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装备资讯
  • 热点专题
  • 人物访谈
  • 政府采购
  • 产品库
  • 求购库
  • 企业库
  • 院校库
  • 案例·技术
  • 会展信息
  • 行业日历
  • 英国名校校董谈教育被忽视的全球性教育危机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7-11-15 10:11围观228次我要分享我要投稿

      目前世界上存在着各式各样的危机。其中只有一个最佳的解决方案,大多数国家也都有这样的认识,但是却没有真正被重视,得到应有的媒体宣传力度。

      

    英国名校校董谈教育被忽视的全球性教育危机

      我于2011年认识到了这个危机的重要性,很幸运的是,有机构为了让我出版这本关于如何培养一个天才的研究型书籍进行资助,并提供了巨大的支持。这让我拥有了一个可以去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参观众多学校和捕捉新的教育理念的不凡之旅。让我体会到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古老的教育联盟体制,观察到最新的教育理念。这样的组织依靠着每个教育者的激情,持续而忠诚的支持着这份事业,为了人类更好的明天而辛勤的付出着自己的智慧和勤劳。

      每个国家每个地区目前都遇到了一个同样的难题。那就是STEM教育:科学、科技、工程和数学。无论是曾经到访过的国家或者是通过网络进行调研的国家,都面临这个难题。我们发现很多顶尖的优秀教师不愿意教授STEM课程,包括选择数学和科学方向专业的孩子也越来越少。

      这个问题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很多的国家都发现了这一共同现象,却都没能分析出其真正的原因所在。

      教师

      在英国,一个很大的阻碍就是没有源源不断的输送STEM教师。从各地学校招聘教师的角度来说,顶尖的物理、化学、数学教师是很难招募到的。分析数据表明,大部分高中阶段的STEM教师,只具备本科STEM学历,或者辅修过相关STEM学科。40%的数学教师大致是这样的情况,物理、化学和自然科学这些学科,这样的情况可以达到60%。

      2012年英国出版了一份研究报告表明,英国物理学毕业生之中只有3.7%从事物理教师。调查显示STEM专业的毕业生会更青睐高薪酬或是尖端领域的工作。尤其是数学专业的毕业生,会去往一些工业领域或者商业领域,比如各大金融机构。所以说,每年STEM专业的毕业生从事教师行业的人才,完全满足不了当前教育市场的需求。

      很多STEM毕业生不再考虑教师行业,是因为学校更希望优秀的毕业生能够教授更多的科目,而这些专业性很强的人才应该更专注其最擅长的领域。

      越来越受欢迎的结合性科学学科和常规性科学学科,需要更多的物理学家,化学家和生物学家来任教。但是学校又希望这些教师不但教授自己的专业学科,还要担任一、两门其它专业,而非他们本专业学科的任教工作,也这也常会让教师们感到疲惫和认同错位。

      在很多国家,教师这个职业人才尤为稀缺。越来越多现象是,只有女性才会选择从事教师行业。文化的变迁让我们好像觉得,男人更应该去选择一些其它行业,而不是教育业。

      在访问一些国家的学校时,学校的校长会表示非常愿意开设更多关于物理学、化学和生物学方面的课程。可是受限于资金的支持,无法提供更好的实验室、设备以及耗材。英国国家文理中学在做的一件事就是,把一堂化学课转换成一个化学实验室。我们很幸运,我们在打造英国国家文理中学之初,就把所有实验室的教室,都配备了成一个标准实验室所需要的所有基础条件。这样,如果以后再增加实验室时我们的成本会减半。即使这样,升级成为一个实验室的教室也需要话费35,000英镑。2011年我走访的很多学校,每年只有50,000英镑的预算来增加教学硬件条件的案例是很普遍的。我们不得去感叹,科学终究是一个很昂贵的学科。

      学生

      当前,很多的孩子只得到了很科普,甚至没有接受到真正的化学、物理学和生物学的教育。在小学和中学阶段,孩子的自信心被应用数学的能力而打击,对于科学的热情从未燃起甚是过早的被熄灭了。

