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中显恒业仪器仪表有限公司

4008190228-0109
 远古的色彩盛宴:数码显微镜在古典雕塑上的应用
  • 远古的色彩盛宴:数码显微镜在古典雕塑上的应用
  • 远古的色彩盛宴:数码显微镜在古典雕塑上的应用

    参考价格: ¥200000.00
    品  牌:德国莱卡
    产品型号:远古的色彩盛宴:数码显微镜在古典雕塑上的应用
    适用范围:高教
    所在地区:德国
    上架时间:2018年08月27日
    留言咨询
    4008190228-0109   QQ交谈
    与企业取得联系时请告知该信息获取自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
    我要分享
    联系我们
    
  • 北京中显恒业仪器仪表有限公司
  • 第3年

  • 联系人:霍刚
  • 手机号:13911564578
  • 微信号:HG8639103
  • 电话:010-82967128
  • 传真:010-82967358
  •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回龙观镇建材城西路87号2号楼16层1单元1620
  • 4008190228-0109
  • [在线留言]   QQ交谈
  • 热门产品
    产品分类
    详细说明

    远古的色彩盛宴:

    数码显微镜在古典雕塑上的应用

    Jan Stubbe Ostergaard1Kerstin Pingel2

    1Ny Carlsberg Glyptotek, Copenhagen, Denmark2徕卡显微系统

    2009 年 12 月 15 日

    在所有人的印象中,古老的大理石雕塑都是白色的。但果真如此吗?哥本哈根彩绘网络 (CPN) 的科学家们向人们展示了希腊和罗马的雕塑,这些雕塑饰有奢华的装饰品,并施以华丽的色彩。借助手术显微镜和数码显微镜,文物保护专员可以检测油漆颜料的细微痕迹,还原远古时代的色彩盛宴。

    例如,18 世纪伟大的德国学者 Johann Joachim Winckelmann,沿袭了“纯白才是真正之美”这一传统理念。如今,我们在审美方面仍然秉承这一理念。但众所周知,自 19 世纪以来,古代雕塑就开始采用彩绘技术,即“多色”技法。具体做法是,细细研磨蓝铜矿和孔雀石等矿物材料,然后用鸡蛋或干酪素等粘合剂将之混合。彩绘雕塑增强了雕塑的三维立体效果,并为观众了解艺术作品传递了重要线索。例如,当游客参观上古时期的城堡时,他们就只能认出波斯骑士的雕像,因为这些骑士的裤子上饰有东方国家典型的菱形图案。中显恒业(香港)有限公司/北京中显恒业仪器仪表有限公司是光学显微镜的专业提供商。本公司注册资金501万元,在北京、香港、郑州等地均设有营销服务中心,具有医疗器械经营企业资质,依法可经营类、类医疗器械产品,2013年公司又取得进出口权和国家3A级企业信用资质。客户涵盖农林、医疗、航天、航空、船舶、军工、机械、冶金、电力、石化、地质等行业,在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生命科学、工业材料、医疗卫生、农业系统、畜牧系统、军工系统等领域具有相当的知名度与影响力。中显恒业是国际知名光学厂家德国Leica光学显微镜的一级代理商。

    用于基础研究的跨学科网络

    “我们都知道,色彩是所有古希腊和古罗马雕塑的重要组成部分”,哥本哈根新嘉士伯艺术博物馆古代艺术馆研究负责人 Jan Stubbe Østergaard 介绍道。“但是我们很难真正了解这种现象。”在全球博物馆的许多古代雕塑中,我们对彩绘雕塑的深入研究相对较少。哥本哈根彩绘网络是一支跨学科研究团队,成员包括新嘉士伯艺术博物馆、丹麦皇家艺术学院文博学校、哥本哈根大学地质博物馆、丹麦技术大学化学系,这支研究团队旨在对新嘉士伯艺术博物馆的雕塑进行研究,并对色彩的痕迹予以记录。该研究任务非常紧迫,因为这些色彩痕迹正在逐渐消失。

    远古的色彩盛宴:数码显微镜在古典雕塑上的应用

    图 1:华丽的色彩为复原后的狮子雕像赋予了生命。复原者:V. Brinkmann 和 U. Koch-Brinkmann。图片来源:新嘉士伯艺术博物馆

    显微镜图像成为唯一线索

    由于雕塑上的有些颜料残留非常稀少,导致无法提取样本,因此显微镜就成了文物保护专员 Maria Louise Sargent 的最重要工具。“我透过显微镜所观察到的内容就是色彩的唯一线索”,文物保护专员说道。“因此,我会系统性地对雕塑进行观察,确保不放过任何有关颜料的蛛丝马迹,这一点非常重要。”Maria Louise Sargent 采用的是一台手术显微镜和一台数码显微镜。

    “数码显微镜具有强大的灵活性,”这位文物保护专员介绍道。“这些雕塑高达两米,而我们的扫描工作必须精确到每一厘米。此外,数码显微镜的放大倍率能够达到 160x。如此一来,色彩颜料和原始颜料残留就不再只是微量的痕迹了,现在,我们可以更简单地对这些线索进行详尽地检测和分析。通过数码显微镜,我们可以记录视频和图像,并在讨论时,将这些资料呈现在监测器上。检测完监测器上带有颜料残留的区域后,显微镜会保存数字图像,形成记录。

