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谈大学草根创客创能量哪里来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6-05-09 10:34围观689次我要分享

  在李克强总理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理念的同时,他亦将草根创业者与民间的创新力量称为“中国式创客”,甚至用经济“新引擎”这样带有丰富信号意义的词描述这些草根之于这个国家的意义。大学校园中,就有千千万万这样的“中国式创客”,他们有理想、有情怀、有技术、有创意,他们是撬动中国“新经济”的杠杆。但他们也有草根创客的烦恼,如平台、资金、人脉等问题。在第二届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启动之际,我们特邀在高校创新创业教育及风投领域颇有影响力的专家与企业家探讨——

  主持人:李薇薇

  访谈嘉宾:

  上海交通大学党委副书记,创业学院院长 朱健

  长江学者、中国高校创新创业教育联盟秘书长 孙宏斌

  英诺天使基金合伙人、水木清华基金理事 邓永强

  清华控股创业孵化总监、清华xlab环保中心主任 庞雅宁

  认知:好项目不需要迎合投资人

  【新闻眼】以视频内容制作走红的papi酱被有关部门要求接受整改,这无疑给网红经济浇了一桶凉水。虽然其第一笔冠名广告投标价为2200万,但网红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已遭到质疑,其背后潜在的问题和风险也逐渐浮出水面。

  主持人:papi酱作为草根创客代表之一,她们与资本对接的模式成了大学创客所热议的话题。但对大学草根创客而言,他们是否更需要明晰,自己认为的好项目如何与投资人眼中的好项目相匹配?

  朱健:papi酱赢得著名风投的青睐,这在一定程度上让更多的草根创客有创业信心。而papi酱的成功,当前阶段看更多启迪的应是一大批创投机构。资本从以前关注盈利到关注用户保有量,接下来的发展模式完全可以再突破。进入到创意创新项目引领的新的创投环境,什么是好项目?具有独创性,创业者对未来、对自己有信心的项目就是好项目。

  孙宏斌:对于草根创客而言,首先要明白,真正的好项目源自内心的兴趣与热爱,只有兴趣与热爱才能保证创客在面临困境时不轻易放弃。其次,只有做对社会有益的项目,投资人才有可能感兴趣。papi酱被要求整改,从一定角度揭示了好项目的内涵:一是社会所需要,二是正能量。“兴趣+热爱+有益”是所有大学草根创客应认真思考的问题。

  邓永超:朱老师和孙老师的观点都非常好。不过,我更想尖锐地指出:没有所谓的投资人眼中的好项目,只有自己擅长的、能够做好的方向,迎合投资人毫无意义。

  庞雅宁:作为大学草根创客,要基于以下两点进行事业价值考量:首先,能够与专业相匹配并具有足够的创意。其次,一定要想清楚为什么要成为创客。

  需求:提供可以试错的创客空间

  【新闻眼】袁瀚是一名地道的草根创业者,曾在12年内开垮了5间公司,他将失败经验总结成5个字,即:嫩、乱、急、盲、重。袁瀚是众多失败创客中的一例,也说明草根创客缺少孵化和支持等弊端,导致创业有可能开始即结束。

  主持人:许多类似于袁瀚的草根创客与成功之间可能只差一个适合自己的孵化空间,高校能为大学草根创客提供怎样的创客空间,创客空间建设应具备哪些重要元素?

  朱健:从袁瀚自身角度看,5次创业失败并不是坏事,因为经历本身就是财富。但对于高校而言,把更多的袁瀚推到创业浪潮中,恐怕是不恰当的。高校创客空间,首先要提供的要素是导师。动员更多相近领域的创业校友,来担任准备创业的“袁瀚们”的导师,可以避免其走许多弯路。其次要提供的是资金、场地和氛围。不少高校都有各类大学生创业训练计划,可以引导“袁瀚们”在校期间进行创业练兵。这样的练兵成本相对较低,勇于试错才会更有方向地成长。

  此外,高校创客空间的职能和目标,不能仅仅是帮大学生创业成功,还应具有的职能是:通过在创客空间的历练,让部分草根创客能知难而退,明晰自己在知识、能力储备等方面还需要积累,或是创业时机选择上还需要等待。

  孙宏斌:创业非小事,创业的成功率是很低的,大学生创客的成功率更低。创业成功的因素包括创新、管理、人力和资金等方面。大学生创客有热情和激情,也不缺乏创新,但在经验、各种资源等方面是欠缺的。因此,好的创客空间应能协助草根创客提供这些所欠缺的方面。而对于校园创客空间,并非鼓励大学生都去创业。因此,好的校园创客空间是一个能给校园创客提供畅想与可试错的创新场所。

  邓永超:高校的创客空间,首先要有一批以校友为核心、真正创业成功或投资成功的企业家和投资家为创业导师,他们愿意付出自己的经验、精力、资源、资金,真心实意地、面对面地辅导和支持师弟师妹们创新实践。校友了解学校和专业的特点,对老师和学生有感情。

  其次,要组织这些创业导师成体系地培训、辅导创业团队,在产品、销售、市场、管理、融资等多方面以实际的案例,最好是有实践环节,让团队在实战中尽快了解市场并对接有用的渠道和资源。清华大学开设的创业导引课,水木清华校友基金为大学生创客提供的“创享+创业”加速计划,就是这样的培训和辅导体系,事实证明很有必要。

  扶持:创新不是复制而是寻求颠覆

  【新闻眼】当今时代陷入了阅读碎片化、传播碎片化状态,但目前的传播渠道大都是微博、微信、优酷等平台,这为擅长应用视频技术的创客提供了最佳空间,但科技含量更高的项目在视频传播上并不具备优势,这使一些草根创客在品牌传播中频频受挫。

  主持人:每一个大学草根创客所具有的创能量都不容小觑,我们可以利用怎样的激励或是刺激性手段,为大学生搭建更优质、更实效的平台,以激发大学草根创客的创能量?

