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从今年5月20日开始,成都、北京、沈阳等地不约而同地爆发出校园"毒跑道"事件,而在2015年,据不完全统计,"毒跑道"至少波及江苏、广东、上海、浙江、江西、河南等6省市,具体城市则多达15个。6月21日,央视曝光塑胶跑道产自黑窝点,用料遭到严重污染,再一次把毒跑道事件推向风口浪尖。
事件曝光
废旧轮胎、废弃的电缆、以及各种说不清来源、说不清品种的橡胶垃圾,就这样经过简单地粉碎,简单地粘合之后,就成为了学校塑胶跑道的主要原料。生产窝点明知这些废弃物存在有毒成分,却将它不加任何处理地做成了所谓的塑胶跑道原料,这样的塑胶跑道怎么可能不出现异味,不污染环境呢?
黑心老板们利用废弃的工业橡胶原料,违法制作塑胶跑道的塑胶颗粒,他们明明知道这些废弃橡胶垃圾里含有重金属、含有有毒化学物质,明明知道这些有毒原料会铺设在学校的校园里,但是为了区区的经济利益,全然不顾孩子们的安危,违规违法的进行大肆生产。
专业观点
刘海鹏
全国体育标准化技术委员会设施设备分技术委员会秘书长

"毒跑道"引起了全社会的关注,作为体育人我也极其痛恨那些失去良知的跑道材料生产商和工程商,以劣质原料生产低价劣质产品充斥市场赚取利润,这个行业也到了非得下力气治理的时候了,否则将遗患无穷。

优化教学与竞赛环境,建设塑胶跑道本身没错,只要是采购方、建设方、生产方、施工方,监督方,检测方等与跑道有关的这几方面同时做到尽职尽责,劣质材料和施工就没有市场了,也就不会有毒害学生,污染大气的塑胶跑道了。只要是有良知的人和企业,为子孙后代的身体健康和我国体育事业的发展积善行德,都会做有益于社会,有善于亲人的运动场地,都会做无愧于心的优质体育设施。

了解更多

余若祯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毒跑道”五花八门的检测结果,凸显了我国有毒有害化学品环境管理立法的空白。

在国内,甲苯二异氰酸酯(TDI)型聚氨酯跑道是塑胶跑道的“主力军”。在TDI型聚氨酯跑道的疑似毒性成分中,未反应完全的游离态TDI单体对眼睛和呼吸道具有严重的刺激作用,可能引起呼吸道炎症。但无论是适用于室外的现行《环境空气质量标准》还是《室内空气质量标准》,对游离TDI的浓度都没有规定。因此,即使对学校教室和跑道上方的空气采样检验“合格”,也不能说明这些区域内的空气安全无毒。

我国《环境空气质量标准》只包含二氧化硫、二氧化氮、可吸入颗粒物等10项空气中最常见污染物标准,涉及有机化合物污染的只有颗粒态苯并芘浓度一项。如果其他有毒有害的挥发性有机污染物进入环境空气造成污染,并无标准可查。

师建华
环保协会理事、塑胶跑道国标主要起草人

2004年起草的《合成材料跑道面层》(GB/T 14833-2011)被大多数塑胶跑道施工建设从业者称为“国家标准”(以下简称“国标”),其中的化学环保指标对建设材料中的有毒有害物质进行了限量要求。而国标并非强制性标准,仅是推荐性标准。

国家标准委于2011年颁布了两个标准:《体育场地使用要求及检验方法第6部分:田径场地》(GB/T 22517.6-2011)和《合成材料跑道面层》(GB/T 14833-2011)。这两项标准对于塑胶跑道中苯、甲苯和二甲苯总和、游离甲苯二异氰酸酯、重金属四项指标的最高限量作了规定。受限于当时的技术水平,对于芳烃溶剂油、邻苯类增塑剂、有机性的挥发物等未有涉及。

科技水平提高,对有害物质的检测手段也提高,一些有害物质能够被发现,这些都是必须进行限量的。而目前,塑胶跑道中的所有有害物质尚“不能完全检测出来”。

袁义龙
国体世纪体育用品质量认证中心副总经理

现有的国家标准能保障厂家生产合格的产品,从已有的现场检查情况来看,很多的材料在工厂检测时没有任何问题。厂家在检测过程中会按照正规的标准和材料生产样本,测试时一般不会有问题。但是现场施工则完全不同,现场使用何种材料,添加什么溶剂,跑道施工情况和送检的样本差别很大。

不应等到铺设完之后再去控制,首先在招标时,招标方可以委托第三方机构,严格把关采购来自正规通过认证的厂家;其次,现场施工时使用正规的施工队伍,使用方自行使用第三方检测机构和监管队伍管理控制好验收。

