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 【立即登录】 【免费注册】
资讯
专题
人物访谈
政府采购
产品库
求购库
企业库
品牌排行
院校库
案例·技术
会展信息
体采通

2020“阳光关爱·i读计划”收官 探寻儿童阅读推广新可能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 2020/12/18 22:10:23 围观0次 我要分享

  “他们也不读书啊,哪有空读书啊。”靳元在河南某学校国际部教书,因为刚毕业比较年轻,他同学生私下关系比较好,对他们很了解。

  靳元用“网感”很强的话语反问道,“快手不香吗?王者不香吗?抖音不香吗?”但语气里充满了无奈。

  在这所学校里,阅读室、阅读课、阅读老师一应俱全,就读的学生大多家境殷实,能够提供充分的阅读支持,“但问题不在于这些,他们真的不读书,”靳元说,“他们与我们不同了,甚至连社交App都不一样了。”

  靳元说,孩子们觉得微信、QQ太老套,反倒用短视频App作为沟通的方式。

  与此截然不同又隐隐相似的是,距离仅20分钟车程的城中村打工子弟学校,政府和社会捐赠的阅读室光鲜亮丽,各类电教化设备一应俱全。但图书束之高阁,阅读室沦为摆设。

  再向外开足1个小时车程的农村,即将要撤点并校的村小,仅剩的十几个孩子和老师守着翻新没几年的教室。挂着图书室牌子的空屋子里,只有一块黑板和一堆散落的桌椅。

  儿童阅读推广所面对的问题错综复杂,为何读?读什么?怎么读?对过往的反思势在必行,对未来的探索不断前进,一场阅读实验正在进行。

2020“阳光关爱·i读计划”收官 探寻儿童阅读推广新可能

乡村小学的一年级教室内,班长带领同学早读

  为何不读?——新时期的“读书无用论”

  “我们为什么要阅读?”这是导演关正文在“阳光关爱·i读计划”课堂上的提问。

  “阅读可以学习到课外的知识。”

  “阅读可以让我们懂更多更深的道理。”

  “阅读可以让人增长见识。”

  孩子们一个接一个说出自己的答案。这堂课发生在海南屯昌县的一所村小里。而在数千公里外的河北省阜平县山区,相同问题所得到的回答截然不同。

  面对轮岗到村小的老师王丹,讲台下坐着的十几名同学鸦雀无声,教室最后面的小男孩操着一口浓重的方言喊道,“读啥书啊?”说罢,台下一阵哄笑。

  王丹对这群即将升入初中的小学生感到陌生,这与她小的时候完全不同。她说,这种不同是深植在骨子里的。

  “他们觉得自己有很多机会,但我又觉得他们的机会并不多。”王丹在一次班会上问“梦想”时,孩子们回答的多数是“电竞选手、主播、有钱人、大明星……”对于这些,王丹有些诧异,仔细想想又觉得可以理解。

  这种矛盾基于王丹在这所村小及家乡的认知,“他们基本上都刷短视频,也都能弄到手机。”王丹认为,乡村孩子如今能获取到的网络信息,几乎与城里孩子别无二致,“城市里火的BGM,这里也火。”

  在那堂班会课上,王丹被那位小男孩呛了一句,“你看那谁谁谁(指某主播),他小学毕业的,现在一场直播赚好几十万。”

  “读书无用论”在信息爆炸的时代有了新的“支撑”,王丹不知该怎么驳回去,但视这种情况为洪水猛兽。

  共青团中央维护青少年权益部、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于2020年5月联合发布的《2019年全国未成年人互联网使用情况研究报告》显示,城镇未成年人互联网普及率达到93.9%,农村未成年人达到90.3%。

  基于数据的直观感受是:在乡村,获取一部手机的难度越来越小,玩手机的门槛越来越低,家长的管制态度越来越弱。

  相比于王丹眼中的“洪水猛兽”,在长春市某区教师进修学院工作的姜怡则将手机应用视为双刃剑。

  “我小的时候,课外认知大都来自收音机。”姜怡说,“互联网的出现将信息门槛放低,很多东西都可以看到,孩子们能获得内容越来越多。”

