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装备资讯
  • 热点专题
  • 人物访谈
  • 政府采购
  • 产品库
  • 求购库
  • 企业库
  • 院校库
  • 案例·技术
  • 会展信息
  • 行业日历
  • 郑也夫谈世界杯⑤足球与中国教育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 2018/7/11 9:24:47 围观440次 我要分享

      编者按:北京大学教授郑也夫,资深球迷,7岁开始在胡同和学校里踢球,接触足球60年以上。中学时曾代表学校出去参加比赛,后来看球、写球,跟张斌、黄健翔、刘建宏等一起评过球。在2018俄罗斯世界杯期间,郑也夫教授计划做三到四次演讲,来回报他钟爱的足球。

      

      今天澎湃新闻刊发的是郑也夫教授7月7日在北京字里行间书店做的演讲:“足球与中国教育”。

      各位朋友,大家好。向各位致以球迷节日的问候。如此盛大的节日,欢庆的方式一定少不了。有去莫斯科、彼得堡看球,还有在国内酒吧或家里客厅聚会的,十几人乃至几十人,观球、啤酒、吹牛,不亦乐乎。我们这样方式的绝对是小众的,借这个时刻思考一些事情,讨论一些问题。首先因为我是个怪物,各位肯定也是异类了,不然怎么能捧我这个场。但我们这种角色,在社会当中也该占一席之地,也有它的功能。一些好点子赖以产生,要有一个温床,有些胡思乱想就是这个温床的组成部分。我一会儿能不能谈出一些像样的道理另说,但是我想我也得是这个温床的组成部分。

      产生顶级人才的困境

      今天我们要伺候的题目挺大,而且不是一个,要两个。第一个题目是2013年我写出一本书叫《吾国教育病理》,在这部书里,我有感于多年来中国人获取科学诺贝尔奖的人少而又少,我在思考它的原因时,提出了这样一个命题:中国大陆接受了12年中小学教育的人,日后不管在那儿去读书、做研究,都不可能获得诺贝尔奖了。因为早年时想象力、创造力被较大程度地修理了。另一个题目,就是中国足球为什么这么多年不能冲进世界杯。

      可能各位会问,这两个问题关联吗?我认为密切关联。为什么?因为这两个问题同属于一个大问题,就是中国产生顶级人才的障碍是什么。你可能会问,自然科学诺奖获得者是顶级人才,我们不存疑;足球的优秀人才是顶级人才吗?我告诉你,是。因为这个项目是全世界竞技体育中最难的项目。我们中国人在有些体育项目上长期垄断王者位置。但是中国一位老球星跟我说,能拿到那些冠军,是因为那个项目市场化不够,很多民族没有为它投入力量、智慧,和最优秀的体育人才,人家没玩那个。要是人家都来玩那个,中国人就未必还像今天这么风光。说这个观点的是曾经和我一起做足球电视节目的郝海东。我在很大程度上赞同。这个项目是世界上市场化最大的项目,又因为这个项目的特点,个儿高的可以玩,个儿矮的可以玩,黑种人、白种人、黄种人都可以玩。全世界人们都喜好它,所以一旦市场化以后,巨大资金、最优秀的体育人才都进入了,它的竞争度最大。所以我们说,在这个项目里获优胜的球队、球员,肯定是顶级人才。

      我们先讨论第一个问题,中国人为什么摘取不了诺奖。日本民族摘取自然科学诺奖共25个人。华人一共有9个人,很多是海外华人。二十一世纪,日本17个人得诺奖,华人3个,其中两个海外华人。我的命题是,在中国大陆受过12年中小学教育的人,日后很难摘取诺奖。您可能马上就说了,那我们的屠呦呦女士呢?我告诉你,屠呦呦女士没有颠覆我的命题。屠女士1930年出生,她日后的科学成就还不能为我们的中小学教育增添光彩。

      我们的中小学教育,这些年在一个14岁学生参加的叫做Pisa的国际比赛,赛数学、赛科学、赛作文上老是拿第一名。那你问我怎么评价中国这个时段的教育呢?我认为它的教育后果是扁平化。一方面把学习潜力不算太强人的考试能力极大提升,但另一方面,把一些学习潜力非常优异的人的能力下压。为什么下压了?就是因为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复习,过程枯燥、乏味,毁伤了他们的想象力,令他们厌学。这个扁平化的结果,我怎么评价?糟透了。为什么这么说?这个世界的生产力取决于一小撮的顶级科学家。比如手机这个东西在不断更新,我们在座的有几个人为这个更新添砖加瓦?你离开这所书店到街面上去,你遇见的一千个人中,没有一个人为这个东西做了贡献。我们是搭便车,沾了手机进化的光,很好使啊,但我们哪懂这个的结构。人类当中,十万分之一、百万分之一的人是科学家、他们创造这些东西,像手机,像高铁,等等。十年之后的世界不知道什么样子了。但因为我们教育扁平化,中国顶级科技人才的水准不高。爱因斯坦说,他曾经为了应付一个考试,复习了一个月,以后三个月都没缓过来。而我们没完没了地复习,复习了12年。最后一年完全是复习。这样一种经历导致了中国学生的想象力不行,日后摘诺奖太难了。

      那潜力低的学生学习成绩“上提”有没有好处?没有。这哥们儿是一个很称职的推销员,一个很优秀的厨师,或者是搞内装修的好手。如果原本他们不怎么喜欢学几何,能学到60分,需要他们把几何提到85分吗?不需要。另一方面,一定要他们跟着数学潜力高的学生,拼命干,导致他们失去了一个愉快幸福的少年时代。这太无聊了,这是陪绑。

