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装备资讯
  • 热点专题
  • 人物访谈
  • 政府采购
  • 产品库
  • 求购库
  • 企业库
  • 院校库
  • 案例·技术
  • 会展信息
  • 行业日历
  • 杨宗凯:教育信息化,到底应该化什么?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7-04-21 16:48围观375次我要分享我要投稿

      近日,WE+ 2017 智绘互联校园新生态峰会在南京举行,会上华中师范大学校长杨宗凯做了题为“教育信息化,教育创新发展的新动力”的报告。他从技术改变教育、通过深度融合创新教育、探索与实践、体会与展望四个方面讲述了他所理解的教育信息化

      ​

    杨宗凯:教育信息化,到底应该化什么?

      杨宗凯提出,教育信息化具有明显的阶段性,不能一蹴而就,应该分为导入、应用、融合和变革四个阶段,绝对不能急于求成;信息化的关键在于化,一定要实现量变到质变,从新瓶装老酒,走到新瓶装新酒。

      此外,他还提出,信息化是一把手工程,副手干不了。“为什么?因为他是化,要形成全校的共识,要在党委的领导下,共同干这件事情。涉及到利益的重组与再造,”他解释道。以信息化推进教育现代化成为必然的趋势,信息化带动教育现代化,先有信息化后有现代化。

      他坚信,未来教育必定是构建在互联网上的新教育,构建两个空间,才能够可能实现人的全面自由的个性化的发展。

      信息化时代的教育矛盾

      “我们知道技术的导入,就可以形成当时所在的社会形态,社会的形态又造就社会形态下面所形成的教育。近期,其实人类已经进入到了信息化社会,由于信息技术的导入,我们这个社会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杨宗凯说道。但与此同时,却也面临着一个问题,我们的教育还是几乎停留在工业化的时代。

      如今,信息化时代的形态,更教育的形态之间发生了极大的冲突。这个冲突的基本表现在于,这个时代所需要的人才培养的需求,跟现有的教育支撑体系之间的矛盾。

      

    杨宗凯:教育信息化,到底应该化什么?

    彩虹桥图片

      在会上,杨宗凯展示了一张关于人才的突破,图片上的彩虹桥部分,是信息化时代所需要的人才,除了基础知识和核心价值观之外,还有生活与就业技能,学习与创新技能,信息媒体技术技能等,信息化时代对人才的要求,是能力先于知识。但现在的支撑体系,基本以知识能力为主,以课堂为中心,以教室为中心,以教为中心,以考试为中心,以教材为中心。

      “我们需要新的支撑体系来撑起这个彩虹桥,这就是我们对大学来讲,对我们高等教育来讲的一个新动力,你培养的人一定是适合这个时代的人,我觉得这个是最重要的动力。”在他看来,教育是面向未来培养人才,是启迪每个人的智慧,何况我们国家又在向创新国家迈进,创新的国家需要创新的人才,创新的人才需要创新的教育。

      化的内涵在于重组和再造

      “信息化化什么?”杨宗凯自己回答道,对化的定义有很多,比如 Reshaping、Transforming、Informatization 等。这几个词的含义不同,他觉得对信息化表述最准确的是Transforming,意思是改变这种机构。

      “所以信息化最终在于化,化是要改变教育内在组织的模式,通过重组和再造,来改变建立新的组织和结构。”他认为,如果我们只使用信息技术而不改变,不做化的工作,那么就是新瓶装老酒,只会使冲突会进一步加大,是反作用。

      在他看来,化的内涵就是在于重组和再造,就是在于结构的重组,流程的再造,最后是文化的再造。实际上它的核心就是利益的再造,教育要素的再造。“所以我们教育信息化十年纲要中,对教育信息化有充分的表述,信息技术对教育具有革命性的影响,革谁的命,革传统的命。怎么革命?利益的再造。”他说。