  不过,姜怡也对“过度游戏”“碎片阅读”和“视力伤害”三件事情表示担忧,其中最为关注的便是“碎片化阅读”。

  “碎片阅读是会带来一定程度的快感,现在孩子不爱读书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不爱长篇幅阅读。”姜怡在一线教了二十六年的语文课,“这样的危害很大,习惯碎片阅读的孩子很难形成系统的思维架构。”

2020“阳光关爱·i读计划”收官 探寻儿童阅读推广新可能

课堂瞬间

  另一种“读书无用论”则来自家长。靳元把原因归结到认知上,认为最为重要的原因是一部分家长的“读书无用”,“我说的不是课本,”是指读书这件事情,“家长们话说得最多的就是,‘看这个干啥,考试又不考’。”

  这些无用的论调在内生层面抑制了孩子阅读的兴趣。勉强逃过这种无用论的孩子,还要受困于阅读本身的一些要求。

  王丹说,“我几乎没有看到他们会带什么书到学校,课本和漫画除外。”

  书少,在一定程度上因为不买,但更重要的是买不到。“买书这件事情本身就不在这些家庭的开支之中,”王丹说,“乡镇根本就没有书店,孩子们网购又不会买书。”

  这种情况在大部分县市的民营书店可见一斑,往往教辅类图书占比最高,有的书店甚至直接开到小学边上,只卖教辅、文具和玩具。

  在哪阅读?——城乡大不同

  家里不买书,附近不卖书,学校发的都是教科书。在乡村,私有阅读空间的建设几无可能,如何拓建公共阅读空间成了乡村儿童阅读推广的核心举措。

  在公共阅读空间的初探索里,图书角是最经济实惠,也是最可能实现的方式。

  不过难管理、没实效、缺书源等问题也频频发生,志愿者老徐在支教过程特别关注学校的图书角,据他观察,校园已有的图书角在质量及数量上并非都能达标,许多书甚至没有被翻阅的痕迹。

  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合适的阅读空间被迫切需要,阅读室应运而生。

  2020年,南方周末公益研究团队就儿童阅读室问题,先后赴云南、贵州、湖南、内蒙古、湖北、甘肃、青海、四川、河北等地调研,并与广东、江西、江苏等地学校教职员工以电话访谈的形式进行远程调研,涉及学校六十余所,涵盖高中、初中、小学及学前各阶段。

  调研结果显示,其中90.1%的学校拥有多媒体教室,超80%的学校拥有独立的图书阅览室,各小学基础设施建设较为健全。

  但不可忽视的是,其中过半数阅读室没有按照年级进行明确的图书分类,能够定期在其中进行阅读活动的少之又少。

  “利用率很低,”志愿者感触很直观,“客观上有一部分学校情况如此。”而王丹所在的学校的阅读室干脆上锁。

  “我们学校的阅读室窗明几净。”王丹打趣地解释图书室只有两个时间开门,一个是上级领导检查,另一个是东西没地方放了,“不过后者几乎没可能,学生走得差不多了。”

  城市的情况与乡村截然不同,“在哪读书”几乎不成问题。

  负责区域内老师培训的姜怡对此认识非常深刻,“我前一阵子去一个市里的小学调研,阅读室非常完善,书很多,不同年级有不同的阅读空间,内容也非常丰富。”

  靳元所在的国际部则要特殊一点,高昂的学费和基础设施能力成正比。“华丽”的图书室近乎重点高校图书馆的一角,现代化的设备、专职的图书管理员、明确的空间区分一应俱全,并且对学生“彻底”开放。

  “我们专门设置阅读日和阅读课,周末也向学生们开放,”靳元对此颇为骄傲,“我在教学中也会结合图书进行深入挖掘,课后会要求学生前去阅读。”

  阅读什么?——从“能看”到“爱看”

  对于靳元来说,日常所需要的图书基本可在学校图书室找到。不过他也有担忧,“这些书功利性比较大,大都与我们学校实际教学有关。”他自嘲道,“课外书都与课内有关。”

  这种情况尚且可理解,更需关注的问题是书不对“板”,且其往往发生于欠发达地区的乡村学校。多次参与支教活动的闫东曾在一所村小的图书室里看到名为《会计电算化》的高校教材,其他的书还有《大学英语》《如何处理两性关系》《独霸天下》……

