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高校异地办学如何打造升级版?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6-04-28 10:13围观953次我要分享

  “全校上下必须抓住机遇,树立主人翁意识、服务意识、危机意识和竞争意识,努力让珠海校区的规划‘落地’。”4月16日,中山大学举行珠海校区办学工作会议,校长罗俊再度强调:珠海校区建设已成为学校未来五年发展的重点,是学校进入国内大学第一方阵、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新着力点和重要增长点,并称这“既是一次动员会,也是布置会,更是一次落地会”。

  这也预示着,以中大为标杆,珠海高校异地办学正在开启新的质变。

  作为特区,珠海深感发展高等教育的重要性,在20世纪末抓住高校扩招和国家办学政策放宽的历史机遇,以开放的理念与优惠的政策实践了与知名高校合作办学的新模式。中山大学、暨南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吉林大学等高校以校区、独立学院、跨境办学形式,与珠海“联姻”,使珠海高等教育在短期内得到跨越式发展。

  在创新驱动的新时代背景下,高等教育的使命进一步凸显。对于珠海而言,能否实现高等教育的高水平升级,一个关键在于能否推动异地办学的创新升级。大洋彼岸的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下称“加州大学”)巨型大学系统提供了一个可供借鉴的样本。该校共有10个校区,独立又紧密,构建完整的优势学科体系,在世界上享有极高的声誉,极大地带动了地方经济社会发展。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在珠高校异地办学如何进入新境界,打造升级版?

  A.不同的模式带来不同的挑战

  在研究者看来,珠海高校过去10多年的探索,为我国高等教育的发展、改革提供了一个综合性、复合型、开放式的创新样本,为国内实践和推广异地办学提供了不可多得的经验。

  目前珠海10所高校中,有多达8所属于异地办学。若以办学模式进行分类,珠海从外地引入的高校大致可以分为三种。一是分校式治理,承继和延伸校本部的体制模式,包括中山大学珠海校区、暨南大学珠海校区、遵义医学院珠海校区、广东科学技术职业学院珠海校区;二是相对自主式管理的独立学院,包括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北京理工大学珠海学院、吉林大学珠海学院;三是跨境办学,指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UIC)。

  从实践经验来看,这些模式都有其特定优势和面临的挑战。

  分院式治理模式,与母体学校实行“同一招生标准”“同一培养方案”“同一评价体系”,尽量保持“原汁原味”,生源素质、师资力量等均有保障,不过,学校本部的文化底蕴、学术氛围却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复制的。“仅从讲座的数量和档次来看,珠海校区就远远比不上本部。”对此,毕业于珠海某高校的胡玉(化名)深有体会。

  珠海的独立学院定位为应用型本科,在全国同类高校中整体处于较高水平。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新闻中心主任黄俊汉认为,独立学院最大的优势在于其市场化的运作方式,尤其是招生和就业两个环节对学校的反馈比较直接,使得学校在管理体制、运行机制和人才培养模式方面必须紧密围绕社会需求,不断改革创新。“办学近15年来,珠海分校的总体办学水平在提升,但是离广东省和珠海市对建设高水平大学的要求还有较大差距。在这一方面,珠海乃至全省的同类高校都存在类似的发展瓶颈。”黄俊汉坦言。

  在追求经济效益的导向下,有高校甚至被指责只为“圈钱”。分析人士也指出,相比公办院校,由于办学性质所限,独立学院同时注重经济效益的考核,存在招生规模偏大、人均培养投入相对低等情况,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部分高校的办学水平。

  作为珠海唯一跨境办学的高校,UIC则定位为博雅型大学,设有20个本科专业,大多数学生毕业后选择出国或出境深造,较少服务于珠海经济社会发展。

  分析人士指出,在创新驱动的时代命题下,珠海要实现高等教育发展的高水平升级,重中之重就在于推动异地办学的“创新进化”。

  B.加州大学系统的启示

  怎样让异地办学焕发新活力?美国加州大学的发展或许可以提供借鉴。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曾表示,“珠海在创新人才和高等教育方面还有差距,比如圣地亚哥就有好几所美国一流的大学”。今年春节,南方民间智库专家委员会副主席彭澎第三次到访美国圣地亚哥。他介绍,不少中国留学人员和移民去圣地亚哥,是冲着那里的科技创新平台去的。其中,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CSD)又是首选之地。

  这所分校结合地方优势,强调研究型大学定位,每年研究经费拨款达19亿美元,理科师资排在全美公立大学首位,出过20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圣地亚哥聚集全美最多的生物公司以及高通、德州仪器等公司,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发挥了凝聚人才和支撑科研的巨大作用。这背后,加州大学系统而卓有生命力的异地办学模式功不可没。

