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装备资讯
  • 热点专题
  • 人物访谈
  • 政府采购
  • 产品库
  • 求购库
  • 企业库
  • 院校库
  • 案例·技术
  • 会展信息
  • 行业日历
  • 国内外交互式媒体教学应用的比较研究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 2017/10/26 10:10:26 围观415次 我要分享

      作者简介:李芒(1961- ),男,北京人,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博士,主要从事教育技术基本理论与教师专业发展研究,E-mail:leemang@bnu.edu.cn;乔侨,李营,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北京 100875)。

      一、国内外交互式媒体教学应用比较

      纵观近十年国内外对于交互式媒体教学应用的研究,研究主题的一致性很高。但是在同一研究主题下,国内外研究者所关注的细节以及所实施的研究过程、采用的研究方法存在一定差异。

      (一)交互式媒体在教学应用中的有效性及局限性分析

      国内对于交互式媒体在教学中应用的效果研究主要关注交互式媒体对于课堂师生行为以及课堂教学效果的整体性影响。IWB有效地改变了教学过程中教与学的活动方式,增强了教师与学生之间的教学互动,大大增加了教学过程中各个环节的有效教学性交往时间,提高了教学效率与教学质量[1]。IWB还有利于创设教学情境、激发学生学习兴趣、活跃课堂教学氛围[2]。可以说,以IWB为代表的交互式媒体在教学应用中的有效性已得到了多项研究的验证。然而,它所产生的负面效果也被研究者所认识。尤小芳等指出,多媒体教学环境会对学生的听课过程产生一定困扰,比如学生观看屏幕所引起的不适感、学生看不清屏幕上的文字、学生来不及记笔记等问题,这样的情况对于中学生的影响比对于小学生的影响更甚[3]。诸如这些有关负面影响的研究,在国内还比较少见。

      国外对于交互式媒体使用效果的研究主要聚焦在学生的学习成就、学习动机、学习能力以及学生的协作交流与课堂参与等几个具体方面。Yang K.T.等[4]研究指出,相对于基于传统信息通信技术的学习环境,在IWB整合的学习环境中,学生在课堂上的行为参与更多。Heemskerk I.等[5]研究指出,IWB与虚拟学习环境的整合使用,可以使学生的数学学习成绩得到提高,并且能够增强学生的学习动机。另外,国外的研究也发现了交互式媒体在教学应用中所产生的问题。Isman A.等[6]指出,虽然教师对于使用IWB持积极态度,但是只有少数教师能够在课堂中有效使用IWB。

      L.等[7]研究发现,在课堂教学中,IWB频繁出现的技术问题使学生产生挫败感,并且学生希望能够与IWB有更多的互动。

      (二)关于交互式媒体教学应用方法的研究

      在国内研究中,交互式媒体在不同学科专业中应用的方法以及模式的研究占据很大比例。付丽萍等提出了基于IWB的“问题—探究”教学模式,该模式包括四个环节:情境导入、呈现目标、互动探究、促进发展。教师在这四个环节中所需完成的教学活动分别为: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确定学习的主题、引导学生有效学习、评价总结。相对应于教师的教学活动,学生所需完成的学习活动分别是:思考探究、得出结论、分析总结、创新应用[8]。而在整个课堂教学过程中,IWB在不同的教学环节中发挥着不同的作用。

      国外研究者发现,要达到真正有效地使用交互式媒体,关键在于教师的教学方法与教学策略。Murcia K.等[9]在基于案例的研究中提出,教师应使用交互性的教学方法以促进IWB在教学中的有效应用,其中教师可以从三个方面在课堂教学中贯彻交互性教学方法,即提出更加开放的问题、提供更多的等待时间、需要更多学生的参与。

      (三)关于交互式媒体教学应用的评价研究

      目前国内关于交互式媒体教学应用的评价研究总体而言相对较少。然而,也有小部分研究者意识到交互式媒体教学应用评价的重要性,提出了一些评价策略,建立了评价模型。刘春燕等在基于IWB的数学课堂教学优化策略的研究中提出了两点评价策略。首先,利用IWB的即时保存和回放功能完整记录教师的教学情况,为教师的自我评价、同行评价或者专家评价提供便利,从而有利于教师的教学反思并促进教师自身的专业发展;其次,IWB强大的交互功能对教学过程中的生成性要素有积极的作用,通过对生成性要素的关注,强调教学过程的生成性评价,从而注重过程性评价[10]。沈莉等提出了采用K-means算法的、基于交互白板课堂的量化评优模型,该模型不仅可以挖掘课堂教学中促进有效教学交互的关键因素,还可以促进教师的专业发展,改善教学效果,提高教学效率[11]。

