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采购应为供给侧改革全面落实发挥作用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6-04-12 11:00围观1175次我要分享

  党中央、国务院在对我国经济和社会发展做出科学的研判和定性之后,尤其是在确定了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之后,提出了新的改革策略,即强化供给侧改革。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供需结构再平衡的内在要求,也是我国当下各个领域落实执行的决定性政策。

  政府采购兼具需求侧和供给侧改革双引擎

  2015年11月,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习近平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上发表重要讲话,强调要推进经济结构性改革,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增强经济持续增长动力,推动中国社会生产力水平实现整体跃升。

  2016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二次会议上再一次强调: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根本目的是提高社会生产力水平,落实好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要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从生产领域加强优质供给,减少无效供给,扩大有效供给,提高供给结构适应性和灵活性,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使供给体系更好适应需求结构变化。

  不难看出,面对当下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常态,仅从需求侧着手已经难以发挥应有效果,而应该从供给与需求双侧入手,尤其要增加有效供给。而就行政改革而言,供给侧改革的实质就是改革政府公共政策的供给方式,即改革公共政策的制定、输出、执行以及修正和调整方式,更好地与市场导向相协调,充分发挥市场在配置资源中的决定性作用。说到底,供给侧改革,就是按照市场导向的要求来规范政府的权力和约束政府的各种行为。

  政府集中采购作为市场经济条件下特有产物,连接着政府的需求和市场的供给。政府集中采购制度完善程度和能够得以执行直接决定着政府需求和市场供给的有效性,也决定着政府需求和市场供给的有效对接。所以,政府采购不同一般意义上的购买行为,在需求侧具有超越私人消费的特有功效;而就供给侧而言,政府采购最能感知市场,更能引领市场、改变市场结构和产业结构,具有推动供给侧改革的最强驱动力。所以,客观地说政府采购是供给侧和需求侧改革的双引擎。

  政府购买作为需求侧不同于一般意义的需求

  需求是发展的永恒动力,需求侧作为与供给侧对应一侧,即使在强化供给侧改革的今天仍然应该受到重视。供需平衡是经济自始至终所追求的目标之一,在供给侧改革越来越被关注的今天,并不意味着需求侧不重要,中国供给侧改革的发展在很多方面需要需求侧的相关改革来配合。需求管理政策重在解决总量问题,注重调控。而政府采购作为需求管理政策工具,具有超越一般意义上的需求。

  政府采购是拉动内需的根本动力。需求结构由投资、出口和消费“三驾马车”组成,改善我国现阶段需求结构的方向即是为了提高消费在需求结构中的比重。国内最终消费由居民消费和政府消费构成。政府消费在作用上不仅维持自身运转,更重要的是承担公共职能,增进公共福利。按照透明国际公布的数据,在发达国家,政府采购占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5%~30%,一些国家甚至有更高的比例。而我国根据财政部发布的数据,2014年全国政府采购规模为17305.34亿元,比上年增长5.6%,占GDP的比重仅仅为2.7%。可见我国政府采购的发展潜力还是很大的。未来中国政府采购的发展将会对拉动内需产生根本性的影响。

  政府采购是提升国际竞争部署的战略工具。在国际竞争的战略部署中,有一项重要的战略工具就是该国的内需。评价一个地区的竞争优势,本国的内需是四大竞争要素之一,也被称之为“产业冲刺的动力”。在各国所有的产业中,本国内需是所有国家产业发展的核心影响力。衡量一个国家是否具有竞争优势的内需往往有三个要求:即合理的细分市场、内行而挑剔的客户,以及符合大势所趋的需求变化动向。不难看出,只有作为需求侧的政府采购才能满足这个要求。所以,作为一项战略工具,政府采购竞相被发达国家高度重视,且广泛适用。在美国,许多创新技术的成功研制也都得益于政府(尤其在国防)采购中具有前瞻性和高风险性的技术需求。互联网的研究最早是出现在美国国防部为满足战争通信需要而进行的采购活动中。GPS全球定位系统和CDMA手机系统也都是源自美国的国防采购。其他发达国家,如欧盟各国、日本、韩国也同样广泛适用政府采购这一战略工具。