  朱健:大学草根创客,其特殊性之一为:是老板的同时也是用户。创客能否成长,创业内容是否能得到市场认可,并不需要仿照传统营销模式,花巨资进行广告和品牌推送,而通过技术突破、改进用户体验,可能是更合宜的发展路径。例如,上海交大校友汪冠春的创业产品“来也”,旨在打造贴心的私人助理,上线半年多,用户就突破了100多万。我也是“来也”的忠实用户。

  对于大学草根创客,高校还能如何支持呢?很重要一点是为草根创客的产品提供市场,甚至提供第一笔订单。“交大万物”是一批有情怀的交大校友所创,主要开发各类文化产品。上海交大坚定地把120周年校庆的相关纪念品开发和市场销售业务交给了“万物商店”。这一做法,有效扶持了“交大万物”在初创期的成长壮大。

  孙宏斌:高校创新创业教育,不仅仅是提供一个平台,更是要打造创新创业教育的“生态系统”。比如说,营造好的创新创业氛围,让大学生切实感受到创新创业的热潮。具体举措可以有“创业导师进校园”“创客兴趣小组”以及各类创新创业大赛等。

  庞雅宁:首先创能量应该由大学生创新创业教育为基础,在校园内构建较为完善的创新创业文化系统,更大限度地培养学生创业精神。其次是大学生创客所要追求的不是复制原有的创新,而是颠覆的创新精神。

  聚焦:持续能力不会被轻易打击

  【新闻眼】百度上类似“本人有闲置资金找项目或者合作投资”的词条达1,730,000个。以往都是有项目没投资源,很多好的创意胎死腹中。今年第二届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成立了中国高校创新创业教育联盟投融资专委会以及全国高校创新创业投资服务联盟,以便为大学草根创客提供资金和技术等支持。

  主持人:与以往不同,当下呈现出“投资追逐项目”的趋势。但在一些项目投资上,即使有巨额资金投入也不一定能保障项目成功,如曾经在互联网领域获得几千万美元投资却惨遭失败的亿唐公司。对于大学草根创客而言,如何在利好的政策面前,既成为投资者的好选手又成为好项目的领跑者?

  朱健:目前创投环境确实较前几年改善很多,这对大学草根创客群体是福音。但一个项目动辄能拿到数百万元的天使投资,对于一位草根创客来说,可能永远是别人的故事。我们接触到不少大学生草根创客,他们依然在为资金发愁。一次次的路演、沟通,却仍然打动不了投资人。对于大部分创投机构来说,最终成功、带来回报的不过十之一二。故此,他们要花大量精力去鉴别,面前的创业者会不会是可能失败的90%的其中一员。

  如果坚信是投资者的好选手,那就持续找项目对口的创投机构去游说。如果坚信是好项目,则不妨举债亲朋,先把项目做下去,做到一定阶段再去找资本。

  邓永超:大学生创业,首先就要根据自己团队的能力、资源、资金等,来规划自己的产品和服务。如果在技术研发上(包括互联网、新材料、环保、健康等方面)有独到之处,那么可以进一步借助学校实验室、老师和校友的资源寻求支持,进行市场化的应用、开发和推广。天使和风险投资人,看好的是创业团队的素质、产品开发和运营能力以及执行能力,大学创客必须专注再专注、聚焦再聚焦、快速再快速,瞄准一个领域、一个渠道、一个产品,以尽可能少的资金、最快的时间,去树立本阶段比较好的里程碑。

  庞雅宁:作为投资人对于大学生创业项目来说,不仅是财务投资人,更应该作为战略投资人,为项目提供更多的行业资源对接。而对于大学生创业来说,不仅仅是资金,而更多是资源的聚集与链接。

  风险:低成本创业并非零风险

  【新闻眼】“无成本创业,商家全程服务”“低风险创业”等成为致富商机网、创业商机网等创业网站吸引眼球的关键词,事实上,从papi酱无需包装只是通过在微博平台上传短视频而走红的现象来看,这种低成本,甚至零门槛的创业模式不失为一种发展趋势。

  主持人:靠制作视频内容走红的“罗辑思维”与Papi酱看似没有太大的区别,产品均具有鲜明的人格特征,并且可以低成本输出内容,但这种低成本创业及“网红经济”是否就不存在风险?有的话,风险在何处,是否可控?

  朱健:papi酱是有经纪人的。网红经济也存在风险。这其中的风险,投资人比我们看得更明白。著名风投投资papi酱,没有正向去考虑“盈利”“用户数量”,而是反向思考了两个问题:一是papi酱作品的独特性和可持续性。会不会此后江郎才尽,这是资本所担忧的;二是papi酱对自己有没有信心?papi酱投资人徐小平曾提到:“在投资papi酱之前,曾有企业愿意花80万元植入广告,但被拒绝。papi酱当时还是没有任何收入的学生,但她对未来有信心。”可以看出,风险与团队领军人物的决策能力息息相关。

  孙宏斌:低成本创业值得鼓励,有益于降低创业门槛,而网红经济则不值得提倡。新时代创客不应脱离创新,创新是社会发展的动力源泉。网红经济本质是“眼球经济”,并不存在普遍可以复制的基础,成功的可能是极少数。

  庞雅宁:网红经济更多靠的是“粉丝经济”行业模式,这本身就有很大风险,受政策与市场的影响很大。所以我们更应注重技术创新,拒绝商业模式的炒作。

来源:中国教育报责任编辑:小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