  据业内人士介绍,目前我国公益类型相关阅读室的图书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政府相关部门采购,另一方面是社会捐赠。

  前者一般比较有保障,保证基本的儿童阅览需求。但问题是,这些图书一经采购便“端起铁饭碗”,无法有效地做到针对学校精准投放、针对年级精准调配。而社会捐赠则面临着图书“供求关系不相称”,一次性的捐助后往往没有后续跟进。

  当然,只解决“什么书能看”,远远无法达到目的。对于面向学生尤其是少年儿童的阅读推广而言,更重要的是解决“什么书孩子爱看”的问题。

2020“阳光关爱·i读计划”收官 探寻儿童阅读推广新可能

学生正在阅读

  “不要什么书都像课本一样,”靳元对所在学校图书室的情况也有一定程度的质疑,“我就觉得漫画中国史这类的图书很好看,形式新颖,内容活泼,还符合年轻人的语言体系。”

  除了风格上的年轻化,对于“阅读什么”这个话题,最优的解答似乎是“多元”二字,浩如烟海的书籍背后蕴含着无穷力量。

  从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副研究员、科普作家罗会仟的角度来看,儿时从堂兄家藏书里翻出的那套《十万个为什么》丛书是他的“一元”。这套“意外之喜”让他如获至宝,佐着《新华字典》,他把这本书从小学翻到高中。

  对于中国作协副主席、文学评论家李敬泽而言,小时候读过并深受影响的《哈克贝里·芬历险记》是他的“一元”。或许正是从这个历险开始,他有了《颜色的名字》,到达《纸现场》,讲起《河边的日子》。

  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苟利军在1994年第二次征战高考,终于如愿考进南京大学天文系,并接触到了彼时刚出版不久的《第一推动丛书》。二十余年过去,他特别撰文,将这系列书籍称为自己的科学启蒙之书。

  无论是科学家、作家、画家,还是主持人、演员、医生,无数个来自社会的“元”汇集,从不同角度释放阅读的魅力。

  此时的阅读,与任何事情无关,只与孩子们链接。

  如何阅读?——藏于书中的“多元”力量

  这些“元”该如何链接?它们以何种形式存在?

  答案是经验。是过来人的阅读心得,更有他们在人生道路上行进多年后的真切体会。两者相融,才让关于如何阅读的探讨有了更深意义。

  李敬泽、罗会仟、苟利军的“经验分享”,便发生在由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东风日产、南方周末联合发起的“阳光关爱·i读计划”现场。与他们一道走进乡村小学的,还有奥运冠军邓亚萍,演员娄艺潇、李光洁,主持人张腾岳、李艾,导演关正文、科幻作家韩松,绘本作家熊亮,学者张秋,援鄂医生代表邓医宇等来自各领域的“领读大使”。

  他们汇集在一起,试图从多元角度探讨如何阅读。

  疫情期间在抗疫一线战斗的邓医宇认为阅读是永远的,“永远都需要保持学习的状态,否则一次错误都可能是一条人命。”

  这位曾经直面病魔不打退堂鼓的“战士”在课堂上有些紧张,这是他第一次给小学生上课。

2020“阳光关爱·i读计划”收官 探寻儿童阅读推广新可能

邓医宇为学生授课

  “你们要精读教材,”邓医宇的阅读方法是精读与泛读相结合,“泛读可以让你的思想插上翅膀,能够在天空中飞翔,看得更高,看得更远。”

  而主持人张腾岳则用“问问题”的形式,希望引导孩子们找到“如何阅读”的答案。

  “变色龙为什么会变色?”“长颈鹿的脖子为什么那么高?”“小熊猫肚子的颜色是什么?”频繁的互动交流既是兴趣引导,张腾岳亦希望借此教会孩子们如何在阅读中提问,“重要的是,他们要学会一种读书的方法和学习的方式。”

  除了这些硬视角,“阳光关爱·i读计划”的课堂上还有很多软视角。

  “爱”与“责任”,这是奥运冠军邓亚萍希望孩子们从《小王子》中体会到的关键词。而谈及自己的乒坛职业生涯及求学经历,她则将讲述的重点定格为“做自己”。无论是阅读一本书或是终身学习,“一定要找到更加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

