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台州探索建立城乡教育均衡度指标监测体系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1-07-22 17:27围观100次我要分享

  近年来,社会对教育均衡发展的呼声愈益强烈,作为社会现象的反应,则是择校热、择校贵,即部分社会成员以空间的选择来获得优质教育资源的服务。

  新《义务教育法》第六条明确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合理配置教育资源,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改善薄弱学校的办学条件。这是国家从法律层面积极回应了群众的利益诉求,推进教育公平以维护社会公正。教育部出台文件,明确提出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目标和路径,并同部分省市人民政府签订促进均衡发展的备忘录,决心之坚定、力度之大都是空前的。各地教育行政部门在推进教育均衡发展的过程中,也摸索出了许多经验,取得了明显成效。但是,城乡义务教育发展水平在怎样的状况下,才算是达到基本均衡,或者说,怎样监测均衡发展的水平,对这些问题却鲜有理论的探讨和经验的介绍。

  探索建立一种机制,分析城乡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状况,引导教育资源在城乡间的合理配置,在实践上是有益而且是必需的

  我们认为,探索建立一种机制,分析城乡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状况,按照国家社会公共政策的基本要求,引导教育资源在城乡间的合理配置,在实践上是有益而且是必需的。台州市近年来在大力推进教育均衡发展的基础上,从2008年开始探索建立城乡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监测制度,对城乡义务教育均衡状况进行定量分析,积极引导县市加快发展农村教育,并列入对县市党委政府的工作目标考核内容,强化了县市政府对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责任。

  建立城乡义务教育均衡度指标监测体系,可以科学评价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状况。影响城乡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状况的因素,我们认为主要有这样几个方面:办学设施上,主要是学校标准化建设情况,即校舍条件与教学装备的标准配备状况;教育经费上,实行了教师绩效工资以后,主要反映在公用经费和教师培训经费方面;教师配置上,主要是骨干教师的配置比例。作为教育资源使用的绩效情况,则表现为教育质量的高低,以及学区内学生的非正常流动数量。

  由此,我们选取了以下一些指标建立均衡发展的评价体系。在办学条件方面,选取“生均教育装备值”和“生均预算内公用经费”,这两个指标体现的是提供给学生的与学习条件直接相关的物质资源的数量。在师资配置方面,选取“名教师比例”和“高级教师比例”,即它们分别占专任教师的比例,这两个指标代表优质教师资源的分布情况。在教育质量方面,选取“中考后30%的比例”这一指标,即中考成绩处于本县(市、区)后30%的学生数量占当年初中毕业生总数的比例。

  我们通过对上述三个方面五个指标经加权计算,得出一个“均衡度”的数字,作为度量一定区域中生均教育资源占有量及资源使用效益在城乡学校间的比例状况,它总体上能反映出区域均衡发展水平及推进状况。

  通过监测分析,2008年至2010年台州市城乡义务教育均衡度分别为0.726、0.728和0.736。以2010年均衡度值0.736为例,表明在2010年台州市农村生均教育资源占有量及资源使用效益为城区的73.6%。

  建立均衡度监测制度的目的在于诊断现状,推动工作,监测分析均衡度指标,其目的要体现在政策导向上

  建立城乡义务教育均衡度监测制度,将引导教育资源在城乡间科学合理配置。影响城乡义务教育不均衡发展的教育资源,其涵盖面是很广的,除了办学条件、师资力量,还包括管理水平、学校文化、生源状况、地理环境、人文环境等。但在众多影响均衡度的因素中我们只选取了其中的若干个作为监测指标,主要是从推动实际工作考虑,遵循“可测、差异、可控”的原则,即入选的指标应符合“可以量化”、“城乡间有显著差异”、“可以行政调控”等条件。像 “地理、人文环境”、“学校文化影响力”、“生源状况”等因素对教育质量会产生一定的影响,但这些因素具有不可控、不可度量的属性;“生均占地面积”、 “生均建筑面积”、“教师学历合格率”等作为办学的最基本条件,在台州市城乡间已无明显差异,这些指标我们也未将其作为均衡度指标考核内容。