      中国足球不能出线的诸多原因

      我伺候的两个问题虽然相似,但我们今天的重头毫无疑问要放在中国足球为什么不能出线。有朋友会问我,郑先生,中国足球上不去的主要原因是什么?我说,你的问题提错了,当你问主要问题的时候,你的思想方法差不多是进入了木桶理论的模式。大家可能听说过木桶理论,就是一个木桶装水的容量取决于它最短的那个板。你问最主要问题,就是哪个板最短?可是我跟你说,它不是一个木桶,它就是一个盘子。什么主要问题啊?问题多了,就不是一个主要问题的事。所以说用我的话给它定性,不可能冲进世界杯。说的比较绝望了吧。我既然说它不是一个短板,就得有多个原因,咱们就一个一个掰扯。

      第一个原因是最宏观,中国人的问题。就是问中国人真热爱足球不热爱?你不热爱的话,说句糙话,你扯什么犊子,凭什么冲进世界杯去?我跟刘建宏一块做过足球节目,做节目之余聊聊天,我说中国人不热爱足球。建宏当时就愣住了,说你说什么呢,中国人不热爱足球?我说建宏,你拿中国人跟阿根廷人,跟英国人,跟意大利比一比,他说,别说了,和他们比较中国人真的算不上热爱。我们随便采访一些声称热爱足球的人,我问他:哥们儿,常踢球吗,这个月、上个月踢过球吗?没有。或者说被你问这个人40多岁了,可能有点踢不动了。你问他:年轻时候踢球吗?年轻时候也不踢。那我再问,最近去给你的孩子踢球助过威吗?没有。为什么不去助威啊?我儿子也不踢,我怎么给他助威啊?我再问他,你有同事朋友去参加比赛,你去助威了吗?也没有。好,我再往下问一个问题,经常自己买票去现场看球吗?也不去。那你怎么个热爱足球方式啊?在家看电视啊。

      我刚才说的热爱的四个层次:自己亲自踢,为亲朋助威、买票到现场去看,还有就是看电视。我们这个社会,还处在现代化之前的维度上,一个指标是社会统计还欠缺,不然我们应该有我刚刚说过的四个层次的百分比。我们没有这样的统计。但是我相信,如果有调查,会证明我的判断。我是一等球迷,年轻时踢球。篮球一直打到50多岁。我的长时间的感觉不会欺骗我。

      那就这样定性吧,是不是说的难听点了:我们是一个伪球迷的国度,我们在梦游,一个伪球迷组成的国度凭什么要冲进世界杯?凭你梦游就冲进世界杯了?

      别光说足球,因为我伺候两个题目。我们不是一个热爱知识、热爱求知、热爱探讨大自然的奥秘,社会生活中的奥秘这样的民族,我们是个热爱文凭的民族,所以与诺贝尔奖无缘。

      第二点,人口问题。看到这次入围世界杯的名单,中国人真受刺激。为什么?人口1100万以下的小国,有11个之多。从人口多的往下数。今天(7月7日)凌晨,我们就看比利时比赛了,它的人口1100万,比深圳的人口还要少。再下面是突尼斯1080万;葡萄牙1034万;瑞士800万;塞尔维亚700万;丹麦573万;哥斯达黎加466万;克罗地亚424万;巴拿马400万;乌拉圭344万;还有一个冰岛33万人口。跟冰岛人口接近的中国县城,我都懒得给大家说了,说出来大家也不知道。

      所以好多朋友脱口而出的牢骚是:这么多小国都进入世界杯了,我们这么一个大国怎么没进?这说法不成立。如果这个民族的成员都不玩球,人多有什么用?人口大国未必是足球大国。什么叫足球大国?得是玩足球人多的国家啊。这又面临一个统计学的难题。中国的少年有多少人踢球?统计部门和体育部门没有给我们提供翔实的数据。

      刚才我说的这些小国足球人口有多少,我不知道。我知道韩国的人口是4400万,而注册的青少年球员是50万。我姑且把这个青少年球员看作8到17岁,也就是说,韩国8—17岁的青少年注册球员是50万,大概1/5的男孩子较为正规地接受了足球的训练。韩国是4400万,这是个中等国家,比利时1100万,是韩国的1/4,其他等而下之,人口更少。人口小国能冲进世界杯,踢球人的密度应该比较大。按韩国的足球青少年人口推论,这些小国的人口是韩国的1/5、1/10,韩国有50万青少年球员,我们就得到这样两个数字,5万到10万。他们的青少年球员大概不会低于5万。再小的话,能进入世界杯的难度就更大了。5到10万应该是基础数字。就是说,8—17岁的孩子当中,有5万到10万人比较正规地接受足球训练。有这个基础了,可以谈这件事了,把训练抓好,冲击世界杯。遗憾的是,你不知道中国的相关数字,从网上找来的一些数据来看,中国的青少年足球人口数字,实在是不能恭维。我们好像比5万、10万也多不到哪去。

      由此可见,一个问题提错了,即一个大国怎么老也冲不进世界杯?真实的问题应该是,同为足球人口小国,为什么人家冲进世界杯了,而我们没冲进。我们跟航母不要比。航母是巴西,像巴西、英国、德国,这些足球大国。我们是个舢板。但有些舢板也进去了,我们这个舢板怎么没进去啊?所以问题还是存在的。我首先给问题定性,我们不是足球大国,是小国,但不是没问题,很多小国冲进去了。

