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量更高更公平的教育有哪些“拦路虎”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6-03-10 09:58围观22次我要分享

  “能不能保证孩子每天有一张A4纸用来画画?”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刘焱拽着话筒高声问,坐在她对面的是教育部部长袁贵仁,100多名教育界别委员坐满了整间会议室。这是3月8日全国政协教育界别联组会议上的一幕。

  “画画是幼儿培养情感的一项重要活动,在国外,小朋友每天都可以用全开纸画画,而国内很多幼儿园每周只给两张A4纸。”刘焱接着问,“能不能保证幼儿园的孩子每天至少有一张A4纸用来画画?”

  这个疑问抛出时,低头写字的袁贵仁抬起了头,他没有直接回答刘焱的问题,而是引述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的提法——发展更高质量更加公平的教育。

  袁贵仁解释说,事实上,《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已把“促进教育公平提高教育质量”作为战略目标。发展更高质量更加公平的教育,不仅是要让孩子们有学上,而且还要上好学。

  在多年关注学前教育的刘焱眼里,如果要发展更高质量更加公平的教育,就不能不提到学前教育。

  她通过调研发现,全国20.99万所幼儿园,公办园仅占24%左右,企事业办园占比超过9%,民办园占比达到66.36%。其中,公办幼儿园经费不足是无法回避的问题,“政府有钱,应当先去补农村幼教质量的短板,精准扶贫,而不是‘一刀切’的免费。”

  刘焱心中一直存着“一笔账”:“甘肃一个省级示范幼儿园,一年花在一个孩子身上的费用至少1万元,可在一个乡镇中心幼儿园则只有2000元。”

  此外,她认为,“去库存”“去产能”会使不少企业办幼儿园流失,她建议将之纳入公办园管理,留住公办幼儿园存量,全面提高公办幼儿园占比。

  与刘焱“给一张纸”的建议类似,全国政协委员、华中师范大学党委书记马敏提到的是“一封信”。

  “昨天刚收到这封信,是四川凉山地区40多个校长写给我的”,马敏说,这40多个校长刚刚结束了信息化培训,他们在信中告诉马敏,“农村学校需要教育信息化”。

  “音乐课唱歌走样,美术课欣赏欣赏,计算机课有电脑没网络,有网络没资源,有资源没师资”。马敏认为,这些都是城乡教育资源鸿沟的体现。

  除了“一封信”,马敏这次还带来了“对教育精准扶贫,打造教育城乡共同体”的提案。

  “教育公平对于农村而言现在最关键的,就是要克服城镇学校的大班额化与农村学校的空心化同时存在的矛盾。这很不均衡。”这不是马敏第一次提出这个问题,从在湖北山区调研到在北京参加各种教育论坛和全国政协讨论,几乎只要一有机会,他就会把这个问题拉到公众视线中。

  马敏带着华中师范大学的团队,联合当地政府、企业家、志愿者,做了3年的调研和试点。“我问村民为什么要把孩子送到城里去,他们告诉我,乡镇的师资不好,没啥好学校,好的课开不出来。”马敏的一个切身体会是:改造弱校除了送硬件,还要送软件。

  “软件就是信息化,用信息化来促进农村教育的均衡化,很多优质的教学资源可以通过宽带输送到乡村学校。”马敏说。

  马敏的手机相册里存着不少湖北省咸宁市偏远山村小学——桃花尖小学的照片。照片中,孩子们盯着黑板左侧的大屏幕,屏幕里正在直播“城里最好的中心小学”上的英语课,旁边的多媒体投影仪幕布上写着26个英文字母,村里的孩子还可以实时对城里的老师提问。

  这种课堂被马敏称为“同步课堂”,也是他提出的“打造城乡教育共同体”的重要手段:“以城带乡”,用数字化方式把教育资源好的城市学校和偏远地区学校“连起来”。

  袁贵仁告诉马敏,就在此次讨论的前一天,他在湖南代表团也听到了关于教育信息化的问题。一位湖南老师告诉他,虽然给了现代化教学设备了但是不会用,资源也不丰富。“如何把信息化手段和教育教学融合在一起?通过培训老师把信息化技术应用于教学中,这个意见非常好。”袁贵仁对马敏说。

  全国政协委员帕尔哈提·阿布都热依木在发言中提了一个问题:能不能让更多中西部地区的学生上重点大学?

  袁贵仁的回答是,现在农村人口上大学和城市户籍人口上大学的比例已大体相当,但上重点大学的比例偏低,从2012年,国家开始实施贫困地区专项招生计划,已从最初的计划1万人升至2015年的7.5万人,今年要做到所有民族自治县全覆盖。“贫困地区的学生没有考入普通高中的,要进入中等职业学校学习‘一技之长’,阻断贫困纽带的传递。”他说。

  有人注意到,在“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中有一个新的指标,即劳动力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从10.23年提高到10.8年。“尽管折算下来只是7个月,这也是非常不容易的。”袁贵仁说。

  这个看似不起眼儿的“7个月”,却关系到普及高中教育攻坚,提高劳动年龄人口受教育年限,进一步提升高等学校入学率等一系列问题。随着适龄人口减少和招生规模扩大,现在高等学校毛入学率已经达到40%,预计到2020年达到50%。“未来要将加强继续教育,构建终身教育体系,使劳动人口教育水平明显提升。”袁贵仁说。

来源:中国青年报责任编辑:江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