      一个让人很诧异的事实是,很多国家没能让孩子们较早的接触到科学,而是在中等教育阶段的后期才开设生物、化学和物理。非专业毕业的教师通过再次培训,再去从事教授这些专业。经验告诉我们,这些教师们往往因为自信心不足或者是没有足够的经验,没有能力进行实践性科学实验来结合教学。而孩子们只有通过亲身参与实验课,才能真正激发他们的学习兴趣以及对科学的渴望。

      在家长对孩子的影响下,孩子们会更多的选择职业属性很强的专业,比如说医学或者法律。这些是社会上公认的被尊重的行业,高额的稳定的收入。其实这一现象是对科学领域的损害。比如相对少了很多选择化学或者物理学作为人生科研发展的孩子。

      为了一些所谓学校排名,或者是以成绩为导向的学校,就会慢慢远离更加纯粹的科学课程,偏向常规性科学或者结合性科学。首先,对比纯粹的单一学科科学,这些学科更容易招聘到师资,也更节省开支。其次,这些学科会更容易获取好的成绩让,一个学校表面上看起来不错。为何英国国家文理中学还要学习更难得学科?还更加困难的去追求好的成绩呢?

      很多年轻人希望进入到一个浪漫的,令自己舒适、满意的专业,高等教育机构也会附势的开设这方面的专业课程。而且,这些专业往往只需要读商务学和媒体类专业即可。以欧洲为例,这些专业技能在这些领域里不怎么被看重。最近我花了近几个小时的时间试图引导几个具备天赋的中国孩子,在A-level选课选择高阶数学,这个学科会增大他们考入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成功率,可惜我失败了,很多有着极佳天赋的中国孩子,最终还是坚持选择在A-level阶段读经济学。

      有个现实的问题,就是中国留学生必须面临学生贷款。需要申请学生贷款家庭的孩子需要更早的进入职场,以便尽快偿还债务。物理学、化学和生物学往往需要更多的研究型学习,所以经常被学生认为是孤独的,不感兴趣和很难取得成就的。

      由于寻找优秀的数学教师是件不容易的事情,产生了连带效应。在很多国家,有关部门不得不减少物理和化学相关的数学试题,从而使得本身具备天赋的学生对这两个专业的挑战性和感兴趣程度大打折扣。

      这个危机的核心要回到现在所谈论的话题,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优秀的STEM教师应该具备激发学生的灵感源泉。被充分激发对专业热情的学生将来才可能成为优秀的STEM教师。两者应该谁排在先?你如何获取被启发的了教师?如何寻找哪些天赋秉异的学生?没有被启发了的教师又怎么培养被启发的学生呢?

      这个核心矛盾的重要性在哪里?

      我的专业是英语语言文学。对我的帮助很大。作为一个教师也是学者、教授,我希望每次的授课都给我的学生们带来了丰富的收获,提升了他们对文化和艺术方面的感知能力。

      但是我英语语言文学这个专业不能治愈癌症;不能解决全球变暖问题;解决不了核聚变问题给这个世界带来清洁能源;更不能帮助把男人或者女人带到火星去; 不过没准确实可以让男性和女性之间说话的方式更加艺术。我也不能帮助发展人工智能行业或是污水处理,让这个世界上的孩子们和成年人们永不生病。

      这个世界处在一个最需要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和生物学家的时代。年轻人的大脑,尤其是那些对STEM充满兴趣的大脑,是这个世界上最宝贵的自然资源。这个世界上曾经最宝贵的资源有碳、石油、天然气和各种矿物质。未来最耀眼的那颗钻石不会是物理形态的,而会是未来的数学家和科学家们。石油的勘探和开采,钻石的挖掘和切割,但是多少个国家不曾意识到去勘探和发掘,不如去培养和收获STEM人才呢?

      在我当校长期间,我总是对我的教师们说:不要只带着问题来找我,同时带着能这个问题答案来。那么作为校董,我的答案又是什么呢?

