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社会要提升对嵌入式系统教学的认识——访中国软件行业协会嵌入式系统分会秘书长郭淳学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06-07-07 17:20围观8471次我要分享


    2006年6月2日,北京工业大学、北京革新科技有限公司与微软亚洲研究院、中国软件行业协会嵌入式系统分会、电子工业出版社、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出版社联合举办了“微软嵌入式教学系统研讨会”。多所知名高校的嵌入式系统一线授课教师,现场讲述嵌入式课程建设的经验和心得。其中,中国软件行业协会嵌入式系统分会秘书长郭淳学老师做了关于“嵌入式技术的现状及发展”的精彩报告。郭秘书长在报告中指出当前中国社会对嵌入式系统和嵌入式软件的认识还比较模糊,国家的一些相关部门也对嵌入式系统和嵌入式软件看法不一致,支持态度相差很多。目前,国内嵌入式系统教学实验设备的生产厂商有十几个,所生产的设备基本都在大学中应用。郭秘书长强调说嵌入式系统教学实验设备在大学中的应用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嵌入式系统不应该是计算机、电控专业的一门课程,而且应该成为所有与机电有关专业的课程。

    郭秘书长的这一提议,引起了笔者极大的兴趣,会议间隙,笔者采访了郭秘书长。

中国软件行业协会嵌入式系统分会秘书长郭淳学

问:郭秘书长您好!我们知道嵌入式系统是各类数字化产品的核心,小到mp3、手机、机顶盒、数码相机,大到网络家电、智能家电、车载电子设备、工业机器人……可谓无处不在。全球嵌入式软件市场年增长率超过12.5%,中国未来三年嵌入式软件产业将保持40%以上的年复合增长率。但是您刚才在报告中指出,嵌入式系统在目前中国社会上,无论是教学还是社会上对这一系统的认识还远远不够,为什么有这样的提法?

答:我觉得嵌入式系统从技术上有人把它说的很玄,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一项最新技术,其实不是这样的。从上世纪80年代,英特尔研制出了4004微处理器开始,就应该有嵌入式系统应用了,后来又出现了单片机,嵌入式系统应用就更广了。北工大研制的风靡全国的TP801单板机的应用也是嵌入式系统。我认为现在广泛使用的单片机和单板机应该算是老一代的嵌入式系统,他们在控制方面起到了智能化、程序化的作用。相比老一代的系统,我们将现在的称为新一代的嵌入式系统。新、老一代嵌入式系统的区别在于软件方面有无操作系统支持;另外,新一代嵌入式系统在集成度方面也提高很多。这两个方面的发展,使新一代嵌入式系统的应用大大拓展了。但是,有的专家认为没有操作系统就不能称作嵌入式系统,我觉得这种提法不准确。

    因为嵌入式的概念和含义太广泛,从广义上讲所有软件都可以说是嵌入式的,软件如果不嵌入硬件中是无法发挥作用的。但是,现在所说的嵌入式系统是从狭义方面来讲的,只将用于控制方面的专用计算机算作嵌入式系统。如果按大家现在的共识来说,那么单片机、单板机在控制方面的应用都是嵌入式系统,只不过他们在性能方面没有新一代的嵌入式系统更加先进。

:既然嵌入式系统的应用如此广泛,那么目前高校的教学情况如何?需要有何调整?

答:我个人认为大学不应该马上放弃过去已有的单片机教学。因为这些是控制方面最基础的知识体系的一部分,要让学生首先掌握这些基础知识,之后稍加讲授就会很容易地掌握新的芯片与操作系统。知道本质的东西后,无论以后再出现什么新的芯片与操作系统,都不难驾驭。因此,我觉得在教学方法与指导思想上的改进要比单纯的设备更新更加重要。

    我觉得现在高校在各门课程的教学方面比较脱节。我们已经举办了三届高校嵌入式教学研讨会了,会上有些人提出要将嵌入式系统办成一个专业,甚至一个系,我觉得这在高校不宜推行。因为嵌入式系统教学在高校电专业应该是一门综合的大实验课,对于有关的计算机原理,不必要再过多地讲授理论,因为大部分学生毕业后不会做理论研究,还是以应用这些技术为主。因此,我觉得凡是应用型的大学,课程以围绕嵌入式系统设置为好,比如,操作系统课,除了讲一些历史、经典的操作系统理论以外,就应该讲透一个嵌入式系统的操作系统,然后针对这个嵌入式系统操作系统做上机实验。电路、微机原理及其他的电子基础课程也应该如此,除上一定学时的课程外,也尽可能都在实验台上做实验。待所有课程完成后,最后安排嵌入式系统课程,让学生综合做个大实验,比如做个mp3等。嵌入式系统课程应该是学生可以独立地充分动手做实验的课程。

