑到学生成长和社会发展的真实需要,较少涉及到职业能力和生计的内容。另一方面,不少地方的职业教育是一种孤立、分割的职业教育,以为职业教育就是教点技能,可以养家糊口就行了,没有达到应有的效果。

  随着互联网的蓬勃发展,中小学在线教育市场已逐步形成,用户群体主要集中于院校学生,其中多以中小学生应试教育和学前教育为主。而在职业教育领域,网络的覆盖度分散、孤立,互联网职业教育的市场缺口巨大,可谓面临一片蓝海。

  职业教育的目的是培养应用人才以及具有一定文化水平和专业知识技能的劳动者,与普通教育和成人教育相比较,职业教育侧重于实践技能和实际工作能力的培养。由于职业教育实习实训设备投入大,因此职业教育所需的资金投入要远远高于普通中学。世界银行一项研究显示,发展中国家职业教育和技术学校的生均成本,通常比普通中学生均成本高153%。然而,受制于现实情况及传统观念,职业教育行业融资渠相对有限,难以满足大规模发展的需要。

  为解决这一问题,有关人士曾提出诸如组建教育产业集团,发行股票等多元化融资方式的设想,但在目前教育市场与资本市场对接机制尚不完备的情况下,这种设想的可操作性并不强。就市场现状而言,由于资金问题,职业教育对国家政策扶持依赖性也越来越大,所以公办院校逐渐成为职业教育主力。

  有分析机构指出,职业教育是我国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解决企业技工荒的重要手段。预计到2020年,职业教育市场规模将达到1.24万亿元。另外,职业教育主要面向成年人,主动接受能力强,更符合“互联网 +”模式,因此在线教育模式将有效缓解资源配置不均,降低教育成本,成为职业教育的突破口。

  按照国务院要求,2020年我国将形成具有中国特色、世界水平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高等职业教育规模占高等教育一半以上,引导一批普通本科高校向应用技术类型高校转型。由于专业针对性强、符合市场需求,高职大专院校的初次就业率甚至超过众多“211”本科。政策的大力扶持和需求的内在增长,职业教育市场将迎来快速扩容机遇。

  发展职业教育不仅需要政策引导扶持,相关上下游产业、企业的配合与协助,也能够为其助力。伟东云教育集团并购DEMOS集团,就为中国职教行业的全球化融合和资本化运作起到了示范作用。伟东云教育集团董事长王端瑞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的职业教育领域首先要表现的更加职业化,通过职业化的资本运作,邀请职业化的管理团队,提供职业化的课程资源。只有基于职业的角度出发,才能够真正为用户提供科学完善的职业规划与技能培训。面对数千亿元的市场规模,中国众多职业培训机构也应更多地向海内外先进机构学习,引进先进课程资源和管理经验。伟东的海外并购是一种方式,同时我们也希望有更多本土企业能够通过优化自身产品体系,利用开放网络平台资源,不断把职业教育市场的蛋糕做大做强。”

  发展职业教育服务“一带一路”

  教育部副部长鲁昕指出,在“中国制造2025”、双创和“一带一路 ”等重大国家战略的推动下,高等职业教育将提供技术技能人才支撑,职业教育改革发展进入黄金时期。

  “一带一路”沿线大多是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普遍处于经济发展的上升期,对职业教育有着旺盛的需求。而沿线不少国家的职业教育发展落后,人才培养水平不高,难以满足当地的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因此,“一带一路”战略为我国职业教育“走出去”提供了重要机遇。

  依据“一带一路”建设的项目,中国的教育培训机构应主动联系项目施工企业,按企业所需人才的规格和标准培养专业化人才梯队。与此同时,也应按对接项目后续工程的要求,帮助当地职业院校明确办学定位和人才培养规格,搞好课程体系建设,不断提高人才培养水平,使其更好地为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服务。

  从欧洲引进的职业教育体系是否适用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发展需求?对此,对王端瑞认为:“中国自古提倡有教无类,教育和文化的传播是没有国界限制的,面对不同地区的经济发展需求,伟东云教育也会利用自身的平台优势,通过互联网的传播,为用户推送更加合适的课程体系,为不同国家、不同行业定制区隔化的产品和服务。同时,伟东云还将通过多渠道的教育融资,升级改造当地专业设施,共同制定技能标准和专业教学标准,服务当地经济社会发展。”

  为了提高竞争能力和产品、服务质量,中国更需要高技术水平、能动性强和具有创新能力的技术技能人才,而这些,离不开强有力的职业教育。对于大力发展职业教育,习近平总书记曾作出指示,职业教育是国民教育体系和人力资源开发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广大青年打开和通往成功成才大门的重要途径,肩负着培养多样化人才,传承技术技能、促进就业创业的重要职责。必须高度重视,加快发展。

来源:证券日报-资本证券网(北京)责任编辑:江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