      杨宗凯介绍,美国每隔五年就会发布一个信息技术改变教育的报告。这个报告在 2010 年就提出,必须推动信息技术支撑下教育系统的结构性变革,而不是进化式的修修补补。到了 2016 年,报告提出来,不要再讨论我们的教育要不要用信息技术的问题,而是如何应用信息技术来产生好的绩效和效益。确保学生获得高质量的学习体验,这是教育信息化最根本的目的。

      那么具体化在哪里呢?他认为,会化到教学科研管理各个方面。杨总凯提了两个方面,第一个是教学,教学培养人,信息化时代需要人是能力先于知识,但工业社会,更多是以老师为中心的模式,传道授业解惑。如今我们需要转换为以学生为中心,以学为中心,以能力培养、价值观的形成为核心。“当然基础知识也是非常重要的,没有基础知识上面也拉不起这些能力。”

      在这样的模式中,老师只是导学者,学生不仅跟老师学,还跟同伴学,跟 MOOC 学,跟企业学,跟社区学,这是一个开放教育,要以学生为中心,要化到这样的新生态。未来数据驱动学校,分析变革教育,将成为我们往 2030 走一个主要的趋势。

      华中师范的教育信息化

      在论坛上,杨宗凯还分享了华中师范大学对教育信息化的探索与实践。

      “首先的话,我们觉得化就是重组与再造,要化到所有的业务中去,而不是只是建网络,建应用系统,你如果还按照过去的工业化社会这种结构,每一个部门建立信息系统,就完蛋了,你越建,问题越多,你这叫电子化,不叫信息化。”他直截了当地说。

      杨宗凯认为,信息化最重要是对组织和结构要进行重组和再造。他举例,在华中师范大学,他们叫学院办大学,而不是大学去管学院。他们将 70% 科研可分配经费全部交给学院,都要扁平化,当然还有结构的重组和再造。

      “我们要从这一系列的要素进行化,所以首先我们要提出理念的变化,创新理念,我们提出了一体两翼,体翼结合的发展理念,其中重要的方面就是信息化。”他表示,他们提出了自己的人才培养原则,构建自主管理,自主学习,自主服务的学习和环境。把时间还给学生,把方法交给学生,加强过程评价,提倡以穴位注,特别提出以主动学习为主。

      ”我们构建了三空间的学习环境,未来空间绝对不是教室,教室只是物理空间,我们还要打造资源空间,校长资源、MOOC资源、合作企业资源等。最后就是社交空间,21 世纪的学生更重要是从社交空间来进行交流,这是我们正在建的,我们近了9万平方米的新型教学大楼,已经开始封顶。”介绍,这个教学大楼全部是要打造正规学习与非正规学习相结合的学习环境。

      此外,华中师范大学还有一个国家级数字化工程中心,有一两百人的团队在支持这场改革。他们构建了整个移动的学习平台,大力推进资源的建设,包括校内资源和校外资源。芥末堆了解到,目前,华中师范大学所有的必修课全部上网。

      学习平台推了三年,他们也改变一下方式,过去一种方式是老师去建,学校一分钱不给,但老师必须建;另一种是老师建了学校资助,但学校给老师钱,老师拿去找几个研究生,放资源上去。“现在不行了,你必须用上去,你用上去,用得好,我后面才给钱,资源分为 A 类、B 类、C 类资源,不同的机制。”他介绍,他们还构建了教师教育的网络联盟,尤其是教育部六所师范大学进行课程的共享,也建立了两岸四地的师范大学的协同培养联盟和资源共享。他们发展了线上线下结合的混合式教育模式,实现了课前、课中、课后无缝衔接和流程再造,我们鼓励混合式教学,把课程拿到课前,把课后拿到课中,流程再造。

    来源:芥末堆责任编辑:云燕我要投稿
    2018中国(北京)未来教育装备展示会
    采购网二维码

    扫一扫,欢迎关注

    教育装备采购网官方微信

    掌握教育装备行业最新、最权威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