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装备资讯
  • 热点专题
  • 人物访谈
  • 政府采购
  • 产品库
  • 求购库
  • 企业库
  • 院校库
  • 案例·技术
  • 会展信息
  • 行业日历
  • 在线教育时代的公益梦想:让每个孩子都拥有相同的教育资源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8-01-18 10:57围观137次我要分享我要投稿

      

    在线教育时代的公益梦想:让每个孩子都拥有相同的教育资源

      ( 一所乡村学校的孩子正挤在电子教室里听课 )

     

     有些事,需要有人做

      “我想做的事情,是让乡下的孩子得到与城里孩子一样的音乐美术课程!”,对面李文渊轻声的说。

      “这不是公益”,我摇摇头,“公益不能送鲍鱼,公益需要送大米白菜。”

      “你说的,也许有道理,但我,是不接受的。”

      李文渊倔强地背着帆布包走了,背影瘦瘦弱弱,与他正在做的事情很不对称。他提出一个问题:乡村的孩子,一样有天赋,一样喜欢音乐美术科学课程,为什么占据一半数量的他们,永远出不了梵高?永远成不了朗朗?他们甚至没有什么资格参加绘画钢琴比赛?他创办了“云教室在线支教项目”,一边寻找着愿意排STEAM课程的学校;另一边他要找到同意重新备课的老师,能够一年的时间里,每周至少一次给乡村的孩子们远程上课。

      这事情太难了,我不认为他容易找到长期上课的老师。像我这样自认良心还在跳动的人,“偶尔”捐个钱可以,“偶尔”上一节课容易,长期的上一年课那是难接受的。

      所以,我知道自己对李文渊来气的原因,他记得那些孩子,而我,却已经快忘记了。现在的乡村小学,是什么样子?也许是一所旧庙改的学校,教室斑驳的墙壁上残留着不知什么年代的壁画,据说墙角的某个地砖下藏有老和尚埋下的铜钱。院子中有一棵百年的海棠树,春来花开满树,掉落的花瓣夹在课本中作书签,秋雨时一群孩子戴着草帽在树下等着果子落下。推门进来的老师,可能是七姑,可能八姨,或者是正在病床上的老妈。

      乡村小学,那有什么音乐课美术课?

      

    在线教育时代的公益梦想:让每个孩子都拥有相同的教育资源

      (一所学校所有的孩子挤在有电子白板教室里听音乐课)

      他们希望成为梵高?成为叶塞宁?成为范雨素吗?

      我不知道。

      马叔(ATA董事长马肖风)说:冒然打开一扇窗,引发的,并不是你期望的。

      我问马叔:不做,保持现状可以吗?

      马叔没有回答我。

     

     有些事,总要做

      一扇窗计划,是个公益项目的名字,创始人朱成志与我认识多年,他收集城市中的旧IPAD,成批送至乡村小学。

      IPAD确实是个好东西,如果有网络支持,能够给孩子们一扇连通世界的窗户。App Store市场中,教育类目中天文、地理、文学、历史等应用非常丰富,唯一讨厌的是大量优秀教育App只有英文版。

      这些IPAD,让我想起小时候家中那台收音机,中午听每周一歌,爸妈听中国女排,我与姐姐们晚上听“哒嘀哒,哒嘀哒,小喇叭开始广播啦”。在那个年代,它是唯一的我与世界的联结点。有一天,我不小心把它从炕摔到了地下,坏了,爸爸狠狠地打了我一顿。

      

    在线教育时代的公益梦想:让每个孩子都拥有相同的教育资源

      朱成志在一家投资机构工作,非工作时,他行走在中国的乡村,发放IPAD,组织在线课程,组织乡村小学作文集与摄影集。他已经发放了1000多台IPAD,去年一年跑了20个项目学校。我也做过投资人,闲时一年能走20个风景名胜。所以,当朱成志在朋友圈里讲,IPAD是一扇窗,ClassIn增加了一扇窗时,我希望他不要讲这种“笑话”。 在我看来,

      行走在乡间学校的他们,才是一扇窗。

      IPAD不是一扇窗,ClassIn也不是。技术取代不了人,也取代不了行走。技术能够做到的,是让行走的速度更快。

      翼鸥的一支技术团队,正在无偿为公益组织途梦,设计开发“中学生职业分享平台”,希望能够帮助到途梦,帮助途梦帮助的人。

      杨雪芹是途梦的创始人。毕业于南开大学的她,在美丽中国支教两年,带出了那个县城高中历史上高考最优秀的班,改变了一批孩子的命运。

      她说:没有职业规划,没有梦想,是乡村孩子读书最大的障碍。于是,她发动她的朋友,寻找各个行业的志愿者,在线为乡镇中学分享职业梦想。特种兵、歌手、医生、导演、建筑师、售房中介、程序猿等等,不到两年时间,她已经为200所学校,4万名学生进行过在线职业分享。现在的每一天,都有新的校长寻找到她。

      她不是创业者,她不会讲“故事”。当她告诉我们她要做的事情时,我们清楚:她正做一件影响力深远的事情,这个事情也许将超越TED。而我们也许可在大事情中做个“配角”,所以决定帮她开发一个职业分享平台,帮她走的更快。岂止是乡镇中学,中国每一所中学都需要职业分享平台,在这件事情上,所有的学生,一个都不能少。

      途梦现在覆盖了200所学校,4万学生,这个太少,我们希望这个职业分享平台能够覆盖50万所学校,覆盖1亿初高中学生。

      如果在线教育有平台,希望他们是第一个。

      

    在线教育时代的公益梦想:让每个孩子都拥有相同的教育资源

       有太多的事,需要有人做

      也许可以做个“班班连”的平台,连通中国所有的实体教室,让全国每个班级可以分享其他优秀老师的公开课。

      这并不难,在中美之间都已经有班级建立了课程联动关系,联通全国的教室不是技术问题。

      也许可以做个“在线公益学校”。每个乡村的孩子,也许都可申请一个在线支教老师,不,这还不够,每个乡村的孩子,都有个在线学校,有音乐课、有美术课、围棋、书法、编程,有最好的教材,有最有爱心的老师。

      这也不难,我们的伙伴们都愿意拿出一部分资源为他们服务。

      第一次,在线给我们一次可能,一次不落下每个孩子的可能,把可能落地花开,需要更为艰辛的努力,但我知道:有些事,一定会有人做,为了那魂牵梦绕的乡村。

    来源:创业者说作者:栗子老师责任编辑:赵国成我要投稿
    2018中国(北京)未来教育装备展示会
    图书馆二维码

    扫一扫,欢迎关注

    学校图书馆装备频道

    了解更多丰富及时的行业资讯

    产品线 企业简称 成立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