      下面分享一个经常会被提及的故事。

      曾经有个小男孩在海边散步,海滩上有成百上千个被潮水冲上岸边的海星,干涸着并且面临死亡。这个孩子捡起一只海星,奋力的扔回了海里。一个路过的老人对孩子说:你这样做也是徒劳。小男孩说:起码我改变了那一个只海星的命运。

      我希望通过我的方式可以至少保护一只海星的命运。在中英友好关系的基础上,我们创立了一个全新的革命性的学校--英国国家文理中学,坐落于英格兰的考文垂地区的一所全新教育理念的知识森林。

      

    英国名校校董谈教育被忽视的全球性教育危机

      英国国家文理中学,接受15岁以上,来自全球各地的孩子。我们只开设STEM方向的学科--高阶数学,数学,化学,物理和生物。当然也有经济学,英语强化课程以及信息技术强化课程。我们只接受愿意攻读STEM学科并且进入世界顶尖大学的世界学生。

      经过漫长的思考及准备期,英国国家文理中学从2016年开始招生,已经吸引了一批非常优秀的学子。这不但让我满意并且欣慰,更让我开心的是,还吸引了我这么多年以来接触过的,最能激发孩子灵感源泉的教师团队。我们的目前看起来简单其实是雄心勃勃,我们致力于成为世界上最好的STEM教学和学习的殿堂,作为黑暗中的一座灯塔为他人照亮未来成功的方向。

      我们必须再次强调英国国家文理中学的教学重点,还有培养方向。我们相信最好的STEM学生,需要的教学方式相比于普通学生是截然不同的。英国国家文理中学集结的教学团队都是STEM教学行业里面最资深的实践家和专家。我们已经和多个国家达成协议去帮他们做STEM师资培训指导。

      我们还跟诸多国际领先的国家,商讨并设立更多英国国家文理中学分校。不过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普通的分校,其他学校设立的分校教师,大多是国际外教并缺乏执教经验。我们的分校认为世界上有很多顶尖大学,都能够培养出很优秀的STEM学科毕业的教师,这些教师的业能力足够精湛,通过系统培训,他们会让更有能力的孩子们对科学迸发出强有力的激情,也就是仅占所有同龄人的前15%的孩子们更有针对性的培养。我们的分校会接收A-level第一年的孩子,这些孩子不会被引进的外教教授,会被本土的教师教授,但是要通过我校教师的专业指导和训练。A-level最后的一年会回到英国本校。这样一来本土的教师不但能够提升教学能力,自我完善教学系统,同样也为海外学费比较昂贵的家庭减轻负担。更能让孩子乡愁比较重的孩子缩短了在海外一年的时间。

      我之前提到过,多数传统学校无法实现针对于少数群体,也就是仅占所有同龄人的前15%的孩子们更有针对性的培养。有人会问,教师的专业技能是什么?让我给你举个例子。在许多国家每个班级会有40个人左右。这样的情况下教师做不到鼓励每个学生发问,如果教师这样做了,教学的时间又不够了。所以很难避免教师只能偏于演讲式教学,这种单项的传输式教学,有点像我们俗称的“填鸭式的教学”。当Watson和Crick发现了DNA的双螺旋结构,他们并不是通过读书获取知识。更多的,他们提问!伟大的科学家们都爱问问题,好的STEM教学方式也应该允许孩子们问问题。这是很多教师都欠缺的,也是在面对天赋很高的学生时,机发出的潜能,逐年积累起来的。

      Watson和Crick还阐述了另外一件事情,他们所问的问题都是他们未知领域的。不论我们教授了学生再多的知识,如果学生不知道答案,我们希望我们的教师不仅知道答案,更知道获取答案的N条通道。而数学和科学的魅力就在于探索精神,先驱者们并不确定前方的道路,但总是带着坚定的信心勇敢向前。

      英国国家文理中学会更注重提问式教学,学生即使问错了,答错了,没人会嘲笑他也没人会觉得没面子。这样才会养成不断提问的习惯,坚信真理的获取源于寻找到了真理的反面。真理很早就被定义过:

      【‘The man who asks a question is a fool for a minute, the man who does not ask is a fool for life.’

      Confucius, 551-479 B.C.

