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装备资讯
  • 热点专题
  • 人物访谈
  • 政府采购
  • 产品库
  • 求购库
  • 企业库
  • 院校库
  • 案例·技术
  • 会展信息
  • 行业日历
  • 张德兴:国家重点实验室要避免简单粗暴的末位淘汰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7-03-20 15:11围观216次我要分享我要投稿

      “历经30多年发展,我国已经建成了较为完备的国家重点实验室体系。250多个国家重点实验室,作为我国科技创新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集聚了应用基础研究领域的重要资源,是我国冲击科技前沿的重要力量……”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张德兴在肯定国家重点实验室取得的成绩的同时,也坦言目前国家重点实验室的管理、运行、评估机制仍存在一些问题,应引起高度重视。

      评估要避免简单粗暴

      “五年一次的国家重点实验室评估在评估原则上存在问题。”张德兴认为,定期评估的目的是为了总结经验和成绩,发现问题,促进实验室更好地发展。然而,国家重点实验室评估采用“大组、大同行”的模式,摒弃了此前形成的基于“分类评价”“同行评议”原则的评估体系,定下了“末位淘汰”原则。“这样做确实降低了管理成本,但是过于简单粗暴,对某些学科而言,代价或许过于沉重。”张德兴说。

      据了解,国家重点实验室的评估采取“大组、大同行”模式,由于每一组涉及众多不同学科,评估专家不可能有足够宽泛的专业背景对实验室进行科学评价,这样一来,论文情况就成为绝对评估排序的重要因素。

      张德兴举例说,比如生命科学领域的75个国家重点实验室分成被三组进行评估,其中,基础生物学组由15个国家重点实验室组成,涵盖植物科学、神经科学、结构生物学等研究领域,一共安排了30位评审专家。但据他了解,熟悉基础生物学领域的专家只占极少数,可能只有四五位。

      “很难设想一位评估专家有足够宽泛的专业背景对多数实验室进行科学评价,对于任一实验室显然都无法做到同行评议,因此,SCI、影响因子等在不同学科间差异显著的定量指标,势必在评估中产生巨大影响。”张德兴说。

      “结果是,对于一些冷门学科和经典学科而言,很难发表出引用率非常高的SCI论文,就会被排在末尾。”张德兴表示,而在“末位淘汰”原则下,就是国家重点实验室要么被摘牌,要么将不再给予专项经费资助。

      建议采用差别支持手段

      张德兴讲述了一位从事地学研究的科学家朋友的“惨痛经历”:有一个实验室,就因为评估排在末位,被摘掉了国家实验室的牌子。

      这个实验室的主任是一个老院士,得知实验室被摘牌后感慨道:“我们已经把科研成果和热情写在了祖国的大地上,可是当我们还在青藏高原上做研究时,却发现这边牌子被摘掉了。我们不得已离开工作半个世纪的地方,离开生死与共的兄弟们!”

      “出现这样的问题,严重影响了国家重点实验室的健康发展,长此以往,必然会使我国在很多领域丧失优势,并失去国际学术影响力和竞争力。”为此,张德兴认为,“在实验室评估中要回归分类评价和同行评议的国际学术评价基本原则,即采取国际通行的‘小同行’评议的办法。只有小同行专家才能真正判断这个实验室做了什么,才能权衡它在这个领域的地位和贡献;要舍弃简单粗暴的末尾淘汰机制,采用差别支持的手段。”

      就具体运行细节,张德兴表示,应尽快修改2008年颁布的《国家重点实验室专项经费管理办法》,明确专项经费中的基本科研业务费必须平均分配给每位学术带头人,以保证科学家能够实实在在地开展持续深入的系统性研究;放开对科研仪器设备费的原有限制,赋予国家重点实验室自主支配权;允许有条件地列支国家重点实验室专职仪器管理人员的工资。

    来源: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作者:李争粉责任编辑:王道我要投稿
    采购网二维码

    扫一扫,欢迎关注

    教育装备采购网官方微信

    掌握教育装备行业最新、最权威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