      接下来话分两头,一会儿我们就讨论一个足球小国,该怎么搞好。但我们先说一说,我们这个足球小国,能不能把足球人口壮大一下?给大家的回答是非常丧气的,短期内不能。说什么呢老郑?凭什么不能?差钱?差地皮?960万平方公里,新建他一万个足球场,建不了?但是短期内足球人口上不去。为什么?就是因为新修建的这些足球场,跟我们关键的足球人口联不上手。关键的足球人口是8—17岁的学生,他们多数在大城市、中城市。这些学校周边的地皮还有吗?除了民居以外,早就让酒店、旅馆、商厦、写字楼占满了。能让这些孩子天天跑10公里、20公里,到郊区踢完球再回来?我们国家有钱,有地皮,但是你怎么让新建的足球场跟你要紧的足球人口结合?你结合不了啊。

      我说出来很让你失望。真的不太有办法的。发展足球,毫无疑问应该壮大8—17岁的足球人口,可是这真的不好办。下面还要再深讲,在这儿先说两句。城市的小学初中,恐怕要开展五人制足球,十一人制免谈,没地方。五人制足球要开展,也有困难,一个小学现在有几块五人制的足球场?中学都不多,何况小学了。给大家出个主意。学校的楼顶上修建小操场,先加固一下,然后铺上一些人造草皮这样的材料,学校一下子增加了好几块场地,还可以搞点小的田径跑道,综合利用。您说大城市有雾霾。那好天气的时候就充分利用,可以调课嘛。

      我们很多球迷和伪球迷,天天问中国足球为什么不能起飞。作为一个家长、一个公民,你应该呼吁让你孩子的学校有更大一点的操场,你应该呼吁让他们有地方搞体育活动。足球起飞冲出亚洲,应该是一个副产品,不是一个主打的目标。英国是足球的诞生国。英国今年来世界杯了,但好多年都没来,人家也不在乎。但是人家社会当中,群众的足球,学生的足球,人家非常地在乎,人家知道什么叫本末。英国学生、英国市民的足球,踢得太热闹了。听说伦敦郊区,一望几十个足球场,周末按钟点排队在那儿踢着。英超当然更不用说了,那是商业体育。冲不出世界杯,人家好像没我们这么在乎。

      下面说第三个理由。前面我说了中国人不热爱足球。但是和中国足球不能起飞更直接关联的,还不是普通人,不是你我,是球员。又是一个令人丧气的问题,球员也不热爱。你这么说有根据吗?有根据啊。1991年我写《中国足球的出路》的时候,去北京足球队、北京青年队采访,采访过两队的教练,好像采访过李辉。他们跟我谈到球员练球的状态,说很不令人满意,没有热情。每天是下午3点钟开始训练,出来时懒洋洋的,有的球员公然就说,看见球就烦、腻味,不想碰它。这样的状态,你怎么能有训练的质量?这是多年前的事情了。我这本书里有采访的记载。这次世界杯期间,因为各路神仙都去俄国了,中国的记者采访到了当年日本国家队的教练冈田武史,他后来到我们的浙江足球队当主教练。比较中日的球员,他应该最有发言权。我给大家念念这段话。他说:他所带的中国球员,“到了训练开始的时间,球员到了球场后,就坐在场边休息,到我吹哨集合时,他们才慢慢走到球场,他们没有从心底上怀有喜悦去踢球,如果在日本的话,球员们早就已经出现在场地上了,踢着球,慢跑,做抻拉运动,各自做着热身了。日本的球员是因为喜欢足球而成为职业选手。只要场地上有球,就会不由自主地去踢,中国的选手则不是,即使早早来到训练场,不到开始训练的哨声响起,他们的屁股不会离开板凳。中国的球员过于看重金钱,一旦赚到钱,就不再在乎足球了,缺乏那种单纯的激情和热爱。而且中国球员明显出现水平和身价不符的状况,他们怕在国家队比赛中受伤,就会小心翼翼,如果受伤,他们在俱乐部干什么?”从我写书的1991年到今年,时间跨度这么大,中国球员的基本状态没有大的变化。我是一个采访者,是一个旁观者,而冈田武史是中国一个球队的主教练,他有直接的感受,中国球员不热爱足球。那中国足球还有什么希望?

      由此我说到了一个关键的因素:酷爱。如果你不酷爱一桩事物,你能把这桩事物做好吗?如果你不酷爱一个学科,能把这个学好吗?中国的梨园界和曲艺界里面,有这么一句话,不疯魔不成活。就是说,你对这桩事情,不痴迷,手艺练不了太好。痴迷是你能成才的基础。痴迷了,如果你其他条件不够,你也未必能成顶级人才。但不痴迷,你肯定成不了顶级人才。在兴趣、酷爱、痴迷这个维度上,教育跟足球接轨了。我们教育能不能培养出诺奖获得者,我们足球能不能培养出顶级的球员,不管是教这个人数学、物理学,还是教这个人踢球的话,我们这里面是不是有很多人痴迷了?痴迷应该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个软件,也是一把尺子,一个试金石。如果没有几个人疯魔,我们凭什么能干出名堂来?