    远古的色彩盛宴:数码显微镜在古典雕塑上的应用

    图 2:文物保护专员 Maria Louise Sargent 运用手术显微镜,记录公元前 100 年希腊时期希腊大理石肖像的色彩痕迹。图片来源:新嘉士伯艺术博物馆

    远古的色彩盛宴:数码显微镜在古典雕塑上的应用

    图 3:用手术显微镜获取的希腊人物肖像的右眼图像。睫毛和其他上色细节清晰可见。图片来源:新嘉士伯艺术博物馆

    图 4:用手术显微镜获取的狮身人面像微量蓝色颜料的图像。未经鉴定。图片来源:新嘉士伯艺术博物馆

    远古的色彩盛宴:数码显微镜在古典雕塑上的应用

    与大英博物馆开展合作

    在利用手术显微镜搜寻痕迹的过程中,Sargent 在公元前 580 年的希腊石灰岩人物雕像上发现了极其微量的蓝色颜料。对于鉴定颜料,Danes 寄希望于未来与大英博物馆的合作上。这家欧洲博物馆界的“巨鳄”已经采用 CPN 模式开启了彩绘项目,并将 CPN 列为外部研究合作伙伴,携手开展研究工作。“我们大英博物馆的同事们已经开发出了一种无创性方法,即利用 UV 照相检测埃及蓝的技术手段。我们希望通过这项技术获得更多信息”,Østergaard 乐观地说道。

    远古的色彩盛宴:数码显微镜在古典雕塑上的应用

    图 5:文物保护专员 Rikke Hoberg 运用数码显微镜记录叙利亚雕塑的色彩痕迹。图片来源:新嘉士伯艺术博物馆

    远古的色彩盛宴:数码显微镜在古典雕塑上的应用

    图 6:透过数码显微镜,可以看到红色、赭色和黑色颜料的痕迹。新嘉士伯艺术博物馆

    展现两千年的历史痕迹

    目前,Maria Louise Sargent 正着手于研究“帕尔米拉之美”,这件石灰石雕塑可以追溯到公元前 190–210 年左右的叙利亚帕尔米拉,雕塑上饰有红色珠宝,正中有一个玻璃球。“这些艺术珍品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了,它们充满了故事与传奇”,Sargent 介绍道。“换句话说,我能看到很多痕迹,包括环境污染或侵蚀剂的痕迹。难度较大的工作就是准确得鉴定这些痕迹。”毕竟,这些古代画家曾用代赭石等材料作为色料,这些色料正是泥土的颜色。因此,哪一部分是颜料,而哪一部分仅仅取材于当地的土壤呢?就如同木炭曾被古人当作黑色颜料,而碳离子也是现代空气污染的指征。

    远古的色彩盛宴:数码显微镜在古典雕塑上的应用

    图 7:这件石灰石雕塑来自公元前 190–210 年的叙利亚帕米拉,雕塑上饰有红色珠宝。图片来源:新嘉士伯艺术博物馆

    备受争议的观点:皮肤到底有没有上色?

    通过肉眼观察希腊人物雕像,可以看到睫毛和嘴唇上的各种颜色痕迹。Østergaard 正期待着真正重要的发现:“该对象的检测可能有助于解答古代人物雕像的肌肤到底有没有涂色这一问题。到目前为止,我们只有一项来自古典时期和希腊时期的证据,证明人物的身体是用肤色颜料予以涂色的。”

    远古的色彩盛宴:数码显微镜在古典雕塑上的应用

    图 8:卡利古拉肖像,罗马帝国公元 37–41 年间的统治者,是首批运用彩绘法复原的罗马雕像之一。图片来源:新嘉士伯艺术博物馆

    远古的色彩盛宴:数码显微镜在古典雕塑上的应用

    图 9:卡利古拉样貌如何呢?这次复原是为了 2003 年举办的 Bunte Götter 首次展览。复原者:V. Brinkmann、U. Koch-Brinkmann 和 J.S.Østergaard。图片来源:新嘉士伯艺术博物馆

    远古的色彩盛宴:数码显微镜在古典雕塑上的应用

    图 10:稍后时期的卡利古拉复原图,在相同研究内容的基础上由同一团队完成,在对其更高层次的自然主义方面更具推测性。复原者:V. Brinkmann、U. Koch-Brinkmann 和 J.S.Østergaard。图片来源:Stiftung Archäologie,München

    客观的物理分析揭示颜料产地

    在颜料足够的情况下,我们会选取微小的颜料样本,并用材料检测显微镜进行横断面检测,以便确定层状结构,如果可能,还将对颜料进行鉴定,有些鉴定则需要依赖 CPN 合作研究机构的物理分析结果。因此,地质博物馆的 Minik Rosing,通过分析同位素微量元素,可以具体指出颜料的产地:“一尊雕塑的红铅粉产自西班牙,并远销至罗马”,Østergaard 介绍道。“这也为我们研究古代贸易路线提供了线索。”

    彩绘研究任重而道远

    尽管 CPN 已经取得了一些显著的研究成果,但彩绘研究仍处于起步阶段。“即便我们能够鉴定古代雕塑上的色彩,但我们依然无法知晓它们的真正面貌,”Østergaard 指出了目前的工作难题。“所以,我们需要了解技艺方面的更多细节,以及古代彩绘艺术作品呈现出来的美学效果。”

    2012 年在哥本哈根举办的大型展览上,将展示新嘉士伯艺术博物馆运用显微镜研究众多雕塑的最新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