2020“阳光关爱·i读计划”收官 探寻儿童阅读推广新可能

邓亚萍带领学生阅读

  此外,课堂上还有更多打动人心的瞬间:演员娄艺潇将自己与亲人的故事娓娓道来,引导孩子们思考爱的意义;科幻作家韩松寄语孩子们,“想象力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绘本作家熊亮鼓励孩子们睁大眼睛、观察身边的人与事,珍惜属于他们的独有感知力……

  王丹老师最喜欢的书,是主持人李艾向孩子们推荐的那本《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

  在阅读课上,李艾回忆起拼命想成为“别人家孩子”的童年。她以过来人的身份道出成长后的体悟,“如果我不是这个样子的话,这个世界上恐怕就没有我。”

  王丹同李艾一样,站在讲台上回望自己,不免说出“阅读改变了我的命运”,那本父亲儿时送的《堂吉诃德》,给了她闯出大山又回到大山的力量。

  “阅读本身就是最终答案,”靳元在回答“如何阅读”时,沉默了很久,“无论是在哪读书还是读什么书,开始读书最重要。”

  如何推广?——从1到N的进阶之路

  从2019年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东风日产、南方周末联合发起“阳光关爱·i读计划”以来,优质阅读课程便是一大关键,另一个关键的“抓手”,则是基于乡村小学的阅读空间,“东风日产阳光关爱阅读室”由此应运而生。

  从2019年的甘肃、贵州、广西、陕西,到今年项目走进的江西赣县区、湖南龙山县、海南屯昌县、广东连南县四地,至今已有8间“东风日产阳光关爱阅读室”相继落成,共计配备超过20000本全新图书。

2020“阳光关爱·i读计划”收官 探寻儿童阅读推广新可能

“东风日产阳光关爱阅读室”实景

  庞大的书籍数量并非唯一亮点,“数据化”“智能管理”在乡村小学的实现同样备受瞩目。

  哪一个年级的学生最积极?各年级学生的借阅喜好有何差异?哪些类型的图书是学生的“心头好”?智能化借阅系统的存在,让校方得以实时了解学生的借阅情况,也让项目组后续的长远维护及书籍更新真正实现“心中有数”。

  面向孩子的阅读课暂告一段落之后,阅读室并未紧闭大门,而是迎来了一批又一批新“客人”。“阳光关爱·i读计划”每到一处,即与当地教育主管部门合作,邀请阅读推广专家面向当地一线教师开展培训,传递校园阅读的前沿理念与实践模式。

  除此之外,项目还辐射至家长群体,希望唤起家长对家庭亲子阅读的关注,放下手机成为孩子的“阅读陪伴人”,而非孩子的“玩手机效仿者”。

2020“阳光关爱·i读计划”收官 探寻儿童阅读推广新可能

教师及家长培训现场

  在实践中,站点数量、课程数量、覆盖人数等硬性指标并非“阳光关爱·i读计划”的核心聚焦所在,项目真正所致力于达到的,是设计出一个有效果、可复制的阅读推广模式。

  如今这个模式正投入到一次又一次检验中,从教导学生到影响家长、教师乃至决策者,在项目发起方、当地教育部门、校方及广大社会力量的联动之下,项目的可持续价值逐步显现,所引发的辐射效应亦不断扩散。

  “希望不仅仅是为了建一所阅读室、送几本图书、上几节课,”正如一位参与“阳光关爱·i读计划”的志愿者所说,“更希望让改变从此开始。”

  对于项目联合发起方东风日产而言,这种“改变”还可一路向前追溯。自2009年以来,东风日产“阳光关爱”公益行动连续十二年未曾停步,为欠发达地区师生持续提供精神与物质扶助。更值得关注的是,基于“阳光关爱”平台,东风日产不断整合全价值链体系的优质资源,并实现与社会资源的广泛链接,打造着眼长期的创新公益模式。