      下面我们就讨论兴趣的问题。有一些教师认为兴趣算什么,值几个钱?兴趣能帮助你高考提几分?你好好刷题,把你的短板补上,再提高个八分十分的,兴趣一分钱不值。对此大家多半不会赞同。你再听听第二种言论:我们要非常注重培养孩子的兴趣。这与前一言论构成反差。你觉得后面这个对吗?我说,不对。为什么不对?前面一个观点,我们很多人能识别。而后面这个,我们很多人都理所当然地这么做着。这个游戏是很好的游戏,这个学科是很好的学科啊,你不热爱,好好培养不就热爱了吗?就像父母包办婚姻似的,婚后你们好好建立感情嘛。兴趣是哪来的?是这个少年和一个学科、一个游戏互动后产生的。是想培养就能培养的吗?什么叫缘分?你要有一种先天的、内在的东西能跟那个游戏共鸣。我为什么反对培养,其实培养也是高高在上的,非常主观的,其实你还是要操纵、控制你的孩子,往你所期望的方向上走。兴趣是一个自生长、自发育的东西,要从他那儿产生,你不要管太多,你能做的就是在他幼年的时候,在他的面前呈现多种信息,多个游戏、诗歌、音乐、提琴、围棋、足球等等。如果一个少年发育期的时候,信息太少,什么都没见过,那怎么能对某个游戏产生热爱呢?如果信息齐备,包围着它,他很有可能对其中的某个游戏产生兴趣。这是内生的,用不着你瞎操心。兴趣会成为他操练这个游戏的动力。它不是家长一厢情愿的东西。

      我再问问,你想怎么培养孩子的兴趣?奖励?那我就追问了,为什么要奖励?比如说你让孩子去学好几何,学好围棋,学好足球,如果学得好,你给他奖励。难道这三个游戏很枯燥、很不好玩,所以要给他点奖励。如果这三个游戏好玩的话,还要奖励干吗?它不能吸引一切人,但是对于喜爱它的人,还用得着奖励吗?你只需要跟他说:悠着点劲,该休息了,就够了。他已经热爱了,还用得着你天天发糖果?你这是对这个伟大游戏的亵渎,你认为这个伟大游戏是很枯燥的,要经常给点糖果去刺激。游戏有它自身的魅力,它一定会赢得和它会发生共鸣的那些孩子。当然还有些孩子,他们不喜欢这个游戏,会去追赶别的游戏,你瞎奖励不是在添乱吗?

      你的奖励叫做外奖,外部的奖励,我说还有一个内奖,即当我玩这个游戏的时候,我的乐趣就奖励了我。

      我小学读书的时候,是一个顽劣少年,其实我怎么顽劣啊?我至今对老师仍然很有怨气。就是我小时候没有玩够。我感觉当我走进体育活动的时候,我就是在自我奖励。为什么我们教育可以摧残青少年?可以把我们搞成没兴趣的人,就是外部的奖励太过分了,外奖会干扰内奖的发育。你不爱玩这个,去干别的去,这么多个游戏,为什么非玩这个呢?在属于不冷不热的时候,家长来了,后面的推动来了,好好玩,给你买辆自行车。他要是退场了,不玩这个的话,他有可能会真正地喜欢另一桩游戏了,但是在一个不冷不热的时候,你去推动,就干扰他和别的游戏的联系,因为你觉得这个好,你不断给奖励,孩子最后上道了,但是他从内心跟那个游戏缘分真的不深。以后他算怎么着?他能痴迷吗?他痴迷不了,疯魔不了。那是不冷不热的状态。

      我们很多球员对足球就是不冷不热。因为足球是这么一个有魅力的东西,你说他完全不喜欢也不是,但他真不是痴迷。他为什么不是痴迷?从发生学上说,你是怎么走进足球绿茵场的?我爹给我弄来的,我爹说这个好,我觉得也挺好。但你跟这个游戏没发生恋爱,过电,没有过。

      一个学生从小学、中学走到我这儿的时候,见面后我问的第一句话常常是:有什么兴趣。我做你的老师,当然得知道你的兴趣了。但是后来我也不愿意再问了,为什么?你问了以后,他一脸茫然,甚至可能认为是在刁难他:有什么兴趣?我凭什么有兴趣,我从小学到中学,12年,最后走到北大了,我容易吗?我的时间全被买断了,根本就没有一丁点时间发育我的兴趣,今天来到这儿碰见第一个老师,问我有什么兴趣?这不是难为我吗。就是说,兴趣这个东西,是一个主体的自发育,不是培养的。教育培养不了兴趣。我们只能提供信息,谁跟谁有缘分,他们自己结合。教育不能培养兴趣,但是教育可以摧毁兴趣。不当的教育方式,让你没完没了地干这件事,让你烦死它,最后产生了厌学。厌学就是精神的、求知上的癌症,这孩子不能有任何成就了,因为他已经厌学了。你进了北清,没有用。还不如他中小学的时候,没有学习过度,学得吐血,仍然热爱求知,哪怕进了差一点的大学,他是有可能有作为的,因为他至今都热爱求知。如同虽然已经进了北京青年队,后来又进了北京队了,他已经厌踢了,你还指着他去冲击世界杯?他都厌踢了,踢球对他只是饭碗的事,能在中超混日子不是挺好,钱挣得不少,他真正对这个东西多么的热爱,已经谈不到了,你对他能有什么指望吗?这是一件最重要的事情。