      国外对于交互式媒体教学评价的研究相对于交互式媒体教学应用研究也只占据不大的比例。Türel Y.K.[12]发现,教学实践中缺乏学习者使用的评估IWB教学效果的评价工具。于是,他从学习者的角度设计了一套评估IWB教学应用的量表,并经过缜密的数据分析,证明了该量表的有效性及可靠性。

      (四)交互式媒体与教师专业发展的比较

      交互式媒体应用于课堂教学,对教师的信息技术能力提出了挑战。越来越多的研究者已经着手进行交互式媒体与教师专业发展的相关研究。国内关于交互式媒体与教师专业发展的研究主要包括职前教师信息化教学能力培养、在职教师信息技术培训、教师教学能力以及学科素养的培养等。王陆等根据目前中小学交互式媒体教学应用中存在的三个应用层级(作为视觉辅助工具的初级应用水平,作为基于资源的学习平台的中级应用水平,交互式媒体协同构建应用的高级应用水平),提出了教师的分层培训思路[13]。

      国外对于教师培训不仅关注培训教师如何使用IWB,还特别关注培训教师如何在教学中有效应用IWB。Koh J.H.L.等[14]提出从三个环节促进职前教师的TPACK发展,即导师示范、对ICT工具亲身体验与探究、基于小组活动的设计。Türel Y.K.等[15]指出可以从三个方面促进IWB环境下教师的专业发展,即与其他教师合作、进行关于有效使用IWB的教学策略的研修、教师更加频繁地使用IWB以提高应用能力。Jang S.J.[16]提出将IWB技术与同侪互助相整合,从而在真实的课堂环境中发展中学科学教师的TPACK能力,科学教师可以将IWB作为教学工具来分享科学知识或者让学生使用IWB来表达自己的想法,IWB的使用同样也能够帮助那些在传统课堂中遇到困难的科学教师更好地实现他们的教学策略。

      (五)关于研究方法的比较

      国内主要采用案例研究、调查研究、文献研究、行动研究以及准实验研究等方法研究交互式媒体的教学应用。在这些研究方法中,案例研究法是国内使用最多的研究方法。在对交互式媒体教学应用效果的研究中,大部分研究采用分析一线教师教学案例的方法,探究交互式媒体在教学应用中的优势与局限性。其次是调查研究,孟祥仁等关于台湾屏东县中小学校教师在教学中运用e化专科教室的接受度调查的研究中,通过问卷调查以及结构方程分析,了解教师使用认知、使用意愿与实际行为之间相互影响的程度[17]。再者是文献研究,胡卫星等在研究IWB课堂应用现状时,运用文献研究法,通过对近六年相关文献的分析,得出IWB在教学中的应用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教学技术特性的分析、教学模式的设计与应用以及教学有效性评价体系的建构,同时也发现了IWB在课堂教学应用中存在的一些问题[18]。还有行动研究,这类研究方法一般用于教育实践者对交互式媒体在其教学中应用的教学设计、教学过程、教学效果等方面的研究。山东某中学的冯华老师通过行动研究,发现了交互式电子白板用于高中英语教学的优势,分析了存在的问题并给出了解决方案,最终通过对自己教学过程的提炼与反思,提出了值得高中英语教师借鉴的几条具体的教学策略。深圳某中学的陈扬彬老师通过行动研究,分析了交互式电子白板的应用为数学课堂教学模式带来的改变,并基于自己的教学经验提出了在数学课堂中应用交互式电子白板需要注意的几点问题。最后是准实验研究法,李静等在研究信息化课堂教学交互行为时,选取了同一所中学学习同一教学内容的三个班级,在三种信息化教学环境中——多媒体教室、多媒体网络教室以及IWB教室,分别进行课堂教学,并对实验过程中获取的多种数据进行质性分析以得出结果[19]。

