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教育进入“城”时代?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6-04-13 09:58围观1033次我要分享

  近年来,借助大力发展职业教育的政策东风,由政府主导推进的“职教城”渐呈风行苗头,记者用百度搜索“职教城”,能得到114万个结果。我国究竟有多少个“职教城”?目前难以尽数,但可以确认,职教城或类似的职教园区增多,已成为职业教育领域值得关注的动向之一。

  “职教城”领域最新的“大事件”,是今年2月29日,被舆论界评论为“中国北方最大职教城”的北京曹妃甸国际职教城在曹妃甸开工。

  公开信息显示,其总投资达到380亿元,计划在6年里,新建、迁建、改建国际化职业技术学院17所,其中包括中国“第一所”应用技术大学。

  该职教城还将通过产城配套,发展商务居住、创新创业、总部经济、旅游观光等服务类产业链,最终形成约20万人口的“中国第一海港职教城”。

  该职教城的大手笔投入令人振奋;而在高投入方面,位于巴南区的重庆高等职业技术教育城不遑多让。

  此前,该职教城在名称上完成了“江南职教城——重庆职教城——重庆高职城”的三级跳,在一些公开信息中,它被坊间理解为“西部最大职教城”。

  按计划,该职教城的总投资495亿元,2020年建成,规划常住人口25万人,其中在校学生15万人。

  同样在西南地区,位于贵州的清镇职教城是近年来颇受瞩目的业界“新秀”之一。

  该职教城于2012年破土动工建设,4所职校当年即实现入驻办学。其规划总面积46平方公里,堪称一座实实在在的“城”。

  2016年贵州省教育工作会透露,该省将加快清镇职教城基础设施和校舍建设,新增校舍面积20万平方米,完成中职招生计划30万人。

  规模显然是各地职教城建设的一个关键词,湖南省境内的株洲职教城,则致力于打造“中南地区规模最大的职业学历教育中心”。

  该职教城计划明年基本建成,届时,将有10万~12万人,在校学历教育学生8万~10万人,成为“中部地区职业教育创新之都”。

  “共享”是其备受好评的特色,力推“城内”软件一体化。不同学校的学生有望在共享体育运动场打球、在图书馆自习、在实训中心一起实训。这里还建立了“分学银行”,在职教科技园内的职业学院之间实行分学互认,企业培训和相关的实践工作经历可以分学置换;允许在职职工和有实践经验的社会相关人员修完全部课程后取得中、高职院校毕业证书。

  无独有偶,合肥职教城也具备较大的规模,总规划用地7平方公里,计划引进职业院校25所,形成15万~20万在校生规模。

  鞍山市职教城则因为专业较多而让人印象深刻,该职教城于2009年3月动工建设,目前已投入23亿元,实际建设用地128万平方米,建筑面积75万平方米。现入驻院校11所,开设了167个专业,在校生3万余人。

  旨在建设“国内一流的职教园区”的东莞职教城位于横沥镇水边村,近年来同样快速崛起,2013年迎来第一批新生。

  加上东莞市政配套设施,该职教城的估算总投资规模约20亿元。该职教城全部投入使用后在校生将达到1.5万人,每年承担的职业培训及技能鉴定将达到5万人次。

  相比之下,该职教城堪称行业里的“高富帅”,受益于今年开始实施的“东莞市技能人才培养五年行动计划”,这职教城体现出高投入、国际范的特质。

  根据该项令人兴奋的“行动计划”,该市公办高职、中职学校所开办国际课程班的生均经费标准按照高职、中职全口径生均标准提高20%;安排就读国际课程班的高职、中职学生到境外高等院校实习交流3~6个月,由市财政每人每月最高资助5000元;鼓励国际课程班学员学习期间考取国际技能资格证书,学习期满毕业后给予每人补助5000元。

  在这些名单之外,人们还能查询到天津海河职教园区、杭州下沙职教园区、长沙职教城、郑州宜居职教城、毕节职教城……

  “大学城”作为一种高等教育现象,诞生于英美等一些高等教育发达的国家。通常指的是大学发展过程中,大学本身的规模越来越大,有的大学聚集在一起,大学周围或大学校园本身成为具有一定规模的城镇,这种高等院校的集聚之地常常被人们称为“大学城”。

  上世纪90年代,“大学城”开始在中国生根发芽并迅速“繁殖”,受到了各地的热捧。

  “职教城”显然是在职教大发展的时代背景下,借鉴、移植大学城经验而应运而生的。政府往往是其决定性的力量。当越来越多的职教城开始运转,迎接他们的,有喝彩,也有质疑。

  职教城,究竟会是一个在政府推动下狂飙突进的“政绩工程”,还是符合职业教育发展规律的历史必然?让时间来给出回答。

来源:中国青年报责任编辑:荔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