      兴趣,酷爱,是一个自发的事情,要提供宽松的环境,让他们在受教育过程中,让他们在成长中,有相当多的自主时间。我们的孩子为什么厌倦了足球训练?常常训练得非常刻板,今天200个射门,照着这个墙打。可不可以?可以。或者带球过杆,颠球都可以。除了那个呢?我们全部的足球时间,是不是能有一定比例是自主的?他们在这儿撒欢,这里没有教练。小孩子们在教练不在的时候,里头自发地产生了头子,球王。那个自主时间是发育兴趣非常好的小环境,他在那儿亢奋,内分泌旺盛,为什么?教练不在,他是头子啊,他为什么当头子?这是一个非正式投票,他过了一个,过了俩,都说他厉害,他获得了内奖,不需要给糖果,游戏中的得意是对他最大的奖励。

      我们的学习,不论是数理化、外语,还是学习足球,我们的学习过程中,没有给学生相当比重的自主时间、撒欢的时间、自我发育的时间。这个发育不光是球技,还有性格。为什么中国球员一到严酷的比赛当中,场上就群龙无首了?因为无论是在我们普教系统当中,还是在少年足球队里,就没有小领袖,只有好学生、乖孩子。在自然的、未受到教师过分操控的过程当中,球技、性格将同时成长,因为有相当大的自主时间,性格神秘地、默默地发育。我们没有这个。

      日本围棋曾长期领先,所以他们的词汇被各国棋手使用。有词汇叫“胜负师”,就是特别能在要紧的比赛当中,把握胜负,心理承受力非常好,越是关键的时候,越能打中对手要害的选手。

      胜负师这种性格哪来的呢?不是做作业做出来的,我说作业,不是光指几何题,做作文,那个一招一式的射门练习,就是作业。做作业做不出胜负师来。练射门多少次,也练不出胜负师来。胜负师是经历正式非正式的无数次大小比赛练出来的。一个人,孩子从8岁到17岁,十年当中,至少两三天当中要有一个非正式的小的比赛,你想,一年有一百次,十年中他经过正式和非正式一千次比赛,到他成为一个正式球员,他面对胜负司空见惯,稀松平常,扛得起来。

      下一个问题,海外留学。我们足球老出不了线,想了个捷径,送一支少年队到西班牙、德国。让我来评价评价这个事情。我对此不持乐观的看法。我们今天讨论的题目是顶级人才产生的障碍。各位,你看我的措词,我没用培养,我不认为顶级人才是培养出来的,是你把环境造就好了,等待他的出现。谁是顶级人才的胚子?不知道,我们不是神仙,看不出来,但只要基数足够大,里面一定会冒出来。

      顶级人才不是吃小灶吃出来的。在少年时代也看不出来的,只有到了相当年龄才看到。他基因有这个东西,但也不是一定能发扬。像一个种子,基因非常好,但在初期的时候,缺少了营养、水分,它就完不成它的天赋,长不成一棵参天大树。但如果你基因里没带来,再怎么给你阳光、营养?你也是不成的。而原来谁是,看不出来。只有更多的种子都去培养,慢慢看,到了一定年龄才知道,到什么年龄?也不一样,就足球运动员来说,有的早熟一点,可能十七八岁看出来了,晚熟一点的,可能21、22岁,甚至再晚才看出来。

      我们懂得在优秀人才的产生中,筛选比培养更重要。你要把是这块料找出来,不是这块料的话,是训练不出来的。因此培养是要有批量的。我们在筛选人才的时候,特别害怕一件事情,怕污染了筛选的环境。什么叫污染?如果小时候有的人开小灶,请优秀教师做家教,另一个孩子接受的是贫乏的教育。这样的一群学生一块到我面前来,让我去筛选。受了特别好小灶的这些人,这个时候显得不错。如果他没有这个潜力,日后做了学者,再怎么努力,也还是不行的。但是在中段的时候,接受了小灶,容易把一些天分很好的同龄人比下去,那个天分高的就失去了机会。我们现在不再搞小升初考试,搞就近入学。一个目的是减轻负担,其实还有一个潜在的作用,就是在初期选拔的时候,尽可能不要污染选拔的环境。如果早期的教育是极不平等的,对选拔会有很大的干扰。

      你们13岁到西班牙留学学足球去了,17岁回来,跟中国同龄人比较,可能会轻易地将中国大面积17岁的孩子比下去,因为中国足球文化与西班牙相差甚远。假设8—17岁足球受教者十万人,一个年龄段一万人。一万人就有五百支足球队。我们送到国外,能送几支?假设送两支。日后两支球队回国,面对498支本地少年球员,我们这两支球队的球员很可能轻易地能把其他球员都比下去。但是大面积的少年球员里面,有些基因是非常非常好的。如果他被选进去,日后能长成大树。而催肥出来的人,长不成大树。

      不要以为我们派个三两支、乃至七八支少年球队,到了巴西、到了德国、到了西班牙,中国日后的足球就有希望了。有顶级潜力的孩子,一定要在大面积当中产生。十万个孩子最后有可能组成了中超的20支足球队。当初脑门上可没带着标签,眼睛再好的足球教练,也不可能在13岁、14岁、15岁看出来,这个小子是日后的内马尔,没门。这是中国顶级大学的一个一线的教师,从孩子的发育、从基因、从潜力、从筛选这儿得到的这个认识。我以为无论是学习数理化、自然科学,还是培养足球的人才,日后的潜力是不易识别的,要大面积筛选,不要污染筛选环境。少年期的教育很难平等,但不要过分地不平等。这样一个认识供大家分享。

      中国足球不是一个木桶,是一个盘子,为什么是个盘子,我前面我讲了五点:中国人不热爱足球,我们是个伪球迷国度;中国是个足球人口小国,且短期内多不了;我们的球员也不热爱足球,不冷不热的在那儿踢球,因为少年的时候一直在做“足球作业”,那不是一个令他疯狂的游戏;我们的管理者不做基础建设,投机取巧,污染了筛选的环境。这样,我们的路越走越窄。