  “阳光关爱·i读计划”项目既是对过往的延续,又瞄准未来希望开创新里程。“我们正在努力改变的,是中国儿童阅读事业发展的一角”,一个可循环、有实效、易推广的儿童阅读模式已经在探索中建立,但仍需不断完善,并让更多个体参与进来,让更多的孩子受益。

  王丹所轮岗的乡村小学已经被撤销了,并入乡中心小学,但王丹决定担起学校阅读老师的重任;姜怡鼓励已经毕业的孩子坚持阅读,并决定往城中村学校、打工子弟学校多看看,争取推动儿童阅读往更深处发展。

  而靳元则选择加入“阳光关爱·i读计划”,“明年志愿者报名的时候记得提醒我,我也去”。

  ———

  本文图片来源:汉晶、邱诗蕊、翁振继、陈芳、齐方、潘赵、彭中、曾锡华、陈玉明等。

来源:阳光关爱·i读计划 责任编辑:王道 我要投稿
2020全国教育装备云展会
采购网二维码

扫一扫,欢迎关注

教育装备采购网官方微信

掌握教育装备行业最新、最权威资讯

相关阅读

  • 扬州高邮市积极构筑青少年阅读新常态
    江苏省教育厅12-07
    为进一步构筑青少年阅读新常态,探索高品质教育新路径,日前,扬州高邮市举行了第十九届“书香文游”研讨暨“五个一百工程”推进会,深入推动青少年阅读工程走深走实。大会布设了“书香文游”暨...
  • 阳光关爱·i读计划:关正文、李艾、韩松携手援鄂医生开讲

    阳光关爱·i读计划:关正文、李艾、韩松携手援鄂医生开讲
    阳光关爱·i读计划11-30
    谁来告诉我,我们为什么要上学?这是导演关正文在阅读课上提出的第一个问题。坐在讲台下的孩子们面面相觑,不知如何作答。有一位小女孩举了手,认真地说:”...
  • 别踩坑 呱呱阅读助力儿童英语实现自主阅读

    别踩坑 呱呱阅读助力儿童英语实现自主阅读
    呱呱阅读11-17
    如果说英语是一座高楼,那么儿童英语阅读就是支撑这座高楼的地基。家长在为孩子进行英语启蒙的过程中,需要帮助其做好英语阅读习惯、兴趣的培养,帮助...
  • 无纸化时代 儿童英语阅读该如何进行智能革新?

    无纸化时代 儿童英语阅读该如何进行智能革新?
    呱呱阅读11-09
    随着智能科技的飞速发展,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正在全面渗透进人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无纸化的电子阅读时代也为人们的阅读与教育提供了新的思路...
  • 贵州民族大学图书馆荣获全国“2019年阅读推广优秀项目”表彰
    中国高校之窗10-27
    中国图书馆学会对积极宣传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组织组织策划理念新颖、内容丰富、品牌效应较好的阅读推广活动,对全国各级各类图书馆开展全民阅读活动起到较好示范...
  • 国家五个一工程奖获得者王一梅受在阅读王阅读兴趣班开讲

    国家五个一工程奖获得者王一梅受在阅读王阅读兴趣班开讲
    阅读王09-30
    “写作的秘诀是持续阅读。”王一梅作家9月29日17点在阅读王直播课时强调。此次,阅读王特邀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王一梅在线帮小学生“打通”阅读与写作,帮...
  • 疫情引发教育转型,纷极阅读助力线下机构升级

    疫情引发教育转型,纷极阅读助力线下机构升级
    纷极阅读05-08
    从春节开始,举国上下度过了艰难的三个月,疫情除了直接威胁生命安全以外,对经济的影响也无疑与每个人的工作、生活息息相关。餐饮门店停止营业、旅游...
  • FaceNote F1阅读器今日开售,5.84英寸墨水屏还能打电话只要1298元起

    FaceNote F1阅读器今日开售,5.84英寸墨水屏还能打电话只要1298元起
    FaceNote04-23
    掌阅智能全新品牌FaceNote的首款能打电话的电子书FaceNoteF1今日在京东平台正式发售。本次首发产品FaceNoteF1有宝石蓝和墨玉黑两种颜色,分为32G版本和...
  •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获本网授权的作品,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② 本网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且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③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两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2020全国教育装备云展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