    另外,我觉得对于计算机类或电子类方面的各门课程的实验应该在一个教学系统上实现,只不过每门课程增加一些相应的软件与实验内容,将这些课程和实验有机地结合起来进行,然后做嵌入式系统课程大实验。我们不应将嵌入式系统教学孤立化,好像它是一个与其它课程没有关系的新技术、新课程。所以,高校的系里领导,校里领导应该从整体上认识到嵌入式系统教学与其他学科的密切关系,让学生知道嵌入式系统课程与其他计算机课程是一脉相承的,只不过以前的计算机课程没有突出讲有关嵌入式系统课程这部分内容。这样的教学安排,需要讲其他计算机课程的老师,都要学习一些与本课程相关的嵌入式系统知识,将复杂的嵌入式系统基础知识分解,既可将嵌入式系统基础课程内容分成几个教学部分,由各其他计算机课程老师分段讲授和指导做相关实验,需要有机的、系统的分担,循序渐进的讲授,最后到进嵌入式系统课程的时候就水到渠成了。

    孤立地讲嵌入式系统,很容易给人造成嵌入式系统是新技术的错觉,实际上它只是以前技术的延伸,应该让更多的老师认识到自己讲授的课程是很容易与嵌入式系统结合在一起的,这些老师经过一定的培训也能讲与本课程相关的嵌入式系统课程。

    还有一点需要提及的就是嵌入式系统这门课程涉及的面太广了,很少有老师能自始至终全部讲授,因为它具体涉及到应用、行业方面的许多专业知识,应该是由许多老师分工协作讲授的课程。

问:您作为中国软件行业协会嵌入式系统分会的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对嵌入式系统教学的推动具体表现有那些?下一步有怎样的工作打算?

答:因为我们是一个行业协会,所以,我们就根据协会在行业里的影响,将培训作为我们开展协会工作的主要内容之一。

    但是,具体培训的时候我们是有侧重点的,对于在接受新技术与资金条件都很优越的高校来说,已经在嵌入式教学方面走在社会的前列。因此,我们计划将培训重点放在社会上的各行业技术人员身上。之所以这么计划,我觉得嵌入式系统的人才培养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高校教学,另一部分就是社会培训。我认为可以很快地接受嵌入式系统培训和应用嵌入式系统技术的人,不是高校学生,而是那些可大量应用嵌入式系统技术的企业中的技术人员。可以说嵌入式系统技术的推广应用,职业教育要快于高校教育。我国在职业教育方面已有多年的基础,通过遍布全国的职业教育系统,对社会上工作几年、十几年,最好有在单板机、单片机开发产品经验的技术人员培训,会很快见到培训效果。因为,已工作多年的技术人员熟悉企业产品,知道社会需求,掌握生产技术,据有丰富经验,能迅速将所学到的嵌入式系统技术应用到本企业的生产实践中去。 而对于没有生产实践经验的高校学生来说,等到参加工作以后,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才能积累生产经验和掌握生产技术,才有可能将所学的嵌入式系统技术实地应用。

    对于我们协会来说,培训是一项工作内容,我们协会还针对国内外嵌入式系统的发展现状召开一些研讨会、论坛以及展示会,去年10月我们协会与青岛市崂山区政府合作在青岛成功召开了“中国嵌入式系统年会”。今年11月我们协会将与佛山市顺德区政府合作,在企业很多的广东顺德召开“2006中国嵌入式系统应用展示交易会暨中国嵌入式系统年会”。推广嵌入式系统技术是以应用为目标,产业化做动力的,作为嵌入式系统的行业协会,争取建成完整健康的嵌入式系统产业链,不断促进中国嵌入式系统技术发展,是我们协会的主要工作。

问:您刚才在“嵌入式技术的现状及发展”的报告中提到,目前国内生产提供嵌入式系统教学系统的企业有十几家,那么您能分析评价一下这个行业教育装备市场的主要特点?

答:目前,企业对学校教学用嵌入式系统教育装备的供应是没有问题的,而且市场非常活跃,大有供大于求的发展趋势。

    但是,这并不代表全社会嵌入式系统教育装备市场已经饱和,而是由于许多企业对大学市场扎堆造成的,实际上企业应该明智的考虑一下全局市场的现状,不要只关注高教市场,其实职教和其他的教学市场也是非常具有开发潜力的。

    感谢郭秘书长对嵌入式系统技术的现状及发展的精彩讲述,希望郭秘书长的这番话对于高校与提供嵌入式设备的企业都有很好的参考作用。

                                          

                                                                 网站采编:张洪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