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装备资讯
  • 热点专题
  • 人物访谈
  • 政府采购
  • 产品库
  • 求购库
  • 企业库
  • 院校库
  • 案例·技术
  • 会展信息
  • 行业日历
  • “双一流”建设将助推高校分类发展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6-08-01 11:26围观105次我要分享我要投稿

      教育部官网近日宣布382份规范性文件失效,其中有与“985”、“211”工程相关的文件,一时间被外界解读为“985”、“211”两大工程被废除。随后,教育部回应称,中央对新时期高等教育重点建设作出新部署,统一纳入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

      “双一流”大学建设启动,引起教育界广泛关注。多位专家认为,此次变革意味着中国高等教育评价体系新的变革。此次变革会给中国高等教育带来什么影响?“双一流”该怎样推进?“不能一把尺子评价所有教师,文理科学校、综合类和非综合类大学、中央和地方大学教师评价体系都应该不同。”7月30日,全国人大代表、长江教育研究院院长周洪宇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要建设“双一流”,高校分类管理势在必行。

      重点建设需创新实施方式

      一直以来,废除或保留“985”和“211”的争议不断。2015年8月,中央审议通过《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下简称《方案》)。在《方案》中,明确指出,“‘211工程’、‘985工程’等重点建设也存在身份固化、竞争缺失、重复交叉等问题,迫切需要加强资源整合,创新实施方式。”

      湖北某高校教授对长江商报记者直言,“人为圈定的高校等级,就会带来地域差异的不公平。这不仅仅是教育的不公,更是地域的不公。”该教授称,这两大工程有太多非学术因素,造成不同大学之间在财政拨款、科研资源、生源招募和师资流向的壁垒。而且参评后的高校没有淘汰机制,使一些高校没有了竞争意识,但其又拥有很多资源,这是对国家教育资源极大浪费,影响了其他学校的发展。

      数据显示,在今年4月15日,教育部公布的2016年教育部直属高校部门预算中,记者看到清华大学、浙江大学、北京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的年度预算经费远超其他高校。

      除此之外,“211”学校分布在31个省市。从数量上看,北京有26所居首位,江苏11所和上海9所位列第二和第三。从比例上看,北京有84所普通高校,26所“211”学校,占比30.95%。河南普通高校数量超百所,但是“211”学校却只有一所。浙江省高校超80所,但“211”学校仅浙江大学一所。湖北高校数量129所,但“211”学校也仅有7所。

      周洪宇表示,近年来,我国高等教育取得了长足进步,但我国高等学校仍存在分类不清、定位不明、发展方向趋同等问题。大多数高校还是一个模式、一种发展路径,按照传统的精英教育模式培养学生,“千校一面”的局面愈演愈烈,这一方面严重违背了高等教育发展的自身规律,一方面严重制约了高等教育核心竞争力的提升,成为制约我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一流建设的重要“中梗阻”。

      一些高校或因优势学科迅速崛起

      “双一流”建设给“985”、“211”带来的反思在于,要建设一流大学, 不能光追求规模效应,必须要有一流的学科建设。浙江一高校某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这对浙江高校教育来说是好消息,浙江一些有很好优势专业和学科的高校有崛起机会。

      河北一高校负责人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在国外学科评价体系下,国内一些高校优势学科已进入全球排名前列。“双一流”给一些具有优势学科的高校带来迅速发展的机会,而一些原来没有优势学科的两大工程高校则会被淘汰。

      武汉大学教授伍新木对“双一流”改革也持积极态度, “这是对大学基本功能的回归。”伍新木对长江商报记者说,中国高校分类从过去对应不同级别(部属、省属高校),到评定“985”、“211”,再到现在“双一流”,是中国高校评价体系从行政层级到注重学科发展的改变,是去行政化的改革,是一种更为科学的评价体系。伍新木认为,高校要建设“高原学院、高峰学科”,高校建设必须要有优势学科做支撑。同时,在扶持优势学科时,也要注意少数学科的发展。

      “‘双一流’让所有高校都有了机会。”湖北阳光教育研究院院长叶显发对长江商报记者说,高校改革的核心应该是放权给高校,高校的发展应该是一个自发的过程,不应该有过多人为干涉。“在新的评价体系下,更容易形成由学科带头人+优秀学生形成的人才梯队,这对国家的人才储备是有利的。”

      实际上,一些高校已经着手“双一流”建设。武汉理工大学研究生院院长吴建锋介绍,目前武汉理工大学在建设内容方面,按一流学科引领项目、一流学科提升项目和一流学科培育项目等三类项目予以实施。改变过去以单位和个人为对象的建设模式,变为以协同创新团队为主体进行建设,协同创新团队实行首席专家负责制。

      建设“双一流” 高校需进行分类管理

      在《方案》中,目标提出到2020年,若干所大学和一批学科进入世界一流行列,若干学科进入世界一流学科前列。7月29日,教育部称具体实施办法和配套政策,相关部门正研究制定,拟于今年启动新一轮建设。

      对于如何建设“双一流”,“双一流”学科建设中有哪些瓶颈?周洪宇认为,“双一流”的建设涉及教育部、财政部、科技部及人社部多部门合作。其次,“双一流”建设不能仅靠政府财政,也需引进民营资本、社会力量的参与。周洪宇称,依据国外办学经验,社会投入往往比政府投入更大。社会力量可作为第三方,更加中立、客观地对学校进行评估。“这不仅是从财力上有利于学校发展,更是从公平角度有利于学科良性发展。”

      “‘双一流’建设核心还是人才培养。人才一方面是自身培养,另一方面是引进国际人才。但是现行的一些政策还有局限性,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人才的引进。”周洪宇称。

      他认为,推动高等教育实现由“高等教育大国”向“高等教育强国”转变,建设“双一流”,需要建立高校分类体系,实行分类管理。发挥政策指导和资源配置作用,引导高校合理定位,克服同质化倾向,形成各自的办学理念和风格,在不同层次、不同领域办出特色,争创一流。

      周洪宇认为,我国高校分类管理应实施高效智能、财力资源、学科专业、人力资源、评估方面的分类管理。研究型大学科研以基础研究为主,人才培养以学术型为主;应用型高校的科研以应用研究为主,人才培养以应用型为主;技能型院校以社会科技服务为主,人才培养以技能型人才为主。实施学科专业分类,将学科专业划分为不同类型采取不同发展策略,有的优先发展规模,有的以质量提升为主,有的规模与质量协调发展。

      “对于人才培养,高校应按照不同人才培养目标进行分类评估,研究型大学教师应突出学术性,应用型高校教师应突出知识性,高职院校教师应突出实践性。”周洪宇直言,建设“双一流”学科和大学,核心是要解放教师的思想、调动教师积极性和首创性,根据不同学校情况,建立一套更为科学合理的学术评价体系,不能功利化、现实化。“不能一把尺子评价所有教师,文理科学校、综合类和非综合类大学、中央和地方大学教师评价体系都应该不同。”周洪宇认为,要建设“双一流”,高校分类管理势在必行。

    来源:长江商报作者:吴婷责任编辑:云燕我要投稿
    2018中国(北京)未来教育装备展示会
    采购网二维码

    扫一扫,欢迎关注

    教育装备采购网官方微信

    掌握教育装备行业最新、最权威资讯

    产品线 企业简称 成立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