      三副药方

      总得给个药方啊。好,您听我说。

      第一,小学、初中开展五人制足球。大家要知道足球是城市文化,足球从来就不是乡间文化,乡间人可以踢球,但是足球从它产生、从它在全世界铺开,就是城市文化。不幸中国的中小学都没什么操场。管理者要看准这个短板,我们的小学、初中,只能、必须发展五人制足球,不要好高骛远,我们没有场地。五人制足球还可以开展。踢五人制足球挺好。技术上的五大要素:停、传、带、过、射,带球与过人的训练,大小场地几乎一样。停、传、射稍微打些折扣,因为高球少一些。

      第二,初中以后,将中国足球的摇篮设置在大批职业学校中。以前,中国竞技体育的摇篮设置在从少年体校到省市青年队的一条龙之中。后来我们反省中国体育人才的生产机制,越来越认识到这不是一个好的方式。其一,我们培养出的体育人才,性格不独立,人格不成熟,知识结构极度狭窄,除了自己的项目什么也不懂。原因是从年龄很小的时候,就脱离了普教系统,运动队里成分单调,没有各色少年。我们不是希望他练体育的时候,几何、外语学得多好,是希望他在普教系统当中,在心智上获得全面发育,受到同龄的非体育生的良性影响。其二,竞技体育人才的选拔极其残酷。绝大部分受教者最终不能成为专业运动员。在传统的培养机制中,他们落选后没有一技之长,难以安身立命。所以,今后中国很多竞技体育项目的人才应该在学校,而不是少体校——青年队中产生。那么,哪一种学校,将成为日后选择的关键。

      就足球来说,我以为高校和高中都不适合。首先是场地问题。北京人大附中的足球队一直踢得非常好。原来球队就在人大附中,后来待不下去了,搬到郊区去了。学习普通课程的时候,会有班车给他们拉过来。原因是即使人大附中这样令人羡慕的大型校园,也只拥有一块足球场,如果人大附中要养这个名牌足球队的话,人大附中的操场将被他们垄断,普通的学生就不要染指了,不要涉足了,没有你的地方。久而久之,学校管理者发现了球队和普通生在场地上的冲突,球队只好搬到郊区去。大学的问题跟我刚才说的一样,有些项目有可能,足球不行,没那个场地。要尊重普通学生们的校园文化,校园体育。

      我的建议是,中国的职业学校应该是中国的体育、文艺人才的摇篮。职业学校多数建在城市郊区,那里要搞出几块足球场,不是难事。

      高等学校要承担为中国培育科技顶级人才,兵在精不在多,老多的平庸人没有用。大多数初中毕业生应该进入职业学校,学点技术,安身立命。我认为中国应该好好搞中等职业教育,不要搞高职。学个普通的技能,不需要学那么多年,甚至这孩子聪明,学内装修,学厨艺,一年、两年就拿下来了,但是职业学校的年头还是要多一些,最起码三年,为什么?我们不能将马克思所说的童工送到社会,那是很不像话的,他还没有发育成熟呢,怎么就全天候去打工了,这样不行。那在学校里干什么呢?在学校里吃好、喝好、玩好,健康的发育,成为一个阳光少年,年龄够了,到社会上去工作。社会需要大批的厨师,推销员,内装工,五行八作。他们不需要在少年的时候特别用功于数学、语文。

      职业学校应该兼容一个大的教育项目,培养中国的体育人才。这些人才不要放在高校,不要放在高中,放在中职这儿好。放在这里和其他学生比较合拍。

      我去过一个商人办的三本大学,他的教育方针非常明智。这样的生源,不要企图知识学到多高的高度,他们就是在这儿吃好、喝好、玩好,健康地发育。因为性格阳光,善于与人交往,到了社会上去找工作,就业率很高,以后工作的也很好,成为健康的公民。他的学校里运动队非常多,足球队、篮球队、羽毛球队、乒乓球队、拳击队、摔跤队,还有话剧团、合唱团,等等。职业学校应该将文体生活办得丰富多彩,有声有色。职业学校玩得欢天喜地的,会把很多考生吸引到这儿:我不愿意念书,也念不过人家,还不如到职业学校,在那儿玩呢。

      中国的教育必须分流。有的人智力很高,适合学习,还有的人抽象思维能力不算太高,但是有些工作他做得特别好,比如汽车修理,比如厨师,比如唱歌,比如足球。人除了智力高下的差距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分流,喜欢念书和不喜欢念书。后者的比重非常之大。喜欢念书的人去念书,不喜欢念书的人不要去念书,没什么不好,我们应该让他们度过一个愉快的青少年时代,吃好喝好玩好,然后有一个安身立命的手艺,这就挺好了。还应该让中国体育人才在这样的环境里发育。每个职业学校当中,都应该,也可以有一支很好的足球队。我想不出一个更好的环境,能容纳1500支15—17岁的少年足球队。顺便告诉大家,2015年全国中等职业学校1.12万所,中等职业学校在校生601.25万人。

      第三是教练的问题。我说中国8—17岁这个年龄段当中,应该有十万个接受较好足球训练的人。十万足球人,相当于五千支足球队。这个年龄段的人,不是天天训练,更不是天天需要专业指导,有时就是自己踢。假如一个教练指导三支足球队,则五千支球队需要1700名专业教练。我们上哪儿找这些够格的教练?没有这些足球教练,振兴中国足球,就纯属大跃进和扯犊子。