  政府采购是科技创新的最大支撑。社会一旦有技术上的需要,则这种需要就会比十所大学更能把科学推向前进。企业生产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满足需求,而政府本身可以通过其巨额采购激发企业的创新积极性,政府对公共物品、工程和服务的采购在其招投标通知中已然将技术质量标准详细说明,其内涵的技术采购标准,将会引导社会企业加强自身技术的革新。政府采购所创造巨额需求有利于引导企业加快自我创新步伐。想要有创新,就一定会有成本;中国企业的科技创新,伴随着风险的同时也需要资金支持。政府采购的优惠政策可以扶持本国企业的科技创新,例如创立本国企业的优先制度;采购高新技术产品时,政府从研发期开始投资;完善我国技术采购立法等等。

  供给侧改革需要发挥政府购买的价值引领

  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适应和引领新常态的战略行动,为新常态下“怎么干”指明了方向。具体说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要更多地发挥好企业和个人的作用。政府的主要职责是把法律、法规、标准和政策制定好,给企业和市场相对稳定的预期,提高其积极性和创造性。除此之外,政府还可以发挥政府采购价值引领作用。

  政府采购促进改变政府的行为模式。政府采购将原本由政府自身提供公共服务这一任务交由多元社会主体承担,由更具专业性与积极性的社会组织提供公共物品与服务,打破原本政府在公共供给上的垄断局面。E.S.萨瓦斯认为,“政府”这个词的词根来自希腊文,意思是“操舵”。政府的职责是掌舵而不是划桨;直接提供服务就是划桨,而政府并不擅长划桨。行为模式的改变直接促进政府转变自身职能,政府采购将政府从原本大量技术与专业性的事务中解脱出来,而更集中地应对决策的制定与选择,改变以前的全能型政府模式,促进自我革新。

  政府采购引领着市场的理性发展。市场的理性发展来源于对市场的理性认知,信息的不对称导致投资决策的非理性,中国日益壮大的民间资本往往容易受到政府决策变动的影响。政府本身作为信息的最大拥有者,其决策与行为应该引导市场的理性发展。随着采购规模的不断增加,政府巨额采购的一举一动,产生的“风向标”作用程度随之增加。市场的繁荣程度离不开政府自身的投资与消费,而市场的理性繁荣程度又与政府所倡导的公共理性密切相关。政府采购作为政府行为,其本身传递的公共性价值理念,自发地引领市场的价值理性发展。

  政府采购直接调整着产业结构。产业结构的变化并不仅仅意味着各个产业占GDP的比重高低,更应强调产业自身发展水平和所产产品与服务质量的高低。政府采购本身数额巨大,且未来规模继续上升的同时,采购的种类及要求也将发生改变。政府采购最初的目的是提高财政资金使用效率,维持政府运转,而今天政府采购本身所具有政策功能使其以一种战略的高度而被广泛关注。作为一种政府宏观调控行为,政府采购不仅仅具有规范的作用,更具有促进经济发展、改善社会治理的功能。可以预测,政府采购比重中,绿色采购及创新采购的份额将会持续增加,对社会生产企业,尤其是知识经济背景下的高新技术产业的引领作用会不断增大,同时由于政府服务采购自身的长期性复杂性等特点而提出的要求标准,将会带动企业自身的升级革新连带提高产业结构的质量。

  政府采购直接决定着产品的供给质量。公共产品由于本身所有的非排他性与非竞争性的特征,使其不能仅仅作为一般商品来对待。社会对公共产品的需求随着时代的发展也逐渐产生变化,从最初的政府“守夜人”需求,到后来的政府参与调控经济,提供社会就业,再到今天大众对自然社会环境的质量要求与制度供给等等。政府采购作为政府的治理工具,其价值依归始终在于实现公共价值目标,增进社会福利。在未来的发展趋势中,政府采购尤其是政府购买公共服务,无疑会通过公私合作伙伴关系模式来实现公共服务提供机制的多元化与高效化。政府采购通过方式与合作伙伴的选择来确保产品的最优化,通过采购制度的建立来保障质量实现的长期化。

  综上,从供给侧看,政府采购改革作为我国行政改革的一个重要内容,对于改变政府的行为模式、尤其是改变政府任性购买、遏制采购腐败行为、发挥采购政策功能等方面起到了决定性作用。所以从这个角度看,政府集中采购改革实质就是供给侧改革的内容。

  (作者单位: 王丛虎: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公共管理学院/王晓鹏:西北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 )

来源:中国政府采购报责任编辑:江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