      善于提问的人兴许暂时被嘲笑,但是不善于提问的人却永远是无知者。

      孔子,公元前551-479 (敏而好学,不耻下问)】

      在此我引用Carol Dweck的一句话:一个孩子必须学会努力拼搏的精神。

      【If parents want to give their child a gift, the best thing they can do is teach their children to love challenges, be intrigued by mistakes, enjoy effort and keep on learning. That way, their children don’t have to slaves of praise. They will have a lifelong way to build and repair their own confidence.’

      如果作为父母想给孩子一份礼物,最好的礼物就是让他们学会喜欢迎接挑战,在挫败中不断自我成长,享受成功带来的喜悦并保持终身学习。只有这样,你们的孩子才不会成为精神上的奴隶。这样他可以用尽其一生的时间不断地完善自我。寻找到真正的意义。】

      【We think she has also written a manifesto for good STEM teaching. Another summary of what our College stands for can be found in an earlier mathematician and scientist:

      同时Carol Dweck也对好的STEM教师发表了自己的见解。与此同时也同样的解释了我们学校教师们所代表的优秀的STEM教师,致力于培养年轻的数学家和科学家。】

      【‘Surely it is not knowledge but learning; not owning but earning; not being there, but getting there: that gives us the greatest pleasure?’

      Carl Friedrich Gauss, 1777-1855, Mathematician and Physicist

      绝对不是知识而是在于学习,不是拥有什么而是学会获取什么,过程比结果更加重要: 这才是最伟大的快乐不是么?

      卡尔·弗里德里希·高斯, 1777-1855, 数学家,物理学家】

      现在,我们的英国国国家文理中学肯定做不到一夜之间改变世界,马上解决STEM教育的危机。我们和孩子们一样,也走在高端教育探索的路上。我们每个学年最多也只不过能够教授不到500名学生,但是我们需要去帮助这个世界上成百上千的教师和学生们。我们将不遗余力。但是这个世界又在做什么呢?

      每个国家都应该有一个专注于数学和科学的中学,一个能够汇聚优秀学子的STEM教学与学习的中心。

      很多孩子负担不起相对昂贵的优质STEM教育费用,但是孩子们终究会去上学,还会考大学。应该成立一个国际助学金组织,应该由联合国来筹办资金,招收最多的也是STEM人才。我想我这会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找了份真正的事情做了。

      我们需要重新思考一下我们现有对外援助计划了,尤其是那些承受饥饿的国家,我们不应该仅仅提供食物援助,更应该试图帮助他们解决根源性的问题。

      越早的接受STEM教育是越好的,这是被大家公认的。但是很多国家被授予了数学或物理学位的教师,不愿意去小学或者初中教书。这不是一个濒临灭绝的现象,实际上已经绝迹了。实际上,这个世界存在着一支由STEM专业的研究生或者是博士生组成的庞大的军团,为什么不能花钱聘请他们花一个上午或者下午,去到他当地的一个小学或者中学用他们对自己专业的热情去感染我们的学生呢?他们很年轻,却已经献身于他们热爱的领域并且承载着领域相关丰富的知识。他们是极好的偶像力量,但是在大多数国家,他们却被遗忘在实验室里或者是演讲台上。他们没有受到阅兵般的礼遇,也没能去影响最应该被他们引领的人。当我们幡然醒悟后,重金邀请时,他们也会很高兴的应允同时善意拒绝你的慷慨。

      我们大家其实可以参照一个成功案例,坐落于西雅图的华盛顿大学里面筹办的年轻学者罗滨孙中心。这里可以招收14或者15岁的学生(偶尔也可以接收12岁的孩子)进入华盛顿大学作为大一新生。并且后面可以跟其它同学一样毕业并取得学位。结果显示这样的尝试并没有给这些未成年人带来情感上和成长上的不适,实际上结果是相反的。对于罗滨孙中心的成功,这个世界对它的重视程度是漠视的,而这个学位课程从2002年就已经存在了。

      我们所需要的研究型实验室其实就在我们身边,但是又有多少这样的实验室可以对我们的学校开放呢。你会说如果这样做了会耽误研究进度,哪怕是每个月只开放一个上午给到孩子们,究竟有那个研究项目急到每个月不能腾出两三个小时的空余时间呢?你又会说有些实验室需要保持无菌状态,但是只要意愿足够强大,又有什么是我们不能解决的呢?我相信我们应该联合出台一个国际性的条约,所有政府出资的研究型实验室,必须定时定期开放给学生们。私人的研究型实验室政府应予以税收减免的形式规定它定期开放给渴求知识的孩子们。