      中国是个地道的足球小国。其中一个体现就是,我们的足球文化非常稀薄。这次冲进世界杯的两支球队,一个摩洛哥,一个突尼斯。正巧前两个月,我到这两个国家去旅游。看到街面好多孩子在踢球,大西洋海滩上,踢球的人可能到四位数,至少是大三位数,少年、青年,还有成年,不计其数的人在那儿踢球。踢得都有模有样。我自己夜里出来散步,有时候站着就不走了,看他们的脚法,都是一些普通少年,脚底拉球,左拉右拉,转身过人,都非常娴熟,国内中小学中很难看到,更不要说街面上。我认识到,突尼斯这个人口1080万的小国,足球文化深厚。

      在中国,我目光所及,没有看到这个年龄段的孩子踢球的脚法能让我眼前一亮。我们的足球文化为什么这么稀薄?人家作为一个小国,足球文化为什么这么深厚?不要说巴西了。巴西街面上足球盘带的技巧,当然能让一个喜欢足球的人为之惊叹。

      什么原因?是因为我们足球的从业人员退役的时候,大批大批的人不干足球了。这个国家本来就不多的专业足球人才流失了。我们不能剥夺个人的选择权。我使用“必须”这个词汇的话,是在一个特殊的、逻辑的意义上使用。即中国如果想积累他的足球文化,想高质量地扩大他的足球人口,球员退役后“必须”还干足球,因为我们的种子太少了,你还得做种。你还不能流失走,你还得接着干,你还得承担做三个足球队的教练工作。本来这个国家足球文化稀薄,就这么几个人踢专业足球,等踢完了以后,赶紧找一个挣钱多的岗位挣钱去了,谁去做青少年足球教练?我相信现在中国大批普教系统的中小学中,极少有受过专业足球训练的人当体育教师。请问,我们初中小学场地匮乏,教练也没有,足球凭什么发育?这个国家的足球文化为什么这么稀薄?竞技体育与学校、社会,曾经是隔绝的两个系统。搞专业对个体意味着饭碗,足球人才用武之地少而又少,学校和社会不需要这样的人才,退役后基本转行。他们退役前一两年,就窥测方向,哪儿给我钱比较多,我就走哪里。

      相反,我们就这么宝贵的足球专业人才,只有当他们退役后当教练,从事足球人才再生产,培养出更多的足球人才,其中突出者搞专业,退役后又接着干足球,专业教练员队伍越来越膨胀,中国够格的足球人口才能增长。眼下根本不是这样的生态。根本没有足球的种子,根本没有一定规模的专业教练队伍。

      统计一下,这些年退役的专业足球队员,多少人转业,多少人继续从事足球工作。这可不是无足轻重的数据。

      在国外,在足球文化发达的国家,我相信足球专业人退役后在社会上做足球教师的甚多,融入社会做得非常好。所以一些小国,它的足球文化绝不稀薄。街面上十岁的孩子脚法那么好,哪儿学来的?有地方学,有地方看。我们没地方学,你找不着跟谁去学。足球文化贫瘠到极点。

      教育中的智育与体育

      我们这个演讲,在其最后一个段落,回到教育上面。我认为中国的教育,有两个误区。其一,在体育和智育上太不平衡,中国的教育过于轻视体育,过于重视智育。我们话分两头,关于轻视体育,我们一会儿再说。

      虽然重视智育、重视智力,但重视的方式有问题,这就是中国现行教育的第二个误区。虽然重视智育,但是错误地理解了什么叫智力。智力绝不意味着把多少知识注入到你脑子里,智力的本质是解决问题的能力,有的时候也意味着提出问题的敏感性,能不能发现问题。脑子昏昏如也,事情这么糟了,连问题都发现不了。发现问题的敏感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这叫智力。不管你生活当中的大问题小问题,不管是人际关系的问题,还是一个跟生产相关联的技术问题,跟大自然相关联的一个物理的、化学的、生物学的问题。解决大小问题、形形色色的问题,这叫智力。而不是你脑子里装了多少知识,给人背出唐诗来,答对了牛顿定律,智力不是这个。我们智育的着力点不对。

      回到另一个误区:轻视体育。体育是非常要紧的事情。当然首先要说体育能让我们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但一定不要狭隘地理解这个,如果狭隘地理解,就是老生常谈,人人都明白,没人愿意听。经过体育的训练,你日后长大成人了,到了社会生活当中,你要去控制一些事情,一些机器、一些游戏,一些局面。而体育锻炼你学会控制你自己的身体,控制你自己的身心。如果自己的身心都控制不好,你还能控制什么呀。你还能很好地控制这台机器,这个团队?控制自己从哪儿学起?从学习文学开始?从学习物理学开始?可能有关系吧。但是我告诉你,控制自己的起点莫过于学会控制自己的身体。你操练这些游戏,体操、田径、篮球,哪里是操练球,你操练的是如何控制你自己的身体。你操练的是我在跟对手博弈的时候,如何能把我的身体控制得更灵活、更有力度。你加入马拉松,就要顽强地控制自己的身体、调动自己的全部能量。我就是一个练中长跑出身的人,我觉得我们是很难被打败的人。体育是要造就你的这些方面。

