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装备资讯
  • 热点专题
  • 人物访谈
  • 政府采购
  • 产品库
  • 求购库
  • 企业库
  • 院校库
  • 案例·技术
  • 会展信息
  • 行业日历
  • 自适应学习工具能实现因材施教吗?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7-05-18 15:09围观211次我要分享我要投稿

      十年前,一名十几岁的男孩问巴菲特,互联网对伯克希尔的业务会有什么影响。十年后,他问了同样的问题,人工智能对伯克希尔的业务会有什么影响。巴菲特回答道,人工智能会导致在某些领域的就业明显减少,但这对社会有好处。

      毋庸置疑,解放劳动力是智能行业发展给人类社会带来的最直接的影响。但是,巴菲特没有提及的是,人工智能最诱人的地方是在劳动力和人类智慧极限之外所显示出的能量。回归到天天投所关注的教育领域,我们可以看到,AI技术的应用基本已经开始向两个大方向分化:一是以智能阅卷系统、智能排课系统为代表的专注于教务效率提升的工具;另一类则是以智能评测、自适应学习系统为代表的的个性化学习工具。后者的目标与我们几千年来一直在追求却从未真正实现的教育方法——“因材施教”是相一致的。

      在传统的班课教学过程中,教师的教学内容和教学进度是根据所有学生的整体水平所指定的,因为个体偏好、短板、认知能力和学习历程等因素不同,对大部分学生而言,他们所接受的教学方案都是不一个最优选项。课后的一对一辅导可以部分解决这一问题,但它的弊病在于老师对学生掌握情况的获取成本过高,学生每换一位老师,都要重新进行一次“知识大筛查”才能进一步制定个性化的解决方案。此外,这种学习模式的价格过高,将大部分经济条件一般的学生排除在外了。

      自适应学习工具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上述问题,学生的掌握情况可以根据他的答题结果被记录下来,并根据其测试进度实时调整,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同步反映给教师。系统则可以根据每个学生在测试和自主学习过程中所表现出的水平和偏好推送定制的学习内容。

      这几乎是自适应学习工具所共有的大逻辑。以下是天天投摘录的近三年内有融资动向的国内部分自适应学习产品。

      

    自适应学习工具能实现因材施教吗?

      就国内的情况看,当前的自适应学习工具尚处于成长期,缺乏成熟的公司作为参考,公开可查数据有限。

      

    自适应学习工具能实现因材施教吗?

      所以,回归到产品本身,可能是目前最接近自适应学习工具内在价值的评价方法。

      产品定位

      产品经理进行产品设计的第一步,永远是需求分析。即产品诞生的初衷应该是“为什么人提供什么样的服务”,而不是“因为我们拥有什么技术所以要做一款什么样的产品”。第二种逻辑有可能造成产品伪需求或者是偏离设计意图局面。以题库类应用为例,从拍照搜题演变到“抄题神器”,这类应用就曾因为使用场景和设计初衷的偏差而饱受媒体诟病。

      另外,产品定位的专一性直接决定了市场的天花板。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GMAT考生在7万左右,按照教育行业的情况,Top1品牌市场占有率也不超过15%,由此大致可见此类学习工具的营收极限。当然,不排除有创业公司以某一细分领域切入,跑通后在进行业务拓展。被誉为全球自适应学习平台典范的Knewton最初就是从GMAT、LSAT、SAT等标准化在线考试起家的。不过,对数据、渠道、用户都很少甚至是没有交叉的方向来说,这样的规划无异于再造一款新产品,研发成本、时间成本都难以忽略。所以,专注于某一细分市场的学习工具或不着急开疆拓土,把自己的势力范围扎实深入地经营下去,说不定还能收获意想不到“战略地位”。

      切入设计

      

    自适应学习工具能实现因材施教吗?

      以上依次是阿凡题、学霸君、作业帮、猿题库四款应用的首屏截图。从几个显眼的相机图案,不难看出,这几款产品都采用直接从学生端切入的逻辑,以搜题吸引流量为先。猿题库的不同之处在于将搜题功能独立,在第三屏“发现”的功能中,设置了拍照搜题的按钮,可以把用户带到“小猿搜题”应用的下载界面。

      与“搜题类应用”有较大区别的自适应学习工具是以“快乐学”为代表的老师、学生、家长三端联动应用。

      

    自适应学习工具能实现因材施教吗?

      2016年,快乐学被一起作业网全资并购。从逻辑上看,这两款产品的确有许多相似之处,最直观的一点便是都从教师端切入市场。从一起作业网教师端和学生端的应用界面可以看到,学生只有在指定教师的管理下使用该软件才有意义。而被称为“一起作业中学版”的快乐学则从北京市的中学开始试,从《考试分析报告》入手实现学生的个性化指导。需要说明的一点事,“快乐学”的一部分价值依然体现在教务效率的提升上,比如老师可以通过软件查看每道题的错误率,传统的这一工作需要教师人工统计,耗费较多时间。当然,不可否认个性化教学本身是在效率提升的基础上实现的。

      乂学教育则跳脱了传统课程的限制,既不从作业辅导,也不从错题管理、考试提分这样的刚需切入,而是通过现在加盟模式招生,通过搜集的数据和自适应学习系统生成定制的教学内容和培养方案。

      产品的切入点反映和考验的其实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工具类应用首屏的功能往往能体现产品的核心技术价值,如图片识别和搜索能力是题库类软件的技术基础,语音评估技术则是口语学习类工具的技术核心;通过公立校进入市场离不开渠道拓展能力;加盟系统的搭建更考验运营能力。对于初创企业来说,这些是考验,通过之后,就是壁垒。

      变现方式

      变现是工具类产品绕不开的魔咒。能把自适应技术和教育情怀讲得天花乱坠的创始人也可能会被“你赚钱了吗?”这个简单到有些庸俗的问题所尴尬到。但这却又是一个现实到难以逃避的问题。

      

    自适应学习工具能实现因材施教吗?

      以上依次是阿凡题、学霸君、作业帮、猿题库四款应用的变现界面。可以看到,阿凡题加入了电商模块,学霸君和作业帮卖的都是1对1辅导的课时卡,猿题库则开设了1对1辅导的小班课。它们的共同特点是,都和自适应学习功能本身没有关系。换句话说,这些软件将题库作为一个流量入口,聚集到足够的特定人群后开始卖商品、服务以及广告。在互联网情境下,这样的安排首先是可行的,以谷歌和微信为例,它们面向C端的核心业务本身都是免费的,但并不影响其通过流量变现,关键在于用户数量和黏性,后者可以反映在次日留存率和日均使用时长等数据上。

      后向服务变现也是快乐学创始人的早期的变现设想。教师端切入的产品对用户的强制程度更高,从而用户黏性更强。目前,一起作业网的收入来源主要为教辅商向学生提供增值服务的收费分成。乂学教育的模式则更像是传统的线下培训机构,亮点在于通过技术授权降低加盟商的师资成本。Knewton的主要变现逻辑是为出版商、硬件开发商等B端机构提供技术支持。朗播网则通过向C端直接销售自适应学习系统使用权限的方式获利,这种模式比较适合于成熟度较高的标准化考试。

      总的来说,自适应学习工具还处于早期阶段,研发和流量获取成本较高,变现方式尚在试验当中,业务未进入常规运营状态。在数据空白的阶段,应用的评测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帮助我们认识产品的天花板、核心竞争力和商业模式等信息,至于成长性,则需要更长时间的考验。

    来源:亿欧网责任编辑:云燕我要投稿
    采购网二维码

    扫一扫,欢迎关注

    教育装备采购网官方微信

    掌握教育装备行业最新、最权威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