      国外所采用的研究方法主要有准实验研究、案例研究、文献研究以及调查研究等。其中,准实验研究的方法在国外的研究中占绝大多数,一般是通过选取实验组与控制组,并对实验组与控制组施加不同干预,以得出某个变量对交互式媒体使用效果的影响。Erbas A.K.等在对基于技术的学习环境与传统的基于教学的环境的对比研究中,选取了65名为了准备大学数学入学考试而参加补习班的高中毕业生进行准实验研究,将其分为实验组与控制组,其中实验组的学生在基于交互式电子白板与NuCalc图形软件的环境中进行学习,而控制组的学生在传统的教学环境中学习,最后通过对两组的前后测成绩进行比较得出结论[20]。国外较少采用调查研究法,主要原因在于国外非常注重对学生个人隐私的保护,调查之前必须获得学生的监护人同意,否则无法实施研究。另外,调查研究需要长时间的跟踪,由于研究周期较长,所以同一时间段的研究结果相比其他研究方法占总体比例相对较小。Heemskerk I.等在研究IWB与虚拟学习环境的整合使用对数学成绩和学习动机的影响时,对学生的数学成绩进行了一年的跟踪调查,并对学生的学习动机进行了三年的跟踪调查,以获取有说服力的研究结果[5]。

      二、对今后研究和工作的启示

      理念与思路的改变,必定会带来研究成果的修正与创新,也就会使得应用教学媒体的有效性大大提升。通过对比中外使用交互式教学媒体的异同,进而能够深入挖掘今后的研究主题和探究方向。本研究的思考对于今后我国交互式媒体教学应用的后续研究提供了几点启示。

      (一)师生对于交互式媒体教学应用的态度值得关注

      师生对于交互式媒体的真实态度会影响师生使用交互式媒体的行为。国外关于交互式媒体教学应用的研究,最为关注的并非媒体本身,也不是媒体在教学中的应用效果,而是教师与学生对于在教学中使用交互式媒体以及其他信息技术的态度。Erbas A.K.等[20]在研究中比较了IWB和绘图软件支持下的学习环境与传统学习环境中学生对于二次函数图像的学习效果以及对于数学和技术的态度,结果显示IWB与绘图软件在教学中的应用对学生对待技术和数学学习的态度具有积极的影响。Sad S.N.等[21]在研究中发现学生非常喜欢利用IWB进行的教学活动,主要是因为IWB的实用性、经济性、更好的视觉展示以及基于测验的使用等特点。学生认为,基于IWB的教学对他们的学习有促进作用。总体而言,交互式媒体以及其他信息技术在教学中的使用对教师的教学态度以及学生的学习态度都呈现出积极的影响。同时,也不可避免地存在一些技术性因素,对教师与学生的应用态度产生消极影响。

      对于师生态度的研究是交互式媒体教学应用研究中十分重要的部分。国外更多地从课堂教学活动中最重要的两个要素——教师与学生的角度探讨交互式媒体的应用,这一点非常值得国内研究借鉴。国内更多地关注学生对于交互式媒体的态度,而忽略教师因素。然而,教师是课堂的主导者,也是交互式媒体的主要使用者,教师对于交互式媒体教学应用的态度在很大程度上会影响交互式媒体的应用效果。

      (二)促进交互式媒体在不同学科、不同专业中的独创应用

      独创即与众不同。交互式媒体的独创应用是指将交互式媒体应用到某一特定学科或专业中的特殊方式。从近十年的文献中可以看出,研究者与教师对于交互式媒体在数学、科学等自然学科中的应用研究较多,而在语文、历史等人文社科类科目的教学中,交互式媒体的使用形式较单一,并且不能够充分发挥交互式媒体的多样化功能以及交互性作用。以中学历史课为例,教师在课堂上使用IWB,很大程度上只是将其作为相比投影更先进一点的演示工具,一般只使用其视音频播放、图片文字展示、批注等简单的功能,而没有真正发挥其交互性。不同专业、不同学科具有不同的特征,我们应该重视专业差异与学科差异,探索不同专业、不同学科中教学媒体的创新应用,开发出适用于该专业、该学科的独特、创新的教学方法,最大程度地发挥交互式媒体在该专业、该学科中的独特作用。

      (三)交互式媒体的教学评价研究仍需完善

      目前,在交互式媒体教学评价的研究中,研究总数以及研究成果并不丰富,没有形成系统、完整的评价体系。国内虽然已存在一些类似于交互式媒体教学实践大赛的官方评价指标,但是该类指标很大程度上是从第三者——评审专家的角度进行评价,而在一定程度上忽视了作为教学过程参与者以及教学效果受益者的学生的体验与感受。

      随着对学生主体性的关注,国外已有研究者关注学生在交互式媒体教学应用评价中的主体作用,并开发了学生使用的评价工具或评价体系。一般认为,处于基础教育阶段的学生,比较缺乏主观意识和独立性,所以,往往以专家的评判代替学生的反馈。笔者认为,必须积极听取学生对交互式媒体教学应用的意见,重视他们的期望与态度,从学生的角度考察交互式媒体的有效性。

