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路畅谈校园足球:搞好规模打基础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6-04-14 09:37围观991次我要分享

  “我对中国足球的期待仍然是校园足球,校园足球搞不上去,别的都是瞎扯,都是虚假繁荣。”关注中国足球几十载的资深足球专家张路如是说。日前,《中国足球中长期发展规划》(后简称《规划》)出台,全文共七千余字,涵盖了中国足球未来发展的方方面面,张路认为,校园足球的近期目标是关键,更是实现中远期目标的基础。

  为什么说《规划》是个好文件?

  张路说,解读一份文件,应该首先找到文件的灵魂。“《规划》的灵魂很清楚,就是‘指导思想’部分,包括‘遵循足球运动发展规律’、‘足球普及为导向’等等表述。”回顾自己参与、研究中国足球多年来发展之路,张路说,这些都是从没出现过的提法,体现了进步。

  “之所以提出‘遵循足球运动发展规律’,说明过往的做法是不遵循足球运动规律的,太急功近利。”张路强调。

  中国足球多年的坎坷历史,经历了不少弯路。张路指出,《规划》中提到了“促进人的全面发展”,这就脱离了“踢足球仅仅是为了成绩、为了一个锦标”范畴,让更多老百姓参与其中,提高全民身体素质。

  同样,在“总体思路”的发展原则章节,提到了“遵循足球发展规律,科学谋划,以人为本,从娃娃抓起,从基层抓起,从基础抓起,有序推进,持之以恒”。张路认为,这里讲的就是要抓最底层,而不是从尖子抓起,从优秀运动员抓起,从比赛成绩抓起。这与以前是完全相反的,思维整个扭了过来,他认为非常好。

  张路直言:“中国足球这么多年上不去,就是基础太差”。张路还打了一个形象的比喻:“我们想盖一个高楼,我们不去打地基,都想着盖上边的旋转餐厅,高楼一辈子盖不起来,所以现在这个文件(中国足球中长期发展规划)讲先打基础,就是扭转过去错误的做法。

张路指出了《规划》的灵魂。中新网 翟璐摄

张路指出了《规划》的灵魂。

  一个让人兴奋的数字

  比起以往的文件,这份《规划》最让人瞩目的是,全文提出了不少具体的“标准”,不仅包括成绩上的目标,在张路最关注的校园足球领域,《规划》在近期目标中明确指出,要在2020年完成“全国特色足球学校达到2万所,中小学生经常参加足球运动人数超过3000万人”。

  张璐提出:“这是我们第一次在衡量足球运动时,不提成绩指标,而提人数,这是规模指标,这很重要。”但与此同时,他也表达了自己的个人观点:这个指标定的有些偏高,不过从足球发展上来看,这是遵循规律在办事。张路说,除了一定的人数规模外,怎样定义“经常参加足球运动”还值得商榷。

  就像上次接受中新网视频访谈时表达的态度一样,张路一直坚持,校园足球初期不能一味追求成绩。“一定不要搞以学校为单位的比赛,校外参加培训班的比赛可以参加,以课外活动的方式开展。”他表示,孩子通过踢球是为了获得健康、快乐,这才是校园足球的目的。

  在张路看来,足球人口的规模异常重要。他透露,自己曾与前足协掌门韦迪探讨过这个问题。韦迪表示,一个运动要想在世界上取得好成绩,首先规模要有。中国足球过去就是规模太差,我们踢足球的人才几万人,日本有20多万人,连泰国都有100万人,规模不行水平肯定上不去。所以,张路认为这次提出规模问题很重要,清晰点明了中国足球未来的发展脉络。

  小学足球不应与升学挂钩

  张路认为,现在家长的理念也在发生转变,在不影响学业前提下,他们并不反对自己的孩子去踢足球。“如果一周2次,一次40分钟,不影响学习,孩子出一身汗,高高兴兴回家了,家长凭什么反对?他们也认识到孩子的身体健康、心理健康是最重要的。”

  有网友提到,干脆把足球跟升学挂钩,让家长都重视起来。对于这样的设想,张路却并不认同:“完全错误,用足球促进升学,你能促几个人?大部分还是不能通过足球获得升学的,那你让他凭什么去踢足球。所以这又是一个短期的急功近利的思路。”

  几十年前,张路曾与多名专家一起制定了一套所谓的球员选拔标准,但事实证明,选拔的思路并不会甄别出优秀的球员。“只有高速度、高对抗的比赛,才能体现出球员的时空判断能力、战术思维能力、团队协作能力、和对手对抗的强硬程度、勇敢程度,这些都是测不出来的。”

  除此之外,足球不应与小学升学挂钩的另一个理由,就是尊重那些不适合足球运动的孩子,包括喜欢唱歌跳舞的女孩子。“校园足球到底怎么搞?怎样去推广?基层怎么去做?我们有哪些具体的措施?这里面就包括足球教师的待遇怎么解决?怎样调动老师的积极性?这些问题都是需要解决的。”

  夯好地基,中国勇夺世界杯不是梦

  张路说,自己是一个保守的人,之前并不看好中国足球的发展前景,不愿意说大话、空话。不过,根据《规划》提出的目标,这名足球专家首次提出了一个目标。

  “如果2020年达到3000万长期踢球的孩子(近期目标),2050年争世界杯有什么奇怪的?中间有30年,3000万能意味有多少人才涌现?说的保守一点,2020年,如果中国有1000万孩子长期踢球,就很了不得,真是就可以有底气提出2050年争世界杯冠军,有什么不可以的?”

  “小学生的年龄是7到12岁,20年后这一批人是27到32岁,正是一名球员的当打之年,前些年,我们小学的足球普及就是几万人,因此现在国家队就是眼下的水平,国足能打到现在的程度已经不错了,当年的基础太薄弱了。”

  当被问及职业俱乐部是否要参与到校园足球建设当中时,张路明确表示,不需要。“学校的普及就是教育系统的事,中超俱乐部没有这个精力去做,中超的管辖范围应该是16岁以后的青少年,建立职业俱乐部的梯队。”

来源:中新网责任编辑:黄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