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教育打破用工荒 大有可为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1-03-29 17:19围观127次我要分享

    3月1日起,山东、广东分别以26%、18.6%的平均增幅调高最低工资标准。调整后的广州市最低工资标准为每月1300元,但这一全国最高纪录随即又被深圳、上海刷新……

  “8小时工作制,薪酬不低于2500元。”招聘海报上的一句话,让那些曾在珠三角地区打过工的广西资源县的中年打工者觉得不可思议。

  “海报上列的工资收入是最低标准,只要你努力工作,干得越多拿得就越多。”恒力化纤公司的人事经理汤云华对求职者说,“试用期什么都不会,也给你每月1600元的保底工资。”

  或主动或被动,东部沿海地区拉开新一轮产业结构调整的序幕。北上、西进,富士康等一批过去主要布局东部沿海的世界500强企业开始在中西部“跑马圈地”。

  2011年,“用工荒”成为一个备受关注的问题。一边是东南沿海中小企业“订单等人”、“机械等人”等需求持续“井喷”,另一边是每年培养的1000多万技能应用型人才为寻求更对口、更适合的就业岗位而踌躇。一方面是岗位需求与应聘人数比往往5∶1、10∶1甚至20∶1。另一方面企业招来的人不经过三五个月甚至一年的培训,胜任不了岗位工作。

  教育部副部长鲁昕认为,导致东南沿海中小企业“用工荒”矛盾突出的首要原因是就业结构性失调。其次是用工不稳定。很多务工者正月初六、十六走出家门后,不知道往哪里去,找工作十分盲从。第三是就业收入低。一个月1700元或2000元的工资水平,难以让务工者在生活成本居高不下的东南沿海地区体面地工作与生活。第四是忽略了“80后”、“90后”的工作诉求与人生发展需求。现在年轻一代务工者不再像他们父辈一样,找一份工作只是为了挣工资养家糊口。他们要实现自身的人生价值,过上美好幸生活福的。

  教育尤其是职业教育在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服务,在破解东南沿海“用工荒”过程中是大有可为的。那么到底什么样的职业教育模式,才能更好的适应经济社会发展呢。

  职业教育“产品”化

  江苏省苏州市委办、市政府办日前联合转发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出台的《关于校企合作培养高技能人才工作的实施办法(试行)》。该市将在“十二五”期间,投入两千万元资金推动校企合作,培养产业急需的青年高技能人才1万名,培养学生合格并在当地就业的,按每生2000元标准对培养学校予以补贴。

  职业教育“产品”化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其一,政府在推进校企合作中的主导地位日益凸显。校企合作要深入持久,光靠感情维系不行,光有利益共享也不行,还必须有相应的法律法规作为后盾,进行必要的规范、约束和促进。其二,职业教育的“产品化”为教育公平投入拓展了全新的思路。苏州市政府在不同类型和层次的教育机构中,找到了他们“为社会育人”的共性,并将其“产品化”,由政府出资收购,以有条件的筛选和有选择的购买,取代以往比较盲目的不公平投入,堪称促进教育公平投入的创新之举。其三,“双赢”正成为校企双方对校企合作的共识和政府孜孜以求的目标。苏州市政府购买职教“产品”的前提有三,一是培养的要是产业急需的青年高技能人才,二是培养的人才必须合格,三是毕业生必须在苏州就业。这三个条件的最终落脚点都是为企业服务,为企业提供人才,以使企业能得到健康发展。其四,有效破解“技工荒”和“职教难”并存的困局必须要打“组合拳”。一方面由政府和企业联手支持职教发展,使职教办得红红火火,另一方面,以政府购买职教“产品”的方式促使职业院校尽心尽责、保质保量地为地方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培养人才。

  开展现代学徒制试点

  职业教育在破解东南沿海“用工荒”过程中是大有可为的。开展现代学徒制试点就是一个十分值得一试的重要抓手。因为中职、高职在校生现已分别占据高中阶段教育与高等教育的“半壁江山”,每年1600多万新生劳动力中有近80%是从技能应用型人才的培养体系中走出去的,他们是未来中国生产力的重要脊梁。

  谈到现代学徒制,社会并不陌生。英国最初实行学徒制,后改办职业学校教育,近年又复归新学徒制,节约了教育培训成本,提升了劳动力技能素质,受到行业企业欢迎;德国一直坚持把学徒制作为职业教育的支柱,为本国工业化和技术创新提供了坚强的保障;瑞士中职学校新生,先要取得企业学徒合同才能注册入学,每周在企业顶岗实习和在校学习的时间大致为6:4甚至7:3。除此之外,澳大利亚、新西兰、芬兰、奥地利等学徒制度都富有特色,成就斐然。

  我国上个世纪50年代半工半读的学校教育制度与劳动制度,与新世纪职业教育工学结合、校企合作、顶岗实习的制度,是一脉相承的,在职业教育中试点开展现代学徒制有很好的群众基础与产业基础。

  具体的实践路径是,中小企业从紧密合作的职业院校新生中直接录用“学徒”或“学徒生”,让他们在实际生产服务一线岗位上,通过“师傅带徒弟”的方式接受训练和开展工作,约占二分之一时间;另外二分之一时间就是通过职业院校学习必要的文化和专业理论知识。这些“学徒生”通过三年的时间,除成长为左手拿职业资格证书,右手拿职业教育学历证书的高技能应用型人才外,更为企业稳定了职工队伍、创造了利润,培养了年轻人对职业与企业的感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