      (四)继续推进交互式媒体与其他软硬件资源在教学中的连接

      实践证明,单个媒体在教学中的应用总有或多或少的局限性,而将多个媒体相整合,则可达到强化优势、规避劣势的效果。国内很多研究者已经着手研究交互式媒体与其他软硬件资源的整合使用。戴晓娥提出将智能反馈系统与IWB相结合,从而为教师与学生创建高度互动的课堂环境[22]。林小琳在中学生物课堂的教学实践研究中,将IWB与数字显微镜结合使用,创建生物教学情境,突出学生的参与性、教学生成性和教学多项互动性,从而打造出真正的以学生为主体、教师为主导的开放、生动、高效、和谐的课堂[23]。

      在课堂教学中,交互式媒体不能作为一个孤立的个体,而应将其视作课堂教学系统中的要素,将其与互联网连接、与其他软硬件资源链接,包括与平板电脑连接。交互式媒体与其他媒体的整合可以充分、有效地为师生构建高效、互动、主动的教学情境。而IWB与软件资源的结合,比如电子书包、数字教材等,则可以大大丰富IWB的教学资源,并且在一定程度上为不同的IWB所存在的软件不兼容问题提供解决方案。交互式媒体与其他软硬件的整合使用将是实现教学效果最优化的重要因素,因此,需要继续推进交互式媒体与软硬件资源的整合使用研究。

      (五)适当拓宽交互式媒体教学应用的研究领域

      国外有研究者关注了IWB在特殊教育中的应用。例如,Rosas R.等[24]通过IWB促进脑瘫儿童能动学习的研究;Freire A.P.等[25]提出一种包容性方法,使盲生能够参与到基于IWB的课堂学习中。而国内尚无此类应用研究。另外,不仅可以在教室内使用交互式媒体,而且还可以在校园的各个角落使用交互式媒体,浙江义乌市保联小学则将IWB安装在教学楼的走廊和校园的内墙上,师生可以随时随地利用IWB查阅资料、研讨问题。扩大和挖掘交互式媒体的教育教学作用,拓宽交互式媒体的研究视域,是目前充分发挥交互式媒体教学意义的重要工作。

      (六)不断丰富交互式媒体教学应用的研究方法

      通过对国内外交互式媒体教学应用研究所采用的研究方法的分析,可以发现,国内使用较多的是案例研究法,主要关注一线教师应用交互式媒体进行教学的案例分析。案例研究会使得研究带有一定的主观性。而国外则较多地使用准实验研究法,更注重实证研究,这样可以清晰地得出交互式媒体对课堂教学的真正作用和影响程度,增加了研究结果的信效度以及客观性。基于准实验的研究设计虽然在国内的研究中也有所体现,但所占比例很小,因此,在这方面很值得国内的研究者借鉴。

      关于调查研究,国内只是采取了相对简单的、短时的问卷法、访谈法等,而国外的调查研究更多的是长时间的跟踪调查。这一点也非常值得国内的研究者借鉴,因为时间因素对于教学效果等方面的教育研究而言是重要的维度,尤其是信息技术在教学中的应用,短时间的应用与研究或许只能发现浅层次的教学现象,而长期的跟踪调查与研究才能挖掘更深层次的研究结论。

      此外,不可小觑国外很少使用的思辨研究法与行动研究法。研究者可以通过思辨研究进行深层次的理论构思与概括,起到一语中的、直截了当、精炼提升,省时省力的积极作用。通过人类思考能够得出的科学结论,能够一眼看穿的现象,则能够起到事半功倍之效果。而且,思辨式研究更便于人们之间的成果交流。思辨研究方法能够建构交互式媒体教学应用的理论体系,只有将理论框架打牢夯实,对研究对象进行深刻的认识,才能更好地指导教学实践。行动研究法确实能够帮助一线教师将教学工作作为研究工作来做,能够脚踏实地地在应用交互式媒体的过程中进行教学研究,并且能够十分迅速地将研究成果转化为学生的学习成果。笔者认为,研究有法,而无定法。只要目的需要,任何研究方法都可以使用。