  我们在取舍监测指标的设定上,更为注重的是“引导性原则”。建立均衡度监测制度的目的在于诊断现状,推动工作。监测分析均衡度指标,其目的要体现在政策导向上,引导政府及教育部门将核心教育资源,比如教育经费、教学装备、知名校长、骨干教师等,加大向农村学校倾斜配置的力度,同时要引导学校尤其是农村学校面向全体学生、全面提高教育质量,切实改变农村教育相对薄弱的状况。从近3年监测指标的具体情况看,农村学校办学条件以较快速度改善,城乡差异逐步缩小;城乡间的师资力量与教育质量仍有较大差距,尚未形成骨干教师向农村流动的成熟机制;可喜的是,尽管各县(市、区)初中学生中考后 30%比例农村学校仍远高于城区学校,但已显露出城乡学校初中学生中考成绩逐步接近的趋势,监测分析为推进教育均衡发展提供了科学依据。

  将“城乡义务教育均衡度”列入对县(市、区)经济社会发展目标责任制考核内容,强化了县级政府合理配置教育资源的法定职责

  应该看到,造成目前城乡义务教育的不均衡状况是以往国家实行的“非均等”政策的结果,今天改变这种状况,推行均衡发展,需要的也是非均等化政策,即必须向农村倾斜的非均等化政策,只有这样才能尽快达到均衡发展的水平。

  新《义务教育法》规定,义务教育实行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统筹规划实施,县级人民政府为主管理的体制。因此调整基本公共教育资源配置政策的关键在县市人民政府,只有强化了这一法定责任,公共政策才能落到实处。我们自从实施均衡度监测制度后,每年将监测结果上报市政府,通报县(市、区)政府,并在教育系统内公布。从2010年开始,台州市委市政府还将“城乡义务教育均衡度”列入对县(市、区)经济社会发展目标责任制考核内容。监测和考核工作的开展,从制度上保证了县级政府落实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责任。

  近几年,台州各地坚持实行教育投入低位化策略,即优先投入农村学校,优先保障农村学校的建设经费和公用经费,实行村完小高于中心小学、农村高于城区的生均公用经费政策。2010年,全市生均事业费城乡比率为1:1.15;全市义务教育生均公用经费农村达到511元,高于城区45元;全市共向义务教育学校投入教育装备经费7918万元,其中投入农村学校5483万元,也就是说约70%的装备经费投向农村学校。农村学校的办学条件和城区学校逐步接近。同时,建立健全城乡教师合理流动机制,每年从城区选拔部分骨干教师到农村学校担任校长和学科带头人。2008年以来,全市就有近千名骨干教师从城镇调到农村学校,其中100多名担任校长等领导职务,加强农村学校的管理水平。针对监测分析提出的教师资源配置上存在的突出问题,市政府办公室今年上半年发出了《关于建立义务教育学校教师交流制度促进城乡师资均衡配置的指导意见的通知》,加大城镇骨干教师向农村流动的力度,并提出3年选派100名城镇骨干教师到农村任校长,从农村学校选调300名校长到城镇学校挂职一年,每年表彰奖励30名长期在农村任教的优秀教师等。此外,各义务教育学校尤其是农村义务教育学校也不断降低教学重心,重视学习困难学生的转化和进步。从监测数据来看,我市从2008年到2010年,农村学校中考后30%比例从 37.6%下降到36.2%,农村义务教育质量呈现上升趋势。

  值得指出的是,我们摸索的均衡度监测体系仅仅是框架性质,目前我们正着重在以下两个方面予以完善。一是把城区随迁子女的教育状况列入监测范围。我国以往社会政策和公共服务的覆盖面只重视“户籍人口”,而非“常住人口”,随着城市化发展的加速,城镇中随迁子女大量增加,城市中户籍人口与流动人口之间形成了新的“二元”现象,反映在教育上公办学校与民工学校之间的不均衡状况。在现有的均衡度监测体系中我们尚未将城市中不均衡状况作进一步的分析与评估。二是建立义务教育质量的监测体系。在现有的均衡度监测体系中教育质量方面我们只有中考成绩后30%一项指标,引导学校的教育要面向人人,但还欠客观与全面。目前我们建立了基础教育质量监测中心,探索建立义务教育质量监测体系,对义务教育的学业和其他方面的教育质量进行正常化和动态的监测,引导学校全面贯彻落实义务教育法,实现均衡发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