陈宏伟
保定市国体旗舰体育设施有限公司总经理

毒跑道的出现,是某些经营者的良心出了问题。不论什么行业都不能逾越道德的底线,产品最低限度的保障,也必须是环保健康的。如果国内产品出现质量问题,不是因为生产能力与技术上的原因,只可能是经营理念的原因。

由于招标模式、行业标准、监管体制难以有效规范市场,校园运动场地可以说是一个仅"靠自觉和良心支撑"的行业。“毒跑道”事件的出现反而推动了市场规范化发展,给有诚信、做良心品牌的企业带来的是商机,不是危机。

了解更多

各方回应
近期,学校塑胶跑道质量问题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昨晚,教育部网站刊登有关负责人的问答表示,教育部要求立即叫停在建和拟建的塑胶跑道的继续施工,重新对其招标过程及相关合同进行审查,进一步明确质量与安全要求,在确保施工质量万无一失的基础上方可继续施工。
23日上午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请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刘鹏介绍《全民健身计划(2016-2020年)》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有记者提到的关于跑道的问题。刘鹏表示,各级政府非常重视,教育部门已经采取了坚决的措施。体育总局今后会继续发挥我们的力量,建设好"三边"工程,继续为老百姓服好务。
昨天晚上,记者从沧州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发来的情况反馈获悉,在有关媒体对塑胶跑道使用橡胶再生颗粒相关情况进行报道后,沧州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市政府主要领导马上作出批示,要求立即组成调查组进行详实核查,并依法依规进行查处。随后,市政府召开紧急会议,对排查工作进行安排部署。
6月23日,记者从保定市委相关部门获悉,保定市政府6月22日召开专题会议,对央视财经《"'毒跑道'竟是工业废料黑窝点,距北京不到200里》报道曝光的问题进行了专题调度,听取市质监局、环保局、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安局、教育局、体育局、监察局、保定供电公司等部门有关情况汇报,对下一步处置工作进行了安排部署。
最新动态
河南平顶山假冒伪劣场地事件曝光后,记者来到涉案场地进行调查暗访,发现其室外篮球场地所铺设的地板为仿某品牌"绿钻"纹的5.1mm地板,其结构层也与某品牌的结构完全相同。
"毒跑道"事件还未平息,"假地板"事件又崭露头角。近日,河南省平顶山某市郊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室外篮球场地所铺设的地板为石头5.1地板,却假冒旗舰的品牌。
央视曝光塑胶跑道产自黑窝点,使用来源不明、品种不明的废旧轮胎、电缆等橡胶垃圾制成塑胶跑道原料,人们认为,"毒跑道"是废旧轮胎粉碎的黑颗粒制成的。
在"毒跑道"事件定性和责任归属尚未有结论时就紧急拆除"毒跑道",并不是一个常规的解决方式。为何这一事件在定性及处理上面临如此大难度?
两家第三方检测机构对白云路小学的检测结果大相径庭,如此打脸的检测结果我们不禁要问:以“独立”著称的第三方,你独立吗?如果第三方检测机构可以视舆论走向而随风摆动,何来公信力可言?
近两个月来,北京有多所幼儿园、小学的多名学生出现流鼻血、咳嗽、出疹子、凝血功能异常等症状,家长们怀疑"祸首"是塑胶跑道。
从招标、生产、施工,到监理、验收、监管,除了矫正建设理念,更新行业标准,更重要的是唤起相关各方的责任意识与安全意识,真正做到各守其分,各尽其责。
集中爆发的校园“毒跑道”事件已经成为一个全国性事件,而其产生的根源之复杂、持续时间之长、涉及地域之广、带来危害之大可能超乎想象。
目前的学校塑胶场地建设招标环节,往往标准就是"低价"。较少的投入加上招标唯低价是取,严重影响校园操场的工程质量。
在面对往往是自己唯一一个孩子的健康问题时,在疑似"毒跑道"事件在全国层出不穷时,家长们怎么可能情绪稳定?至少在记者的调查中,没有一位家长表示对此无动于衷。
在跑道建设方面,中国不缺技术,也不缺好的生产和施工企业,缺的是有效的监管。教育部门应把专业的人员与验收机构用起来,严格监督环节,让孩子不再成为"毒操场"的受害者
学校惊现毒跑道,闻之让人毛骨悚然。校长说新校舍启用前空气质量各项测试都合格,更令人大惊失色。人们不禁要问:学校毒跑道是如何检测合格的?
"有毒跑道"对于孩子的危害是潜移默化的,据业内人士透露,有些无良企业在塑胶跑道中添加了邻苯类、芳香烃等有毒物质,其中邻苯类塑化剂最为常见,过量使用甚至将导致男孩绝育。
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专家称,现有国标未规定限值、但劣质厂商违规添加部分有毒物质,检测机构依据国标根本无法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