      三、小结

      目前,有研究数据显示,IWB的市场销售量依然呈现逐年攀升的态势[26]。2015年,由中央电化教育馆主办的第八届全国交互式电子白板观摩大赛,组委会共收到九千余张课例光盘。由此可见,交互式媒体依然是课堂教学媒体舞台上的主角之一。就IWB在教学中的有效性而言,仍然存在需要教育技术工作者解决的各种教学问题。然而,从近期的文献来看,我国对交互式媒体应用于教学的研究已经基本处于停滞状态。教学实践的“热火朝天”与理论研究的青黄不接之间形成鲜明反差。这与盲目跟风、狂炒热点的学风不无关系。教育技术学人对新理论、新技术、新模式存在学术敏感,其本身并无可厚非,而且还是本学科倍感自豪之处,值得颂扬。但是,如果只关注“新”而忽视“老”,则是万万不能的。对一个研究对象进行长期、全面、深入、稳定的研究,是一个成熟学科的基本特征。从目前我国教育技术学界的情态看,恰恰最缺乏的正是成熟学科的基本特征。可以暗喻为无头之蝇,海外舶来一词,就蜂拥而上,而即刻又如猢狲散,再张嘴等着另一个词的舶来。而遥望发达国家,依然在认真研究交互式电子白板的教学应用问题,而且每年都有研究成果发表。国外研究所具有的长期性、持续性、深入性的风气与态度值得国内研究者学习。日本学者近年来依然大量出版研究有效使用普通黑板的专著。真正优秀的研究者则是在人们的熟视无睹之中发现真问题。正如胡适所言,做学问要在不疑处有疑。

      另外,对于教学问题的研究,“单纯依赖信息技术从本质上根本解决不了教学问题。使用信息技术取得的教学成果,其实并非发轫于技术,而主要是由理念、思想和观点决定的。”[27]研究交互式媒体的教学应用,不能只是低头拉车,不能只是就媒体而论媒体,只将目光盯在IWB上,似乎已无大道可行。确实应该从教学的理念、思想、方法出发思考媒体运用问题,既要见树木,又要见森林。

    来源:电化教育研究 作者:李芒 乔侨 李营 责任编辑:段河伟 我要投稿
    2018南京展
    采购网二维码

    扫一扫,欢迎关注

    教育装备采购网官方微信

    掌握教育装备行业最新、最权威资讯

    相关阅读

  •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行业标准交互电子白板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行业标准交互电子白板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07-30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行业标准交互式电子白板教学功能详情请查看附件。国家关于电子白板行业标准.pdf
  • 交互式电子白板在小学数学教学中的运用
    发展导报01-03
    ​交互式电子白板是综合性的教学媒体,既能提供图象、文字、图表、符号等视觉信息,同时又能传递言语、音乐和其他印象等听觉信息。现代教育技术教学操作灵活、形式多样,可以根据教学的需要进行...
  • 教育部行标解读:通用文件格式开启校园大数据时代
    奥维云网(AVC)10-11
    序:教育部发布《交互式电子白板》系列两项教育行业标准,其中《交互式电子白板教学资源通用文件格式》规定了统一的内容编辑标签,以及交互式电子白板文件格式结构、布局。这项标准提高了交互式...
  • 教育部行标解读:85寸以下大屏一体机不会被淘汰

    教育部行标解读:85寸以下大屏一体机不会被淘汰
    奥维云网10-11
    序:2017年8月24日,教育部发布《交互式电子白板》系列两项教育行业标准,业内出现85寸以下大屏一体机会被淘汰的声音,引起了一些企业的疑惑,并且造成...
  • 教育标准接轨国际 鸿合科技产品力成行业标杆

    教育标准接轨国际 鸿合科技产品力成行业标杆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09-18
    通过教育标准建设,持续提升教育质量是当今国际社会的共同选择,十二五以来,国家教育标准体系,特别是相关硬件类标准的建设不断提速,这对于提高教育...
  • 关于交互式电子白板应用的一些思考
    投影时代06-23
    近两年来,交互式电子白板不仅在教育,在商用市场也表现出了极高的成长性,电子商务、大型展会及活动都已被纳入交互式电子白板应用辖区。交互式电子白板之所以受到广大消费者的青睐,其关键因素...
  • 电子白板辅助使用使小学数学教学更高效
    发展导报12-21
    交互式电子白板将黑板、粉笔、多媒体计算机和投影融为一体,其除了具有书写、编辑、绘画、图库等基本功能外,还有许多特殊功能,如放大镜、聚光灯、屏幕幕布等等。(一)交互式电子白板所带的数学...
  • 张家界武陵源区投3000万推进教育信息化
    张家界新闻网08-10
    8月9日,笔者自武陵源区政府部门获悉,近年来,该区先后投入资金3000多万元,扎实发展教育信息化,实现了教育信息化质的飞跃。教育信息化程度代表着现代教育发展水平,为实现全区教育信息化的快...
  • 广州市奥威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产品线 企业简称 成立时间