  在美国高校中,异地办学已有较长历史,其中尤以加州大学系统最具代表性。作为美国最早建立的多校区研究型大学,加州大学由10所公立大学组成,其校区分处加州各市,各自作为独立的大学而存在,但又紧密联系。加州大学管理体系中,总校和分校的关系体现出“集中决策、分散经营”的特点。加州大学有一个董事会作为整个大学的最高决策机构,负责全局性事务,董事会再任命10个分校校长,分别行使在各分校的行政管理权力,每个加州大学的校区都拥有极大的自主管理权。

  在吉林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长赵俊芳看来,此种关系的形成取决于加州大学是个巨型大学系统,各校区不适合统一管理,权力适度下放便于分校更好运行。“如今加州大学系统更像是一个自治的联盟,大学系统对分校的实际管理能力逐渐削弱。”加州大学多校区中并没有所谓的“主校区”,各校区相互独立又统一。“加州大学系统下的学校准确而言并非分校,是一个独立的法人。”深圳大学副校长李凤亮分析。“加州大学各校区发展强劲,一个重要的原因基于独立办学的理念,‘管理独立’‘师资独立’和‘招生独立’,各大学之间较少有管理和财务上的关联。”曾在美国加州大学做访问学者的彭澎介绍。

  因此,加州大学每一所校区会做出与所在地适应的定位,再通过市场力量调节,各校形成完整的学科体系,并办出风格和特色,如洛杉矶分校成为商业金融、高科技产业等专业人才的摇篮,戴维斯分校重点发展农学,圣地亚哥分校则突出海洋科学、医学、计算机等学科特色。“加州大学设有大量研究机构,这些机构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教学系统,教师会将最新的研究带进课堂,向学生提供很多创新实践的机会,将人才培养、学术研究和产业发展相结合。”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副院长史秋衡曾多次前往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进行学术交流,他认为,除了发展模式,目前国内高校人才培养还基本局限于课堂上按教科书灌输知识,研究和教学处于分离状态,可以有针对性借鉴加州大学的人才培养模式。

  C.差异化内涵式发展是未来重点

  势易时移,珠海校区发展遇到瓶颈的同时,也正面临着历史发展机遇。罗俊表示,中山大学已将珠海校区建设作为未来五年发展的重点,计划完善学科布局和人才培养体系,把珠海校区建成文理医工学科门类齐全,具有一流办学水平的现代化滨海校区。

  其他高校也动作频频。暨南大学珠海校区在未来五年也将建成10个整建制学院和10个研究院,学科领域以工程类为主,与本部校区实现差异化发展。

  “珠海分校是北师大今后发展的着力点,未来5—8年或实现统一并轨,有望在一本招生。”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党委书记唐伟表示,北师大一直将珠海分校作为其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重要组成部分,部分学科、师资力量、国家重点实验室及研究基地正准备逐步向珠海转移或设立分支机构,为地方发展提供智力支持。在“十三五”期间,北师大将优先在珠海发展医学与健康、信息科学技术、资源环境工程、新材料等相关学科。此外,北师大将进一步增强北师大研究生院珠海分院实力,在现有的11个硕士研究生专业的基础上,增加招生指标和投入,“十三五”期间积极推动博士点建设。

  在彭澎看来,今后的中大、暨大等珠海校区一定程度上将具备加州大学分校办学模式的特征。他建议,珠海可以进一步引导、鼓励其他名校的珠海校区按此思路发展,突出发展理工科教育和研究型大学,分门别类地建立优势学科,形成各有所专的研究方向,吸引海内外大学来此设立研究所、研究中心,并辐射到城市经济和产业结构上。

  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教授于长江则认为,中国教育体制与美国不同,在中国大学主要决策权仍在校本部,建分校是为了更好地带动主体学校发展。“对于珠海大部分高校来说,重点在于深度把握好总分校关系,并进一步平衡校区间的统一性和多样性。”

  史秋衡表示,国内母体大学往往按照旧有经验管理分校,但实际上,很多母体大学本身管理方式有所欠缺,再加上没有结合异地实际情况办学,往往会事倍功半。“从加州大学发展进程中可以看到,异地校区建设在体量上增加的同时,还应当注意不进行重复建设,各校区突出特色,才能更好地走内涵式发展道路。”赵俊芳也指出。

  ■相关

  深圳高教异军突起,珠海能学什么?

  深大和南科大列入广东省高水平大学建设计划,中大深圳校区、哈工大(深圳)和深圳北理莫斯科大学获教育部批准筹建、天津大学—佐治亚理工深圳学院建设签署备忘录、港中大(深圳)首届博士研究生招生启动,清华—伯克利深圳学院、湖大—罗切斯特理工设计学院(深圳)完成首批招生……去年以来,深圳高等教育建设“突飞猛进”,目前共聚集了28家境内外优质高校在深办学,引进的清一色是国内外一流高校。“异军突起”的深圳,有哪些地方值得珠海学习借鉴?