      我们转向常规科学,或者结合性科学学科,意味着我们的课程更加简单了,师资成本更加低廉了,但是这一举措实际上损害对单一学科科学的研究。政府需要认识到这个令人不悦的真相。英国国家文理中学的入学测试在数学方面投入了很大的精力。我很好奇你一个中国古代的数学家能不能今天来为我们上一课。

      ‘Suppose we have an unknown number of objects. When counted in 3’s, 2 are left over. When counted in fives, 3 are left over, and when counted in sevens, 2 are left over. How many objects are there?’

      Sunzi, The Mathematical Classic of Sunzi, c. 450 A.D.

      今有物不知其数,三三数之剩二,五五数之剩三,七七数之剩二,问物几何?

      孙子算经 公元450年

      STEM教育不会自己让自己流行起来,也不要指望学者们教师们能够自发的学习STEM在全球范围最前沿领域的知识。只有依靠政府的支持,而且现在也是时候让更多的国家加入进来,“少说空话,多做实事。”邓小平

      也许我们刚才最终得到的结论和推断也存在于中国。

      “Education breeds confidence. Confidence breeds hope. Hope breeds peace.”

      Confucius, 551-479 B.C.

      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孔子 公元前551-479

      Our world stands in urgent need of Hope and Peace, and STEM education has its part to play in bringing them about.

      我们的世界从来没有比现在更渴求希望与和平,STEM教育是一个可以帮我们实现这个愿望的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The National Mathematics and Science College is different, both in what it does and how it does it. It is the first UK College to be dedicated to STEM subjects,and the first that is unashamedly preparing students for the top world universities。

      Because it is a specialist College, it can bring huge resources and strength to allow it to achieve its aim. Nowhere is this better seen than in the brilliant staff it has attracted to teach there, teachers whose qualifications and passion for their subject make them the envy of the world. The student who comes to us will not only have the academic qualifications to reach for the stars, but the command of colloquial and academic English and the cultural confidence to blend in superbly to any of the world’s leading universities. Their understanding of core knowledge allied to their creativity and independence, their mastery of English, their broad co-curricular experience and the specialist, tailor-made and customised programme they follow makes our students winners, and future world leaders. NMSC is making history; join us and become a part of it

      英国国家文理中学并非一所普通的学校,在教学内容和教学方法方面与众不同。它是英国第一所专注于教授STEM(科学,技术,工程,数学)的学校,致力将学生送入世界一流大学。因为专注,所以专业,它为学生们提供了优质丰富的资源和实力。学校吸引了一批富有才华和热情的教师。学生们在此不仅会学业有成, 更重要的是他们将熟练地掌握英语,深入了解英国文化。他们在掌握学科知识的基础上,将进一步发展他们的创造性和独立思考的能力。丰富的课外活动和个性化的课程设置会为他们未来成为各个领域的领军人物打下扎实的基础。英国国家文理中学正在改写历史,我诚挚地邀请你亲身体验和参与这一过程。

      关于作者:

      马丁•斯蒂芬博士,在英国教育界享有极高的声望,现任“英国国家文理中学”校长。曾经担任过九大公学之一“伦敦圣保罗中学”的高等校长及“曼彻斯特文法学校”和“剑桥佩斯中学”的校长。同时,在2001-2004年间,担任“曼彻斯特大学”的客座教授。于2004年担任英国最著名的“全英名校长联盟”主席,并且担任“剑桥大学Gonville&Caius学院”校董。马丁博士著作众多,其中包括影响力很大的《超常儿童的教育方法》。

      Dr Martin Stephen

      马丁 史帝芬 博士

      

    英国名校校董谈教育被忽视的全球性教育危机

    来源:搜狐教育责任编辑:李瑶瑶我要投稿
    采购网二维码

    扫一扫,欢迎关注

    教育装备采购网官方微信

    掌握教育装备行业最新、最权威资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