      上世纪的一个中国伟人说过这么一句话,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话说的似乎不错,其实是狭隘的,体育哪里光是野蛮其体魄。体育对你心灵的改造是很大的,身心是一体的。当然现在我们的社会里,野蛮其体魄都不被重视了,甚至身体差一点不要紧,只要你考上好学校,连这个都可以轻视了。但这个伟人说的是片面的。因为体育要造就的还有精神,还有性格。国外的社会对体育的重视比我们重视的程度要高太多了。因为他从来都以为,特别是在他的精英学校,哈佛、耶鲁、伊顿公学。他们希望他们的学生中发育出英雄情结。哥们儿,英雄情结靠哪个学科来造就?你说靠物理学好,还是靠练中长跑,练足球好?后者的文化含量那能赶上文学、哲学、物理学呢?但是我看,培养英雄情结,可能还是形而下的东西要比形而上的东西更有帮助,来得更直接。

      在我的讲座破题的时候,我就谈到了,中国人热爱足球,是何种状态的一种热爱呢?弄了半天,是旁观者啊。把看体育当做体育了。体育教学是要培养孩子的一种性格,这种性格就是实践参与,而不是旁观,不做梦游者。

      对于管理者和教师们,体育的追求从来就有两个面向,一个追求的是里子,是本质,野蛮其体魄,培养英雄情结,培养自强精神。这是体育的里子。体育追求还有一个面子,就是奖杯、金牌。里子和面子,别本末倒置。体育要不要追求面子?即使是竞技体育的非正式比赛中,大家较的什么劲?要面子,十几岁的孩子们踢这场球,也要争胜。为什么?这是这个游戏的题内之意。赢了才有面子。可见面子与里子是一枚硬币的两面。我们的荣誉心支撑着我们去努力,想法赢你,竞技体育本质就是这样的,是要见输赢的,但最后我们得到的发育是发育我们的里子。而当我们把我们的竞技体育彻底地视为追求国家的面子,学校的面子,要的是金牌奖杯,麻烦真的是太大了。

      我和大家分享了我的一番胡思乱想,我们今天讨论的一个问题是中国足球为什么不能进入世界杯。我是从这儿说起的。但是结尾的时候,我想说,这个其实是很次要的,这个面子应该是发育里子的副产品。我们应该好好学习足球诞生地英国,他们的注意力、他们的着力点,完全是放在里子上。面子有了更好,面子没有无所谓。如果我们中国的管理者,中国的学校,中国的成年人,中国的家长们,都能把认识端正,从里子做起,从学生的体育做起,我们不进世界杯怎么了?而且唯有从学校体育做起,我们大概才能和世界杯的距离更近一点。这是今天和大家分享的,谢谢。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郑也夫 责任编辑:寿淑衡 我要投稿
    咨询政采页默认空白广告位
    采购网二维码

    扫一扫,欢迎关注

    教育装备采购网官方微信

    掌握教育装备行业最新、最权威资讯

    相关阅读

  • 宁夏兴庆区校园足球让素质教育“生根开花”
    宁夏日报11-29
    11月27日,在银川市兴庆区第十九小学操场上,足球小将正娴熟地盘带,展开攻防战。记者从兴庆区教育局了解到,近年来,兴庆区进一步加快普及校园足球,在以往基础上开展丰富多彩的校园足球活动,...
  • 天津市为上足上好中小学体育课建言献策
    天津日报10-17
    10月16日,天津市政协召开上足上好中小学体育课,增强青少年体质专题协商会暨重点提案办理协商座谈会。市政协副主席朱丽萍主持并讲话。座谈会上,天津市政协医卫文体委负责同志代表提案人介绍提...
  • 小小绿茵场 校园足球首要目标是普及而非竞技
    中国青年报08-21
    校园足球如果提高与普及的工作掺到一块儿,提高必定会影响普及。8月19日,在2017绿茵星生代全国校园阳光体育足球班级联赛发展研讨会上,著名足球评论员、原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副董事长张路呼吁,校园...
  • 阿迪达斯与教育部和德国足协启动校园足球合作

    阿迪达斯与教育部和德国足协启动校园足球合作
    美通社07-07
    为期一周的中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德国训练营于柏林时间7月5日在柏林正式开营。这是为落实去年十一月中德双方签署的中德足球合作协议,由教育部与德国足协...
  • 校园足球进校园 不只让孩子会踢球

    校园足球进校园 不只让孩子会踢球
    山西新闻网05-09
    4月12日下午,在太原市迎泽区第三实验小学的操场上一片欢声笑语,原来是来自西班牙的外籍教练理查德正在为学生们上一堂别开生面的足球课。中国孩子一天...
  • 200所高校足球布局,需要勇气和机制

    200所高校足球布局,需要勇气和机制
    动商研究中心05-08
    今年两会期间,教育部释放出积极信号:争取2020年之前,完成200所招收高水平足球运动员高校的布局。而就在今年,校园足球将迎来跨越性的一步,提前完成...
  • 日本友人到菏泽郓城南城中学考察校园足球

    日本友人到菏泽郓城南城中学考察校园足球
    中国网05-08
    菏泽市政协副主席樊庆斌、谭金辉校长与省专家、日本友人在一起谭金辉校长介绍学校足球开展情况5月5日上午,日本友人到菏泽郓城南城中学考察足球开展情...
  • 兰州市将启动建设校园足球改革试验区
    西部商报04-28
    昨日,兰州市十六届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听取审议了兰州市政府《关于全市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情况的报告》。据悉,兰州市将提前一年实现县域义务教育基本均衡目标。同时,今后将全面开展经典传承系...
  • 第四届全国学校体育与卫生器材装备展示会
    产品线 企业简称 成立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