  2010年,深圳只有深圳大学、暨大深圳旅游学院两所本科院校。但到了2015年11月,短短5年间,深圳已经汇聚了28所国内外一流高校合作办学,并与68所国内外大学建立了密切联系,实现跨越式发展、爆发式增长。而深圳创新驱动之所以引发全国甚至全球注目,与高等教育的发展是分不开的。

  一个重要原因在于深圳走出了一条以建设“特色学院”为理念的高等教育发展道路。标志性事件是深圳于2013年出台《深圳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快特色学院建设发展的意见》,提出要重点在生物、互联网、新能源、新材料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和医疗卫生、环境保护、金融等重点支持领域,与国内外著名高校与科研机构或企业强强联合建设10所“特色学院”,培养高端人才。每年安排不少于10亿元资助经费,主要用于重点支持领域特色学院的建设和发展。符合条件的特色学院,还可按照市属高校标准给予办学经费补贴。

  深圳“特色学院”突出专业导向,按照“小而精”原则,坚持特色化、专业化发展,追求规模和质量并驾齐驱。这基于深圳对“特色学院”有着高标准的把关,要求参与合作的境内大学原则上应居全国综合排名前30名或专业排名前5名,境外大学原则上应居全球综合排名前100名或专业排名前20名。

  “合作办学作为现在深圳高等教育主流发展方式,具有见效快、效益好的特点,利于增强高校综合实力和竞争力。”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教授于长江表示。

  纵观近几年深圳高校发展,不难发现与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密切结合。对此,彭澎等专家建议,珠海高校在这方面已有较好基础,可进一步加大力度,培养与珠海产业特色、城市经济相吻合的学科体系,例如发展海洋科学、生物工程、信息技术、文化创意等与高新科技产业、高端服务业和先进装备制造业息息相关的特色学科体系,引导珠海高校培养更多人才,并留在珠海为创新驱动增添动力。

  同时,珠海可进一步突出高标准、高水平,瞄准学科优势与本地产业结构相匹配的世界一流大学,采取和本地高校合作办学的形式,开展国际合作办学,建立中外合作的真正意义上的研究型大学。

  观察眼

  异地办学升级要把握四要素

  目前,珠海高校发展已走过初创期,在新时期创新驱动发展的要求与机遇下,异地办学模式也面临新的挑战,如办学目标、办学层次与母体学校存在差异,管理模式不完善,对地方发展的支撑能力不够强,教师流动性大等问题,制约办学水平迈上更高的台阶。

  面向未来,从国情、地情和校情出发,从问题导向出发,校地应共同把握高校定位、管理机制改革创新、校园文化建设、政府服务职能提升等四大要素,进而推动异地办学升级,加速高水平大学建设。

  首先,异地办学需进行重新科学定位,彰显办学特色。在创新驱动的时代要求下,异地办学更不宜重复建设,必须立足长远,坚持高起点、高标准、高投入,办出新的特色。高校可根据“十三五”发展的总体规划和目标,对在珠分校区的功能进行重新规划定位,包括分校区办学目标的定位、学科结构的定位、办学层次的定位等;走差异化、本地化发展之路,依托母体大学的学科和品牌优势,科学规划学科建设和专业设置,增强适应市场的灵活性、对母体大学优势专业的继承性及面向未来的前瞻性,着力培育特色学科和优势学科,突出办学特色和发展潜力。对于珠海来说,独立学院的升级十分关键,这需要争取国家政策支持,从办学性质、经费投入、项目支撑等方面予以突破,推动独立学院进一步将办学效益放在首位,避免经济导向,提升发展水平。

  其次,注重管理机制的改革创新,为分校区发展营造更好条件。目前,在珠高校异地办学仍或多或少存在主分校区间教学与管理的矛盾,影响了校区发展。相对独立、灵活高效、现代化程度高的管理机制应该成为高校异地办学的追求目标。比如,能否借鉴加州大学模式,赋予分校区更大的自主权,完善由学校统一领导,相对独立运作、精简高效的管理体系,既保证学校整体部署实施,又能提供分校区因地制宜发展的空间。

  再次,加强校园文化建设,提高校区的文化品位。珠海多数外源性高校校区的硬件设施比母体大学更先进、齐全,但缺乏老校区浓厚的学术氛围和文化底蕴,缺乏校园文化传承的自然启蒙机制,相当比例的学生没有在校本部学习的经历,易出现归属感薄弱的心理。因此,异地校区文化建设势在必行。一方面,要传承原有的大学精神;另一方面,也要有所创新,结合地方文化形成具有自身特色的新校园文化,与主校区实现“和而不同”。

  最后,充分发挥政府服务职能,为异地校区发展提供有力保障。总体而言,目前,珠海大学园区周边的环境仍有提升空间。譬如,相比主城区,唐家湾、金湾等主要大学周边仍相对缺少诸如住宅小区、商场、医院、中小学、公共交通、餐饮等配套。如何加大力度,建立良好的合作机制和推进机制,啃掉“硬骨头”,为在珠高校的发展创造良好的外部环境,这是地方政府的职责所在。

来源:南方日报责任编辑:江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